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发明者们想要打造 真正永久的网络

猿团 | 2016-06-21 14:13:29

几十年前的电子邮件在如今的电脑上不一定能打开,未来的网络浏览器可能无法打开现在的网页和图像。《连线》发布文章称,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互联网的发明者们正试图彻底改造互联网所依托的核心技术,打造真正永久的网络。

1f54fd5bf73fcd82505b4d0f85fc5b43.png

互联网发明者之一温特·瑟夫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如果你想要撰写互联网的历史,你首先要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挖掘互联网发明者之一温特·瑟夫(Vint Cerf)的电子邮件档案。1973年,他与其他人共同创造了互联网服务器用以相互通信,免除集中式控制的协议。此后,他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来推动互联网的发展,近期他担任谷歌的“首席互联网传道者”。

所幸的是,瑟夫说他存档了大约40年的老电邮——覆盖互联网几乎全部发展历程的第一手历史资料。不过,你还会面临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有很多邮件你根本就打不开。瑟夫用来编写那些邮件的程序,以及它们存储的各式,都不适用于当下的任何一台计算机了。

尽管纸张很脆弱,但书面的文件和记录长久以来让历史学家们能够很好地了解往往有助于启发未来的历史。它们并不需要技术工具来阅读。瑟夫本人也谈到了历史学家多里斯·卡恩斯·古德温(Doris Kearns Goodwin)2005年的畅销书《政敌团队》(Team of Rivals)。该书籍基于美国第十六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以及其内阁成员的日记和信件所编写,它在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的内阁组建上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且是斯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执导电影《林肯》的基础。简而言之,旧档案非常重要。但从瑟夫的邮件过时这一点来看,数字通讯内容已经快速地变得无法阅读。

你不信?要是你现在想要看一看存储在软盘上的东西,你会怎么做?通过Zip驱动器?同样地,未来的网络浏览器可能无法打开现在的网页和图像——如果未来的历史学家能够获得足够多的有关今天网站的资料的话。瑟夫说,“我担心数字黑暗时代会到来。”

正因为此,他和其他的一些互联网发明者正联手新一代的黑客、档案学者和积极分子,欲彻底改造互联网所依托的核心技术。是的,他们想要使得网络变得更加安全,他们想要使得它没那么容易被审查。他们还想要使得它更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永久性网络

目前,保留网络历史的责任基本上是落在互联网档案馆(The Internet Archive)身上。该非盈利组织的网站时光倒流机器Wayback Machine在持续抓取网络信息,生成诸如可让你看到1997年《连线》网站的样子的快照。不过,在索引某个网站之前,Wayback Machine必须要知道网站地址,它只会周期性地抓取网站。根据互联网档案馆的研究结果,一般来说网页只持续大约100天。为了保留网站,Wayback Machine必须要赶在它消失之前发现它。

此外,Wayback Machine本身是一个集中化信息孤岛。如果它没运营资金了,它就无法运行。由于档案文件只是源自一个网站地址,对于审查者来说要对用户屏蔽网站并非难事。另一个组织The Archive Team正在领导给互联网档案馆打造更加分散化的备份系统。不过,如果最近在去中心化网络峰会(Decentralized Web Summit)聚集一堂的互联网档案馆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利(Brewster Kahle)、瑟夫及其合作伙伴顺利实施其计划的话,那有朝一日人们将会迎来一个能够自行存档和自动备份的的网络。

这种新型网络的部分组件其实已经出现。IPFS文件系统是一个开源项目,借鉴了分散式数字货币比特币和点对点文件分享系统BitTorrent倡导的理念。网站选择加入IPFS后,该协议就会在参与用户之间分发文件。如果原始的网络服务器宕机,由于备份文件在其他人的计算机上运行,网站仍会存在。此外,这些分散管理的档案文件将可以让人们浏览网站以往的版本,就像你在维基百科上可以浏览词条以前的编辑记录,或者在Wayback Machine当中看网站的旧版本那样。

