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为何在中国一直火不起来?

猿团 | 2016-07-12 11:41:44

很显然,房屋租赁网站Airbnb的全球扩张趋势已经不可阻挡。9年前,Airbnb曾遭到各路风投的拒绝,其创始人当时只能在自己的公寓阁楼里接待第一位客户;而9年后的今天,Airbnb成为了一个独角兽,还是一个“全球各大银行争着抢着奉上10亿美元债务融资”的独角兽。最近更是传出其将开启新一轮估值高达300亿美元的融资谈判。

8e285dd5b55237a8db517043b4ede720.jpg

近乎疯狂地,Airbnb的发展已达到了大多数科技公司难以望其项背的境界:名字变成了一个正在奔跑的“动词”,规模也如雪球般越滚越大。目前,公司估值已超过240亿美元,而且这个数字在不断增长。

与其他独角兽不同,Airbnb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其不需要通过烧钱来赚钱:Airbnb的利润全部来自于中介费用,它向租客要收取6%-12% 的服务费,同时向房东收取 3% 的服务费。这就意味着每间房屋的出租价格直接决定了Airbnb 公司的收入。因此,对于Airbnb来说,除了提升服务品质外,获取高溢价的最佳方式就是让平台上的房源向着本地化的、个性化的、富有人文气息的非廉价住房转型。这也是Airbnb自己创立房屋拍摄团队,努力包装每一个房源的重要原因。

那我们就很容易得出这个结论:扩大房源的数量与地区覆盖面对Airbnb来说更为重要,而不是像Uber一样需要对司机进行补贴的同时,还要在乘客端压低价格与竞争对手一决高下。

然而,Airbnb这股势不可挡的龙卷风在“扫荡”了西方国家之后,却意料之中地在一个国家面前被逼停了——好吧,就是中国。

在西方企业眼里,中国始终是一头难以“与之共舞”的怪兽,一个屡攻不下的艰苦市场。在这里,本土企业阿里巴巴(那时在全球还不是很有名)让eBay尴尬了若干年;在这里,Uber不得不打起万分精神与滴滴等对手纠缠;还是在这里,无数强大的西方科技巨头几乎跟Groupon(高朋网)的结局一样:试图征服这里的“13亿用户”,却最终迷失了方向。

Airbnb还没有输,但情况却不容乐观——事情的发展似乎超出了自己原本的计划:公司网站上列出的全球房源超过200万个,但仅有1.5%(大约只有3万个)分布在中国。更可怕的是,一线城市以外地区的房源数量几乎屈指而数。举个例子,在哈尔滨(其面积与美国洛杉矶差不多大小),Airbnb的房源还不到300个。

而Airbnb的成绩与一些较大的国内竞争对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例如途家网,这是一个采取“Airbnb模式”的中国本土短租平台,其拥有的42万套房源覆盖了325个国内目的地与1085个海外目的地,目前估值10亿美元。而对手蚂蚁短租则宣称,自己的房源量已超过30万,覆盖了300多个城市及旅游目的地;另一个竞争对手小猪短租表示,自己在全国拥有8万套房源。

所以,Airbnb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第一个问题肯定跟文化有关。Airbnb到目前还没有完全适应中国网民的需求与期望。举个例子,“信用问题”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电商(包括平台、卖家与买家)的一大痛点。与电子邮件相比,人们更喜欢通过即时通讯手段提问或接收各种问题,并期望得到最快的答复。但在Airbnb网站上,如果你对一套房源有疑问,虽然可以联系房东,但你必须在网站上给房东留言。换句话说,你不能与另一端的真实房主直接联系,因而你也不可能得到快速回复。很遗憾,很多中国用户将Airbnb在这方面的滞后性与“假房源”甚至更多诚信问题联系在了一起。

而包括途家网、蚂蚁短租在内的很多中国短租网站,与Airbnb做法恰恰相反,每一个房源后面都有房东的电话号码,因此用户可以与房主直接沟通。

“发展速度”问题是另一个槽点。Airbnb直到去年才开始认真应对中国业务。但很多本土竞争对手早已在中国短租市场摸爬滚打四五年了(途家网与蚂蚁短租都成立于2011年;小猪短租成立于2012年),且一直致力于扩张业务版图。这就意味着,Airbnb在中国的每一个城市都面临着根深蒂固的竞争,更要拼命引导用户选择一个比本地短租网站房源更少评论也少的平台(这听起来有点不切实际)。

此外,Airbnb在中国也面临着监管方面的问题(Airbnb在其他国家也因这个问题屡次碰壁)。实际上,短期租赁行业在中国还很“年轻”,因此该行业涉及到安全系统及税收之类的规范还尚未明确。由于短租行业还没能像其他“共享经济”类服务(如Uber、滴滴一类的用车服务)一样呈现爆炸性增长,因此也并没有引起监管部门的“特殊关照”。作为一家外企,Airbnb不得不在这方面谨慎处理以确保合法经营。但是在所有规范都不明确的前提下,实现这个目标可能是一个挑战。

同时,Airbnb还需反复仔细确认、验证并报告租客的真实身份,如果不这样做就是违反了中国的反恐法律体系(法律要求酒店及其他短租地点登记每一个入住者的身份)。

当然,说了这么多并不是在表明Airbnb绝对不能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但就像大多数试图攀爬上这个“中央王国”(西方对中华地区政权常用的称呼)顶端的西方企业一样,面对本土创业公司的激烈竞争,如果Airbnb不能在文化理解方面多下功夫,也不能克服后勤及监管方面的困难,那么退出中国市场就是早晚的事儿。d02e89bc27a98774c7a11863e097c7a0.jpg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