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500万 他告诉20万家长带孩子去哪玩

铅笔道 | 2015-11-25 01:58:30


      78年的李麟长着一张娃娃脸,亲历3家公司上市的他,谈起此次创业显得云淡风轻。“踏实做事就好”他说。
去年7月,李麟的儿子一岁了,他却不知周末带儿子去哪儿玩,网上搜索半天未果。他在旅游行业工作多年,信息搜索能力强于普通家长,但都找不到玩的地方。“其他爸爸妈妈应该也有此烦恼。”

“做一个平台汇集真实好玩的亲子项目,这或许是个不错的创业方向。”经过5个月的市场调研,去年12月,李麟离职创办“童玩儿”。为此,他放弃了近400-500万市值的股票。

今年4月,“童玩儿”上线,平台上的信息(搜集并重新编辑、上传)为3000多条,覆盖全国10个主要城市。一代产品以信息展示为主,李将其分为六大类:景点郊游、演出展览、兴趣爱好、童趣食宿、游乐早教和知识阅读。一个月后,用户达到5000,月留存超过50%,用户每月平均打开App6-7次。

8月,李麟上线了“订单系统”,用户可直接选票、下单、付款。目前,“童玩儿”已有20万用户,平台上亲子活动信息超过一万条,其中有300多家可直接购票。

上线前一个月,该项目获得500万天使融资,投资方为陶石资本。

注: 李麟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 “童玩儿”彩绘风格页面

不知去哪儿玩的困惑

去年7月,已近盛夏。李麟的儿子刚好一岁,可以带出去玩了。去哪儿玩?第一次当爸爸的李麟并无经验,只能求助于网络,然而搜索半天未果。

他发现,问题主要有几点。一、 旅游网站的亲子项目多为长线游,并不适合日常。“很多亲子游,不过一到寒暑假,前面加个‘亲子游’罢了。”二、点评、团购网站上的亲子游信息很杂乱。“很 多UGC内容,平台并不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李麟回忆起了一次悲惨遭遇,他在网上看到一个介绍亲子餐厅的主题帖,带着儿子从通州赶到大钟寺,发现该店已 关门。三、一些个性化的亲子项目,如马术、高尔夫等,大多数家长都不知道。

李麟纳闷儿。“相比普通人,自己的搜索能力算强的了,都找不到玩的地方,其他爸爸妈妈应该也有此烦恼。”李在无线互联网类公司已工作10多年,曾领导创立“去哪儿”的内部创业项目——去哪儿当地人,亲历三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

“做一个平台汇集真实好玩的亲子项目,这或许是个不错的创业方向。”李观察,市场上并无一个专门提供日常亲子游解决方案的平台。于是,他找来三个曾经的同事,他们都有小孩。李麟把想法一说,他们一致认为此事可做。

半年调研验证市场

怎么起步?李等四人均是80年左右生人,在职场摸爬滚打多年,行事很谨慎。第一步,先了解线下亲子项目的情况,验证线上线下信息不对称是否真的存在。他们从调研做起,一做就是半年。

4人每周拿出一天时间去考察商场里的亲子店,如亲子乐园、儿童陶艺、烘焙、器乐、钢琴培训等。之后便聚集在咖啡馆里一起讨论成果和产品设想。“北京的商场基本走遍了。”李麟笑着说,现在随便去一家商场的咖啡馆,WiFi都自动连接。

前期,李麟没少吃闭门羹。“我 们是做互联网亲子项目平台的,能不能聊聊。”一些生意好的老店对此并不理会。“一些店主年纪很大,你一说BAT,他就摇头。”李无奈地说,直营店更是敷 衍,店员懒得理你,说店不是我开的,做不了主。他和女合伙人刘佳一起进店调研,店主不但不热情,反而怀疑他们是竞争对手派来的。“可能因为太不像夫妻 了。”李笑道。

接连碰壁一个月后,李麟慢慢摸索出门道。主攻一些新店、加盟店,多跟年轻店主聊;话术上直切主题,“我能在网上给你带来客源,需不需要。”;多带着孩子去体验… …同时,李麟等趁机访问了不少家长,“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平时去哪儿玩?”“通过什么渠道找地方?”

此外,李麟通过旅游圈朋友介绍,还考察了一些亲子主题活动,像组织孩子去奔驰中心画轮胎,参观可口可乐工厂、伊利工厂,儿童体验开飞机等。“这些活动大部分家长不知道,我要了解它的宣传渠道是什么。”

亲子项目中包含不少演出、出场类项目,这来源于李的票务公司资源。一番了解后,他把儿童演出类项目了解门清。“儿童剧有一套年龄划分标准,什么样的适合3岁的小孩看,什么样孩子看了能锻炼理解能力等。”

除了调研线下实体项目,李麟在线上打入了一些亲子项目创业圈子。“在微信群里不断的交流、打听,了解市场情况。”李说,“做亲子旅游的主要有两类人,原来做旅游的或者做亲子教育的。”

调研了5个多月后,李麟总结:信息不对称确实存在。一 方面,家长一般带孩子参加家附近的亲子活动,基本是通过线下易拉宝、传单,或者朋友介绍得知。另一方面,很多亲子游活动或者店铺,会花大力气做线下推广, 但覆盖受众有限,他们急需低成本的获客方式。以往合作的团购网站,带来的用户并不精准。“店主让利做了团购,获得的客人通常又是一次性消费,难以成为会 员,为店家带来持续收益。”

