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城市青年的VR创业血泪史 半年花光百万

猿团 | 2016-06-26 09:12:30

最近有一篇热度极高的报道,是关于北京线下VR体验店的深度调查内容。其实除了一线城市,很多3~4线城市,特别是旅游经济为主的城市也涌现出一大波VR体验店创业中,这其中叫包括我们今天的主角敖裕帅。

从北京体育大学的高富帅毕业生,到义无反顾认准VR方向投入大笔资金启动创业项目,半年时间花光了130多万。

不靠谱的供应商、低于预期的营收构成、设备成本和收入模式的错误匹配……这笔投入的背后,六个月的时间让他看到了创业过程的懵懂以及VR产业生态中的种种深坑,值得即将踏入这个行业的创业者和所有业内人士深思。

从互联网+体育到虚拟现实创业的毕业生

2015年7月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之后,敖裕帅回到老家遵义当了一名体育教练,平时教教别人打篮球跟网球,虽然仍在体育领域发展,可是从小就喜爱游戏与新奇事物的他,在三个月后就转型到了虚拟现实。

“2015年10月在遵义一家商场第一次见到蛋椅,花了20块钱体验一次之后我整个人瞬间都不淡定了。”敖裕帅讲述自己第一次接触VR的故事时,依然充满了激动与兴奋。“这个技术太神奇了,那一瞬间我就决定要把VR当成以后的发展方向。”虽然第一次与VR的邂逅并不是VIVE,也没有空间行走与内容交互,但是这个已经在全国被用烂的大摆钟Demo,却改变了眼前这个高高瘦瘦浑身肌肉的体育青年今后的人生轨迹。

在创业之初,敖裕帅也曾到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办公室调研,听取了业内的可选方案和创业方向的可靠性,当时我们给出的建议也是凶多吉少,产业生态特别是线下体验店的供应链体系,从内容到设备的完备程度还有很大欠缺,但敖裕帅其实已经认准要去做。

然而,在遇到VR之前,敖裕帅其实也早已“心有所属”。得益于在北京上大学时期积攒的一些互联网圈、北京各大高校体育圈的人脉,工作之后的他一直都在琢磨着想去做一个互联网+体育类的项目。看来这个体育教练可着实没有好好教人打球。

“这个项目类似于体育界的58,我想通过我们这个平台,把所有的体育教练、希望学习体育运动的人、体育场馆以及专业的体育俱乐部给连接起来。”敖裕帅在说道体育项目的时候似乎并没有谈及VR时候的那种眉飞色舞,“当连接形成以后,普通用户就能够很方便地找到优质的体育教练、体育场馆,还可以了解到最新的体育资讯、体育器材的优惠信息等内容。”虽然从谈话中可以看出他确实做了很多准备与细节上的考量,只不过“因为有了VR,就暂时把这个想法给放下了。”

最具革命色彩的虚拟现实体验馆

2015年12月,超帅虚拟现实体验馆(下文称超帅体验馆)正式开业,名字取了两位创始人名字中的各一字,地址就在遵义会议旧址的后门的一个商场里,这个商场叫做1935,确实挺有“红色情怀”。据称,这个位置是遵义的市中心,是最核心的位置。

1efd3544b83753dc8b4c99a8e7281428.jpg

超帅虚拟现实体验馆拥有三套蛋椅(搭配Oculus头显)、一套韩国进口的空战座椅(搭配Oculus头显),以及四把“激光枪”(搭配某国产VR一体机)。另外,还有一套罗技G27与三连屏组成的赛车体验套装(并没用使用VR头显),所有这些外设、头显、游戏以及运营系统,均由Nibiru打包提供,设备总投资在50万元左右。

总面积242平米的场地租金为一年30万元,装修花费了35万元,再加上购买了几万元的新奇数码(包括无人机、机器人、头显现货等),“总投资额在120万元左右”。除去敖裕帅与另外一位合伙人,共有五名员工在运营超帅虚拟现实馆。“每名员工的工资在两三千元左右,超帅空间每个月的开支 “将近5万元。”关于公司所有的投资与成本问题,敖裕帅几乎都是全盘托出。

能实现营收平衡 有加盟需求

“我们现在的收入刚好能够包住支出,并略有盈利。”对于营收问题,敖裕帅也没有避而不谈,“淡季每月在两万多点,高峰期每月会在五万左右。”敖裕帅称春夏季节是旺季,而秋冬则是淡季。

另外,敖裕帅也透漏,超帅体验馆在周一到周五的人流量在一二十人左右,周末会高点,能达到七八十人的水平。体验馆按项目收费,蛋椅20元5分钟、空战椅80元15分钟、枪战15元10分钟、赛车50元15分钟。

据了解,大多数顾客进店之后会选择两个项目进行体验,除了小学生们比较喜欢的能够联机的枪战之外,蛋椅和赛车的最受欢迎。顾客群中,小学生约占30%、初高中生约占10%、二十多岁的人在30%、三十岁往上的占到20%。

