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人傻钱多年代 创业公司为什么更难做强做大

猿团 | 2016-06-16 15:17:17

看看近年来美国大城市的状况,很容易就能想到我们是生活在创业国度当中。得益于数字工具直线下降的成本和日益普及,以及早期阶段融资困难减少,我们见证了《经济学人》所说的“寒武纪大爆发时刻”:数字行业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各式各样的服务和产品多不胜数”。

例如,2007年至2012年间,从投资人获得种子资金的硅谷公司数量翻了一倍多。在过去的5年里,美国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惊人的2380亿美元,当前的独角兽(估值达到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公司也多达200家。

316692c5f007c45cf79f074c2ae2a73d.jpeg

创业人数减少

然而,此时许多的经济研究人员却在诉说一个要黯淡得多的故事:美国创业人数实际上在减少,数十年来一直在减少。两位经济学家伊恩·哈撒韦(Ian Hathaway)和罗伯特·利坦(Robert Litan)在2014年的布鲁金斯学会论文中写道,1978年至2011年,成立不到一年的美国公司比例下降了近一半,2007年至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更是急剧下降,而后也仅仅缓慢回升。据美国商务部称,2000年以来,美国人创立的新企业数量呈现锐减,供职于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的美国职员比例亦然。

的确,2013年美国人创办的企业比人口要少得多的1980年时少了。这种减少不仅仅是因为美国人口老化——相比以往,各个年龄段的美国人的创业意愿似乎都减弱了。正如哈撒韦和利坦所说的,这种下滑“在美国经济中的各个行业都有出现,甚至包括高科技行业”。

那是不是可以说美国不再愿意冒险创业了?不见得。新公司的数量确实少了,但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经济学家所说的“温饱型”公司的减少。那种公司的创始人无意做大做强,他们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获得某种程度的财务独立,不用替别人打工看人脸色,诸如此类。近些年的数据显示,那一类创业者减少了。

真正的创业公司

有一小部分的新公司则与上述的那一类公司不同:它们从一开始便立志做大做强。这些公司的领导者通常是“变革型”企业家——想要成为下一个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或者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的创业者——它们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在美国所有的新公司中的占比较小。但从历史来看,它们在创造就业机会却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事实上,这些经济学家约翰·霍尔蒂万格(John Haltiwanger)所说的“高成长性”公司(每年工作岗位增长率超过25%的公司)在所有公司中仅占15%,但它们在总计创造的工作岗位中却占据半壁江山。相比相对年迈的公司,这些年轻的公司在研发上的投资要更多。

这些高成长性公司至关重要,对于经济和创新的影响很大。根据考夫曼基金会5月发表的一份报告,近来来这类创业公司正更频繁地出现。两位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斯科特·斯特恩(Scott Stern)和乔治·古兹曼(Jorge Guzman)的最新研究也显示,1988年至2014年间,在美国的15个州,他们说所说的“优质”创业公司的创建数量并没有呈现长期下滑趋势。

斯特恩和古兹曼发现了想要拥有高增长性的创业公司的特征,它们包括: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注册专利,以及不以公司创始人的名字命名。他们发现,这类创业公司的创建速度并没有下降——事实上,2014年该类公司的创办速度为历史第二高。不出意外,在旧金山湾区等地方,优质创业公司的创办速度处于历史新高水平。

成功者减少

但有一点要注意。尽管斯特恩和古兹曼发现高增长性公司的创办空前活跃,但他们还发现,相比过往的同类公司,这些公司取得成功的案例减少了。正如研究人员所说的,“尽管新想法的数量和创新的潜力处于增长,但能够以一种有意义且系统化的方式做大规模的公司似乎减少了。”也就是说,布下的种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但最终成长为参天大树的树木变少了。

斯特恩和古兹曼也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因。但有一点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传统公司变得更有权势了。我们也许会认为,在我们所身处的商业世界,传统公司总是处于被颠覆的边缘,其竞争优势也空前脆弱。有些行业的确是那样——想想亚马逊如何变革图书零售,数字下载和流媒体如何颠覆音乐行业吧。

但哈撒韦和利坦指出,美国的产业在过去的30年里变得更加集中化了,几乎任何一个行业的传统公司都变得更具权势了。正如他们所说的,“传统公司处于越来越有利的位置,而新晋者则处于越来越不利的位置。”即便是在科技行业,这种对比也非常鲜明:在动荡的1990年代末,众多领域都有大量的公司争夺市场份额,而当下,整个行业由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所主导,局势相对稳定。

渐进式创新VS激进式创新

短期来说,这似乎不大紧要。毕竟,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都有大力投资研发,它们也似乎有兴趣追逐“登月”项目,取得渐进式创新。这些公司也在不断快速地扩大员工规模。但长期而言,美国经济需要更多能够迅速实现高增长性成功的创业公司,不仅仅因为它们在创造新岗位上扮演重要角色,还因为它们有助于促进技术创新。

举例来说,201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传统公司趋向于投资基于已有技术的研发项目和渐进式创新,而创业公司则更多地专注于新技术和激进式创新。考夫曼早前的报告也指出,新公司“在进入市场时拥有前沿创新技术的可能性更大”。

那意味着我们并不希望科技的未来取决于少数几家巨头的投资决策。我们希望看到的是,科技的未来诞生于一个由传统公司和创业公司组成的强大生态圈。美国经济过去一个世纪的发展与技术活力息息相关。设法促进竞争和创造培育变革型创业者的环境,是确保美国经济在下一个世纪避免陷入停滞的最佳方式。247b45e2f57b3dc32e1f82e637c1284c.jpg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