“机会存在,我们能做的就是打破信息不对称,让其产生传递且更易获取。”李麟觉得可以开干了。

12月,他率先离职全职投入新项目——“童玩儿”。为此,李放弃了近400-500万元市值的股票。谈到这里,他显得云淡风轻,“我年纪比较大,把钱看得没那么重。”

◆ “童玩儿”的小伙伴们,多为孩儿爸、孩儿妈

搭建信息平台

起步阶段,李麟并无员工,他先把网上已有的亲子活动信息进行筛选,重新编辑后放到平台上。

方式有三种:人工采集、爬虫抓取和已积累的旅游信息。之后的编辑工作,李麟选择重操作。首先打电话确认信息,然后将信息分类。除了最基础的城市、年龄、性别分类,李麟在每条信息后设了80个分类维度,包括兴趣类、操作类、能不能存放童车、有没有电梯… …

三位合伙人兼职辅助上传信息,同时技术合伙人开发出了产品Demo。“他一个人负责前端、后端、UI。”李麟打趣说道,“四个人就像打游击一样,搞出了产品雏形。”

2月底,未上线的“童玩儿”已有亲子活动信息1000多条。期间,经朋友介绍,李麟获得来自陶石资本的500万天使融资。那时,李手里已有4个TS(投资协议),“投资人是个母亲,有个4岁的孩子,对这件事特别认可。”李麟说,“这不是件砸钱的事儿,500万能不能成总能看出来。”

4月,“童玩儿”1.0版本正式上线,平台累积的信息有3000多条,覆盖全国10个主要城市。一代产品以信息展示为主,李将全部信息分为六大类:景点郊游、演出展览、兴趣爱好、童趣食宿、游乐早教和知识阅读。此外,还有活动推荐专区。家长还能将孩子成长、游玩的信息在平台上记录。

第一批用户来自创始团队的亲友们。“我们这个年纪的亲戚朋友,很多有小孩的。”一个月后,平台用户达到5000,月留存率超过50%,用户每月平均打开App6-7次。

5月,李麟开展线下地推,以获取精准用户,每个周末3-10场不等。其主要和平台上关系比较好的亲子店一起做活动。“当时的‘老牛探索馆’特别火,每天接待1000个家庭,我们是唯一一家能在门口作推广的。”

线上,李尝试了一次大范围的投放推广。一段时间后,他发现效果并不如意。“用户是多了,但线上渠道精准度较差,带来了一些没有小孩的用户,这些用户根本用不着我们。”

此后,李麟调整方向,选择和一些精准线上平台合作,如小米的儿童空气净化器专区,360儿童智能手表专区等,这些平台为其导流,李麟相应拿出一些优惠券或赠品。

◆ “童玩儿”地推现场

订单系统上线

随着用户增多,李发现不少这样的反馈:无法直接购票,太麻烦了。李觉得交易这事儿可以做了,但前提是从商家手里拿到优惠的门票。

用户的积累与高活跃度,成了李麟与店家合作的筹码。“第一他们很缺客,活动的票基本没有卖完的,此外他们也想和线上精准推广渠道合作,获得高质量、可持续消费的用户。”

6月,李麟找到一个标志性的合作伙伴:迪斯尼北京最大的代理商之一。当时恰逢《冰雪奇缘》冰雕展举办,后者给了李一定额度的优惠门票。李以此搞了次小型线上活动:抢票或优惠购。如此一个月,李卖掉了近400张冰雕展门票,单价300元。

这次合作为“童玩儿”带来了极强的口碑效应。“家长一看在平台上这种高质量的票都能买到,基本会一直用。”不久,有些商家主动来找李麟合作,“我们手里有些门票,能否放在你们平台上。”

截至8月初,平台上已有10万用户,合作可购票的商家超过100家,但家长买票体验并不好。家长想买票,需留言“我想买票,几张”,然后客服人员电话沟通确认信息:您在微信上支付一下,然后我们把票给您寄过去。”。“开始是一种很土的方式。”李无奈一笑。

于是,当月李麟上线了“订单系统”。用户可以直接选票、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支付。平台与商家的合作方式是代售代付,李从中获取5-20%不等的分成。

整个10月,平台销售额达到50万,客单价为200元,订单以北京地区居多,家长复购率达40%。“北京的用户大多是地堆来的,还有不少女明星用户也在使用。”李说,他会持续用地推方式获取精准用户,马上会发力上海、广州、深圳等地,大部分合作商家已谈好。

“童玩儿”的最新版本中,李麟增加了大量的原创评测内容。“全是编辑亲自去体验、拍照、自己写的。”同时,李也征集了部分投稿作品,投稿的家长可获取一些免费体验资格等。下一版本,李希望通过信息内容的积累,能为用户提供精准推荐。

目前,“童玩儿”已有20万用户,平台上的亲子活动信息超过一万条,其中有300多家可直接购票。

李麟希望能把“童玩儿”做成亲子消费决策平台,类似“什么值得买”。“结合亲子出游场景做相关推荐,比如在滑冰场门票页面加上护具、溜冰鞋等,用户要买,我给他引到亚马逊、天猫上。”李说,这样能减少家长的查询时间,降低选择成本。近期,“童玩儿”正在进行A轮融资。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