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的投资人要如何做才能留下一些东西?

猿团 | 2016-06-13 10:56:48

在光速品牌下工作十年之后,曹大容终于决定跳出来,打造一个带有自己基因的VC品牌。

他上一次被媒体集中关注还是在2011年,福布斯发布当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50强榜单”,曹大容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

时隔5年,这位受硅谷文化影响不愿过多在媒体露面的投资人再次被置于聚光灯下。

先是有传言称,曹大容已经从光速安振离职。之后投资中国网获得消息,曹大容虽然没有离职,但在继续管理光速安振的同时,他已经创办了一个新的基金管理公司,但团队成员里不再包括多年的搭档、光速安振另一个董事总经理宓群。

离职、分手、新基金,每个词做成标题放到朋友圈里都能吸引一大批人的眼球。

6月6日,曹大容正式做出回应。他通过公开信宣布,成立雲九资本,关注早期TMT领域。他在信中写道:“一个人,一家企业,他奋斗的一切最终都将体现在他的品牌上。”

这下你应该知道了,这是一个奋斗半生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后,主人公开始找寻内在价值的故事。

6月7日,在从上海飞往美国的长途航班上,曹大容通过微信和投资中国网记者讲述了他的故事。

8226f1dfb332c0b496cd35217a995e10.jpg

第一次独立

2011年对于曹大容来说,是其职业生涯的分水岭。在此之前他是一家顶级VC在中国的负责人,在此之后,他成为光速安振的创始人,开始独立运营投资业务。

2006年加入美国光速之前,曹大容有6年的时间在KLM Capital开始其投资生涯。再往前看,从麻省理工学院取得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学士及硕士学位后,曹大容在英特尔得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在这里,他和宓群成为了同事。

2008年,曹大容聘请这位英特尔的前同事、时任谷歌大中华区投资并购总监宓群成为他的搭档,负责北京地区的投资业务。

2006—2011的五年间,光速中国一共投了14个项目,投资金额总计1.2亿美金。这段时间里光速中国的运营处在光速全球体系之中,光速全球第七期和第八期基金总共募集了12.8亿美金,按照战略规划,其中10%的份额分配给光速中国进行投资。

同时决策权也在美国光速手里。曹大容和宓群作为光速中国的两位董事总经理,对中国地区的项目进行可投资判断之后,还需要美国一边的合伙人进行最终决策。这一时期里,他们的经济、决策、运营都没有独立,曹大容把这称为一个正常的过程。

当然,他们做的不错。14个案子里,乐拍电视卖给了韩国的一家公司,2亿美金;聚胜万合卖给了奇虎360,2.5亿美金;联络互动2014年在A股上市后,光速所占股份的估值已经上亿美金。而大众点评和PCH物流管理公司也是在这一时期所投。

2011年,光速全球两期基金投完之后,曹大容决定向美国光速提出独立。

谈判很复杂,持续了9个月的时间。经济、决策、运营独立是曹大容方面的核心要求,这些美国光速都答应了下来。但唯一的条件是,要继续使用光速的品牌。“所以我们就拿光速放在前面,就是光速安振。”曹大容说。

谈判的结果让双方都满意。2011年初,在美国光速年会前夕,曹大容和宓群成立的安振管理公司与美国光速正式签署了品牌授权协议,光速安振创业投资基金成立。

曹大容迈出了他投资生涯独立的第一步。

第一步走得很好。2012年完成募资的光速安振一期基金总额1.68亿美元,共投资18个项目。规模2.6亿美元的二期基金至今已经投资了30个项目。已经成为独角兽的公司有途家和房多多,较为接近的则有融360、青云、拍拍贷、杏仁医生和最近投资的水果电商拼好货、美妆电商小红唇等。

