估值10亿后倒闭,资本在创业过程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猿团 | 2016-06-03 14:13:04

昨夜,我的合伙人半夜发给我一篇文章,内容是“微微拼车”创始人王永的失败经验分享。文章发来之后还捎带一句话:还好,我们发现类似情况比较早,这些浮躁的东西我们被我们早早摒弃了。所以6年了,我们还活着,而且越活越好。

说实话,一般来说网上流传的什么成功秘诀、失败经验,我都是不看的。因为正如那句鸡汤:成功原因千万种,失败原因只一种,就是人的原因。因为每个成功的原因都不同,所以根本不具备可复制性,看了也白看。而失败原因既然都是人的原因,那岂不是也看了白看?

但是既然我的合伙人能发出那么句感慨,想必其中是有亮点的。于是我深更半夜,耐着性子读完了几千字的文章。是的,不出所料,果然还是人的原因。但是与此同时,我也发现了容易导致创业失败的另外一个原因:资本!

第一,初创期最艰难,但是最安全,因为没钱!

从十七八岁读书时代开始,我就从没有停止过创业这件事。不是我爱奋斗,有出息。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兜里没钱,所以才一直想着学人家做点小买卖。因此,我创业的初衷就是赚钱。而原始状态就是一个字:穷!

投资

我不是最幸运的那种人,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不仅赚到了钱,还成就了伟大的事业。但我也不是最点儿背的那拨人,做啥啥不成。无论是在学校里挨个寝室兜售方便面、火腿肠、磁带,还是接受预定,挨个寝室送牛奶、面包;亦或是毕业后留个大胡子、长头发,穿上破旧牛仔裤,假装文艺范的在商场门口卖唱;再或者是回家开连锁社区酒柜,同时折腾一些所谓最大规模的特色饭庄、火锅城......每一次,我还都能赚到一些能让自己生活过的还不错的钱。我把这一切的功劳都归结为一个原因:没钱!

2007年的时候,我已经辗转到眼镜行业2年多。我看到中国眼镜零售的房租那么高,销售效率那么低,眼镜产品那么参差不齐,验配服务那么不负责任,就特别想在中国做一个低成本、高效率的“验光车上门配眼镜”项目,同时把欧美那些严苛的验配服务嫁接到中国来。但是这个想法却得不到集团的认可,如果没有集团认可,我就没有钱启动这件事。怎么办?2010年5月,在“没钱”的状态下,我还是开始了义无反顾的再一次“穷创业”。

好在因为穷,所以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赚钱。好在因为没钱,所以一切需要用钱解决的事情,最后都逼着自己用“能力”来解决。缺某方面的能力怎么办?学啊!

反观微微拼车创始人王永的失败经验,我们看到产品上线短短几个月就被许多投资人追捧,也融到了资。于是造成一个什么现象?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用钱解决。而不能用钱解决的事情,也尽里用钱解决。于是,整个团队的学习能力自然而然就沉没到了那些酸奶、水果的安逸福利中去了。而解决问题的能力也自然而然的被钱给扼杀了!

第二,天使轮最易晕,死的也最多,因为有钱!

2010年5月,我刚开始新一次创业的时候,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对于“风险投资”这件事儿,只是在电视剧里听说过,现实生活中,并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当时间进入到2012年,随着微博的风靡,以薛蛮子、徐小平、李开复为代表的天使投资人纷纷走入我们普通创业者的视界。而我和我的合伙人似乎也非常的幸运,拿到了中国印刷机械大王,旦恩资本凌代鸿先生的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也和大多数创业者一样,经历了缺钱而苦逼的初创期,突然手里多出了几百万,心中那种兴奋是无以言表的。于是先把业务放一放,找更大的办公室,招更多的人,做更多的与发展阶段并不匹配的“准备工作”,同时做许多愚蠢的“战略性亏损”......还没等到“准备工作”做完,钱已经所剩无几了!

公司陷入了恐怖的死亡威胁期,比没钱时候的死亡威胁更可怕,因为如果真的死了,将面临更大的“失去”,那或许那么大的“失去”,是我等幼小的心灵无法承受的。

造成这次恐怖的死亡威胁的原因恰恰是因为“有钱”了!还好,钱很快就花完了。虽然我开始借钱度日,但是我没有忘记刚开始时候的那句誓言:一息尚存,绝不关门!