“除了觉得空战(椅)的价格较贵之外,大部分客户觉得馆内项目的价格还算合理。”在问及客户如何看待体验项目的收费时,敖裕帅表示大部分客户还是持满意态度。

另外,敖裕帅也表示,也有一些人上门来了解体验店的经营情况,表达了希望加盟或者进行商业合作的意向,其中还包括“当地一家知名的商业地产公司”。然而,问及这些合作的进展情况,敖裕帅却表示都还处于观望状态。

内容匮乏、品质不高、回头客少

“90%的客户之前都没有接触过虚拟现实设备,他们觉得这些设备非常新奇,很刺激。”敖裕帅表示,虚拟现实项目对于普通人群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也很少有客户反馈说有眩晕或不适的症状。不过和其他的虚拟现实体验店一样,敖裕帅表示超帅体验馆的回头客也是很少。

“现有的内容太过于粗制滥造,并且新内容的更新速度也是出奇的慢!”提到游戏内容的问题,敖裕帅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在采购这些设备之前,他们(南京Nibiru)说每月至少能够更新一到两款游戏,而这都半年了却没有给我们更新一款游戏!”

超帅虚拟现实体验馆面临的问题与整个VR行业面临的问题一样——内容质量不高且数量也极其匮乏。“这种情况下,客户也只能是尝鲜。”

人流量不足是关键问题

不过最令敖裕帅困扰的其实还不是内容问题,“我们(体验馆)所处的这个商场现在还没有建成,甚至都还没有开放。全商场人流量最高的时候也就300左右。”敖裕帅认为造成超帅体验馆现在盈利能力不强的根本在于人流量的问题。

“如果这个商场正式开业,人流量就上去了。假设每天100个人来体验,每人消费50元来计算,一天就会有5000元的收入。”按着敖裕帅开店前的设想,超帅体验馆一年的收入应该在100万元左右,再减去每年不到60万元的运营成本,“体验馆的盈利前景还是十分不错的。”

虽然所处的商场迟迟没有开业,敖裕帅他们还是在宣传上做了诸多努力,包括与遵义当地的电视台、电台、微信大号进行推广合作,带着设备去公园、广场等人流量密集的区域进行展示与试玩等。“其实我们在遵义的知名度相当的高,很多人都是慕名前来体验。”敖裕帅笑着说道,“只不过因为商场没有开业,内部的布局也相当混乱,很多人因为找不到地方而放弃(进店消费)了。”

超帅体验店的现实与未来

“虽然现在并未达到预期,但是我仍旧相信VR就是未来!”在问及超帅体验馆将何去何从时,敖裕帅这样说道,“这家店仍将开下去,我们会加大对外推广的活动,如果商场迟迟不开业,我们就带着设备走出去,去人流量大的地方开展活动。”

另一方面,敖裕帅称他们已经在与多家设备(或解决方案)提供商进行接洽,希望能够达成合作联营,即超帅体验馆提供场地,而设备(或解决方案)提供商则提供设备,产生的收入双方按比例分成。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敖裕帅表示会坚持将超帅虚拟现实体验馆开下去的同时,敖裕帅本人也已来到北京,希望找一家有发展前景的虚拟现实公司工作一段时间。

“因为自己之前并不是太了解虚拟现实的产品与内容,竟然干出了采购了一套二十多万元的外设,却没有购买一台VIVE的囧事。”敖裕帅耸耸肩,笑着说道“北京三里屯乐客体验店里的VIVE体验一次是100元,而我投资二十多万元的空战椅却只收80块钱,也只能收到80块钱。”

结语

曾经有消息称,算上一套蛋椅的袖珍体验店在内,全国有将近2000家虚拟现实体验馆处于营业状态。VR的火热程度自然不言而喻,像是在遵义这种西部城市,也有一些像敖裕帅这样的年轻人在积极投身于虚拟现实的领域。

四线城市创业青年敖裕帅的创业历程还没有结束,但告诉我们至少这样几条启发:

1、VR线下体验馆的商业模型还未成型,一线城市正主导这一发展。

2、三四线城市不乏有经济基础的创业者原意投钱在这些领域创业,但由于本身对行业环境的不熟容易走弯路。

3、VR线下店模式窜连着一批VR内容、应用的供应商、中间商、进口商或整合商,但品质鱼龙混杂,但也有人从中赚到了钱。

现实却并不像他们所想的那样美好,内容匮乏、营收不高、回头客少、缺乏专业知识与经营经验等问题,都是阻碍这些体验店做大做强的制约因素。

不过就像电脑或者是手机产业一样,刚开始都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境与制约,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些产品或技术都在深刻地改变着我们所生活的世界。虚拟现实技术也是一样,我们更愿意去相信,那些能够俯下身在自己的领域里深耕的创业者们,终将获得先机。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