目前,曹大容在途家、房多多、青云、拍拍贷、小红唇、妈妈大V等公司担任董事。

光速安振也因为优秀的投资业绩,多次入选媒体评出的中国最佳创业投资机构榜单。在同期中国的美元基金中,光速安振的回报也位居前列。

15分钟的谈话

但这漂亮的第一步也只是让曹大容一只脚踏出了房门,他半个身子仍在这间叫光速的房子里。

“当年我们没有那么敏感,因为独立是最核心。但独立了以后我们还叫光速,使得我们还是没有完全独立。这个点可能在两三年之后才领悟到。”曹大容回想当时所做的决定。

独立又未独立的状态让曹大容遇到了不大不小的困扰。他在公开信中写道:“但我也经常会有一些困惑。虽然在中国,我感觉光速就是我,我就是光速。但实际上光速是一家美国品牌,并不属于我。一个人,一家企业,他奋斗的一切最终都将体现在他的品牌上。”

如果只是做投资,获取好的回报,曹大容已经做到了,不需要做出改变。就像投资人判断一个创业项目是否有前景的时候,会先区分这个创业者是想做一门挣钱的生意,还是有一个改变世界、为社会提供价值的使命感在里面。

那什么是曹大容的使命?

与全球最大对冲基金Bridgewater(桥水基金)创始人雷伊·达里奥15分钟的一次谈话,让曹大容确定了他到底应该做什么。

曹大容一直是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对冲基金之王的粉丝。达里奥所著的《原则》一书,讲述了他是如何将桥水基金从一家很小的公司一步步打造成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经历。这本书曹大容看了好几遍,被他称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书之一”。

2015年11月12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办的深圳国际公益学院成立仪式上,达里奥作为发起人之一出席。同样也参加这次活动的曹大容被朋友介绍给达里奥,两人在会后聊了15分钟。

“非常宝贵的15分钟,很大的启发。”曹大容说。

“做一个事情实际上最终就是打造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是用人、文化、流程打造出来的,你做的一切就是这三个里面的一个东西。它会一直调整一直调整,但最终这个系统做出来以后就是你的成就。到那一天,你不用在里面,它也可以自己运行,成为一个公司、一个文化了。”这是曹大容从达里奥那里意识到的。

人要找对,文化要适合,流程要好。做到这些,才能打造出一套可以自动运行的系统。曹大容知道,他接下来的人生里,要努力造这么一套系统出来。

可如果这套系统出来以后打的却是别人的标签呢?

绝对不能。“虽然在光速的十年让我获得了很多机会,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感谢光速美国和八年的搭档宓群给我的支持和信任,我喜欢这里的一切。但我的事业才刚刚开始,光速安振是第一步,雲九是第二步。为了这个梦想,我必须要继续走下去。”

曹大容下定决心要脱离光速品牌了。

雲九前面无光速

从2014年开始,创业成为了社会的潮流,一批新的创业新星崛起颠覆了上一个10年里PC互联网大佬构建的商业帝国。而在中国发展时间不过二十多年的VC圈,也开始了一波人事动荡,机构更迭。不断有人从老牌机构里跳出来成立新基金,也不断有成功的创业者企业家转型去做投资人。

竞争日趋激烈。所以当曹大容开始创办雲九资本时,就期望能将雲九打造成一个可以自我学习和成长的团队,“去抓到每一代创业浪潮中最好的案子,能帮助这些创始人。”

这即是曹大容在公开信里写的,他们的“光荣与梦想”。除去情怀,还有另一个原因鼓动着他这么做:曹大容“自私地”认为,“重新做这么一件事太好玩了,对我个人的成长太有帮助了。”

42岁,已经在创投圈摸爬滚打了16年的曹大容,与雷伊·达里奥聊了15分钟之后,似乎又回到了刚加入KLM Capital的头两年,开始重新理解这个行业,不断学习,像个拥有无限激情的年轻人一样,从零开始再做一遍。

投资人曹大容在下一个16年想要留下的,不再是“我投了哪家独角兽公司”,而是当他有一天不再做投资的时候,身后还有一个叫“雲九”的品牌和一套系统继续活跃在创投市场。

而就像我们已经知道的那样,“雲九”两个字前面,不会再有“光速”了。猿团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