嗯!没钱是好事,公司从喧嚣的几十人重新又变成了我和我合伙人两个光杆司令。要赚钱就要解决公司运营中的问题,要解决问题就要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不会?学啊!然后,公司又活了!

再次反观微微拼车创始人王永的失败经验,他们在没钱的时候是选择继续找钱。幸运而又倒霉的是,他又第二次找到了钱......于是为最后的死亡埋下了伏笔!

第三,高估值最开心,死的最彻底,因为钱多!

我也是幸运而倒霉的那一个,因为我并不能真正抗拒资本的诱惑。2013年底,台湾传奇人物,与马云齐名的创业教父何英圻先生,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到上海约了我们验光车,上门配了一副眼镜。原本他在澳大利亚花800多美金配到的眼镜,在我们验光车上用了不到800元人民币就搞定了。拿到眼镜的第二天,他非常兴奋的来到我公司,说要投资我们,要多少钱都可以。

我是纠结的,知道资本的好处,也知道资本的坏处。我们连续聊了五六个小时,从商业,聊到理想,从理想聊到风水,从风水聊到佛学,从佛学聊到无边无际的话题。那晚我们没吃饭,但喝完了饮水机里整整一桶水......后来,我没有抑制住资本的诱惑,再一次“沦陷”。好在这次拿的不多,所以自己并没有因此而“丧失理智”,一直以来用作“糊口”的眼镜设计、制造业务并没有丢,所以虽然后面又遇到过死亡威胁,但是好在挺了过去。我把功劳归结为:有钱,但不多!

这次没多久之后,一部验光车,在没作宣传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口碑,用“上门配眼镜”的方式,一个月做到了20多万的骄人业绩,这可相当于一家普通的眼镜门店营收的2~3倍哦。因为我们眼镜销售的价格相对便宜,所以销售量上更是传统门店的5~10倍。也正因此,又有4家风投机构在短短5天里,纷纷要给我送钱。

是的,我又沦陷了。我选择了估值最高,给钱最多,资源最好的那家!而且,这一次我竟然放弃了自己一直以来用之保底糊口的业务:眼镜设计和制造。并号称以后只给自己品牌设计眼镜,不再继续给那些欧美大牌设计眼镜。

拿到钱后,我成了真正的土豪公司,验光车都是上百部的预订购买,办公室都是数千平米的租赁,员工也是大批大批的招......我有点忘乎所以了!然而,现实给了我一记响亮的大耳光,庞大的“准备工作”耗费了我们大量的“业务时间”,连续几个月都没有什么进账。

这时我慌了!好在前两次的“钱多”给我买了很深刻的教训!不在融资,同时立刻封存公司账户上余下的并不算多的资金,逼迫自己重新回到“穷路上”。

以至于大家现在才看到,2016年以来的“验光车上门配眼镜”模式,在不融资的情况下,每个月新开以4~6座新城市的速度,向全国稳步扩张。而且我们逼迫自己与各城市的合作伙伴签订“不平等条约”:所有加盟的合作伙伴,只须根据公司统一的培训与规定,按照欧美严苛的“诊断式配镜服务”,严格管好自己的“验配服务流程与品质”。不需要为自己每天的订单发愁。而且,总部保证每车每月订单饱和,当月即盈利!

那么总部在不花大钱、不作补贴的情况下,哪儿来的订单?用产品的能力、营销的能力咯!没能力怎么办?学啊!

最后我们再一次反观微微拼车创始人王永的失败经验,公司每天补贴100多万,但是却并不赚钱,于是只能无休止的把泡泡吹大,不断的寻求融资。资本环境好的时候,很多资本商送来橄榄枝。资本环境不好的时候,资本商都跟惊弓之鸟一样,全龟缩起来。而公司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几乎所有的问题都是靠“钱”解决,而不是靠“能力”解决,以至于最后没钱了,要靠“能力”的时候,所有人的“能力”已经萎缩的再也找不到踪影。猿团创业网

文章来自创业邦。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