“我们要给数字信息带来印刷般的质量。”IPFS创始人胡安·贝内特(Juan Benet)说道,“如果我打印出一张纸给你,你就能拥有它,你可以用物理形式将其存档,将来就可以用得着。”你也可以拿它给给别人看。

现在,要参与IPFS系统,你得在电脑上安装IPFS的软件。不过贝内特说,其团队已经用JavaScript给该软件开发了一个可以在浏览器运行、无需再安装新软件的版本。按照他们的理念,如果IPFS出现在每一个人的浏览器上,那人人都能帮助备份网络。

与早期的网络不通,现在的网络并不只是静态HTML文件的集合。它是一个由Facebook、Twitter、Slack等动态的互联应用程序组成的丰富网络。真正的分散式网络将不仅仅需要备份网页,还需要备份应用程序和数据。这正是让问题变得非常棘手的地方——问一下上周被盗逾5000万美元以太币的分散式众筹系统DAO就知道。

IPFS团队已经在努力打造一项可让网页应用在原始服务器消失不见时也能保持运行的功能,他们已经开发了一款聊天应用来展示这一概念。与此同时,另外几个项目,如Ethereum、ZeroNet和SAFE Network,都在寻求打造不依靠单一服务器或者公司来保持运行的网站和应用程序。现在,得益于去中心化网络峰会的召开,它们很多都在着手给自己的系统带来跨平台兼容支持。

为何如此费心?

即便互联网有了全新的且更好的数字存档系统,还是会有不少的问题需要解决。今天的网络并不只是静态HTML文件的集合;它的组成部分还包括像Facebook、Twitter和Slack这样的动态应用。未来的操作系统和硬件可能无法识别或者运行这些应用,视频、照片甚至文本亦然。

当前有许多项目在努力解决那些问题。但为什么要如此费心呢?

毕竟,如果你觉得特定的文件或者网站很重要,直接将文件转移到新的媒介平台,将最重要的文件转化成新格式不就行了吗?瑟夫称,那种想法的问题在于,人们往往不能马上就知道哪些东西重要哪些不重要。举例来说,几个世纪以来,航行者一直都有仔细记录全球各个地方的气候情况,那种信息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用处,但在气候科学家们眼里,所有的那些天气数据可谓价值连城。(Old Weather项目正在努力将那些旧的航海日志数字化。)

不过,有的网站不应该长存。未来的人类真需要去看那些酩酊大醉的大学生照片和Facebook咒骂帖子?与此同时,积极分子和执法部门正在试图阻止网络出版商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发布他人的裸照。文件保留工具虽然会加大政府审查网络内容的难度,但也会让人们更难将不该存在的内容从网络移除。人们喜欢Snapchat是有理由的。

对于该问题,瑟夫建议在技术上寻找变通解决方案。例如,网络出版商可以指明其他人是否可以自动存档他们的网站。贝内特说,IPFS团队一直在考虑打造这么一项功能:让页面的原始出版商可以通过向所有其它托管页面的服务器发出删除信号,来将页面清除。IPFS服务器还可以实施黑名单机制来删除盗版材料。不过,那些黑名单本身也提醒着人们想要遗忘的内容。

围墙花园

然而,去中心化网络面临的最大问题,或许既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法律问题,而是如何让人们参与进来。当下,人们在网络上很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像Facebook、Snapchat这样的封闭平台上,因而人类所产生的数字内容很多都处于封闭状态。将人们带回开放的网络,将意味着打造足够有趣且足够简便的用户体验,进而说服人们走出如今以应用为中心的互联网、

不过,“互联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并不感到担忧。毕竟,开放的网络已经打败了像美国在线、Compuserve和Prodigy这样的围墙花园。“你可以让围墙花园变得非常动人,”伯纳斯-李在去中心化网络峰会上表示,“但从长远来看,外面的丛林永远都是更有吸引力的那一个。”c0863d14b10ba068303a5ad2d3e44cd2.jpg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