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数据造假辩称 “运营技巧”

猿团 | 2016-06-27 09:06:14

诸多直播平台,如果是以激励用户为目的的在线人数造假还可以理解,那么以虚假的在线人数,去做以市场推广为目的宣传,对用户多少,则多少有些欺骗色彩。

数据造假、刷单、代打、涉黄……移动直播行业在今年上半年发展迅猛,饱受资本追捧,但目前却面临着最为严重的质疑。

54a25195a1aff0a66b4a57db9272b7f0.jpg

6月2日,北京市有关部门宣布,已确定了北京市第一批违规主播黑名单,共涉及六间房、花椒、映客等9家直播平台,40名主播被永久封禁,违规的主要原因是内容低俗涉黄,甚至涉毒涉暴等。

6月8日,王思聪通过微博揭露千万年薪游戏女主播阿怡,存在找人代打游戏的作假行为。他同时也指责,阿怡的签约平台斗鱼TV姑息养奸,明知主播代打却不进行制止。

近期,主播买粉丝数、平台在线人数造假、公会替签约主播刷单的负面也相继被曝出。移动直播平台为何在现阶段乱象频出?现有的盈利模式,能否支撑直播平台成长独角兽级别的公司?对于诸多乱象,业内人士对此如何解释,投资人又持何种态度?

数据造假辩称“运营技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浏览淘宝发现,映客、花椒、一直播、YY等直播平台,普遍可以购买粉丝和人气。以映客为例,粉丝的市面价格一般为1元可以买2000粉丝数。购买人气更贵一些,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单次增加1000的直播人气需要5元。如需全天增加直播人气,价格会更高。

主播可以主动购买粉丝和人气,平台也存在修改数据、在线人数造假的现象。在多个直播平台上,即使进行没有任何内容的黑屏直播,也会有机器人粉丝前来围观。还有媒体报道称,直播平台会建立数据模型,对在线观看人数不是简单的乘倍数,而是综合各项数据进行动态调整。

此外,主播公会(主播的包装和运营组织)替签约主播刷单的丑闻也频繁曝出。操作方式大致是,公会向直播平台大批量充值获取打折优惠,再用虚拟货币给旗下的主播刷礼物。刷礼物可以让主播的热门排名更加靠前,也可以带动真实用户参与到送礼物的消费之中。最终主播收到的全部礼物,可以按照平台规定的分成比例进行变现。这样直播平台有了流水数据,经纪公司也捧红了自己的主播。

一下科技联合创始人、一直播负责人雷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代打、买粉丝、刷单等现象,主要还是利益驱动带来的。现在做主播的收入回报还不错,公会通过摸索,把旗下主播的排名刷到榜单前列,可以让更多人看到,带来更多收入。

“但刷单对平台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打乱平台为正常用户设计的算法逻辑。一直播严禁刷单行为,会用技术手段进行防范,如果发现会对主播进行封号处理。”他说。

雷涛认为,公会做网红的运营,存在积极合理的一面。网红需要专门机构做包装和运营,单打独斗往往走不了太远。有专业的机构对行业发展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一直播并不希望成为只让自己获利的平台,更希望让行业的上下游都能获得自己的那部分收入。

“因此一直播支持正规的有很强运营能力的专业机构,参与到在线直播行业中。但有些公会的操作方式不正规,甚至用技术的手段挑战平台的公平性,一直播会坚决打击。”他说。

映客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映客没有和网红、公会签约,并不存在刷单的利益结合点。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参与了对映客的投资,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PC直播平台上,有很多公会控制的主播,刷单比较容易实现。但在全民移动直播时代,个人主播不太可能自己花钱去刷单。

对于在线人数造假,朱啸虎表示,新的直播出现后,有机器人粉丝围观可以给主播带来鼓励,这属于运营技巧的范畴。“对于投资人来讲,在投资时看的不是在线人数的虚拟数字,而是平台真金白银赚了多少钱,这是刷不了单的。”他说。

雷涛也表示,在线人数造假是行业性的问题。“客观来讲当用户发布直播的时候,是希望有人观看的,但往往因为平台的流量不能满足所有的用户,为了保证用户发布直播的积极性,平台才不得已用机器人粉丝的方式对用户行为进行反馈激励,这也很难完全去杜绝。”

他认为,以激励用户为目的的在线人数造假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有团队拿虚假的在线人数去做宣传,以市场推广为目的这样做,就不太合理了。

行业洗牌不需要太久

由于视频比文字、图片的信息量大,直播又具有很强的实时性和突发性,对直播内容的实时审核监管,也是直播平台目前所面临的难题。

雷涛表示,一直播通过多道关卡对内容进行监管。首先,用户开播需要实名认证,没有年满十八周岁的用户不能开播。用户开播的时候必须上传身份证照片,通过审核认证才能开播。第二,当用户出现露点等不文明行为,一直播会对用户进行永久性封号。即使主播换一个账号,通过身份证识别出来还是原来的人,也无法再开播。

第三,一直播会对所有的直播内容进行实时监控审核。一下科技旗下对秒拍、一直播进行监控的团队,加起来有几百号人。在一直播方面,工作人员打开屏幕后,可以对很多路直播同时进行监控,直播画面几十秒进行轮换。团队在峰值时,大概可以同时监控几万人的直播。

映客方面也对记者表示,公司花了很大的精力做直播内容的监管,还在长沙成立了分公司,主要做审核方面的工作。

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也参与了对映客的投资,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些小直播平台可能会用触碰底线的方式,吸引用户注意。但秀场模式并不是在移动直播出现后才产生的,在PC直播时代同样有涉黄的困扰。目前的移动直播还是以寻找“颜值担当”为主,但接下来教育、公益、电商等方面的内容,都将通过移动直播的方式体现,内容会越来越丰富。

“直播创业表面上现在很繁荣,下半年可能还会有很多新平台出来,但这场战争已经结束。”郑刚说,直播平台的先发优势、客户习惯、既成客户关系的积累,让后来者基本无法追赶。一直播这种平台虽然依靠微博,有大量的明星资源能够吸引用户。但明星直播没有持续性,他们在平台上也不可能和用户有太多的交流。

“现在的直播平台出现各种各样的怪现状,这主要是因为做直播的平台太多,鱼龙混杂。等资本和行业不是那么热闹的时候,真正有实力的平台就会凸显出来,拿不上台面的竞争方式,可能到那个时候才会不那么严重,”雷涛说道,“我们也认为行业洗牌不会需要太长的时间,可能半年到一年的样子。”

另有直播领域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刷单、代打、买粉这些事目前都有专业的公司在做,属于直播的衍生行业。但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这些事还比较正常,淘宝、打车软件也有刷单现象,微博用户其实也存在买粉丝的行为。b23010a2484f5322ba0321cf342a8b5c.jpg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