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国度以色列超20%创业公司投资来自中国

猿团 | 2016-07-13 17:22:03

去以色列考察,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和投资者提上日程。根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1月至10月访以的中国游客数量同比增加了91%,其中40%的中国游客进入以色列进行商务访问。

今年3月中旬,触宝科技CEO王佳梁前往以色列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以色列创新考察,和大多数的企业家和投资人一样,他们的目的都是“寻找投资标的或者学习创新经验”。

在这个人口仅占全球总人口0.2%的弹丸之地,科技对GDP的贡献率高达90%以上,这样的创新密度吸引了海外市场的关注,令无数的投资者趋之若鹜。

与其他国家投资市场不同,以色列风险资本的资金主要来自海外。根据以色列风险资本研究中心(IVCRC)数据,2015年,约70%的投资来自海外,美国之外,来自亚洲的外资比例上涨明显。

“以色列20%以上的初创公司投资来源于中国,7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是0。”以色列驻华大使马腾此前曾向媒体表示。IVCRC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共有64个中国投资者选择投资以色列高科技公司,仅2015年就有18名来自中国的投资者。

不过相较于庞大的商务考察团而言,真正进行以色列项目投资的企业家仍占少数。常年专注以色列投资的耀途资本合伙人杨光向我们表示,其曾在一位以色列创业者的桌子上看到两三百张来自中国企业家的名片,但该创业者表示进行后期跟踪和投资的人却很少。

b4deb71620c2ec4a226439aaa0fb707f.jpg

中方观望期

以色列目前拥有30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当地设立的研发中心和分公司,大部分来自欧美地区。近年来,增加了一部分有实力的中国企业。

今年5月,深圳光启集团在以色列特拉维夫设立国际创新基金,基金主体总投入将达3亿美元,首期投入5000万美元,所关注的范围围绕机器自觉、终极互联等领域。

光启CEO刘若鹏认为以色列的前沿技术具有很强的商业价值。“我们会尤其关注以色列最优异的本地公司,特别是在识别、通信、机器智能和AR(增强现实)等领域的公司,并致力于进一步提高这些公司的技术及商业水平。”

然而,对于绝大部分的中国企业而言,要收购一家以色列公司也意味着将面临许多未知的风险和挑战,需要更为谨慎的评估决定。

以色列风险投资人AmiDror与他的团队搭建对接平台为中国企业投资者推荐合适的以色列技术以及创业团队。然而,Ami目前促成的收购案例并不多。“许多中国企业对以色列的技术还处于观望期,他们很感兴趣但未必会实行收购。”

在他看来,中国企业在收购时更倾向于选择能够生产出具体产品的公司,而大部分以色列公司都是只提供技术或者解决方案。“这些中国企业还未能意识到那些初创团队的价值。”Ami说道。“以无人机为例,以色列公司能够提供提升稳定性的解决方案,但未必能生产整机,因此不能满足中国企业的要求。”

此外,文化冲突也是阻碍中国企业进行收购的一大原因。“以色列人说话比较直接,在工作中,因为意见不同,挑战领导者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在中国情况就不一样了。比较难的就是要帮助这两者建立信任。”Ami说道。

因此,在投资之前Ami会让创业者进入中国生活一个月,接触中国企业与投资人,考察他们是否能够融入中国环境。“只有决定在中国发展的团队才能获得我们的投资。”Ami说道。

对于以色列来说,中国是不可错过的市场。因此,类似于Ami这样的以色列投资者正在积极培养两国团队之间的信任,帮助以色列的技术更好与中国市场对接。

2004年,英飞尼迪集团成立第一只中国概念基金Infinity-CSVC,成为最早进入中国的以色列投资基金,随后又设立了第二只中以基金InfinityI-China。十二年间,英菲尼迪集团共进行100多项投资,造就10个上市公司,管理6亿美元与30亿元人民币基金。

其间该基金搭建平台,帮助多家以色列公司将技术铺向中国市场。以色列封装企业Shellcase开发了ShellOP和ShellOC等晶圆级芯片尺寸封装技术。但由于经营管理不善,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英飞尼迪看中了其掌握的核心技术和广阔的市场前景,将其私有化后,与中新创投共同投资设立了晶方科技。由中方运营,Shellcase作为大股东以技术等无形资产入股,最后,晶方科技在上海证交所上市,市值曾达到100亿元,Shellcase技术也随之成功进入中国市场。

技术底层创新

耀途资本两位创始合伙人白宗义和杨光在中以跨境平行投资和产业整合方面拥有丰富经验,曾在英飞尼迪集团工作多年。其所创办的耀途资本重点关注消费升级与技术驱动两个行业的早期项目投资,在技术驱动领域,以色列是重点覆盖的投资目的地,投资方向重点关注物联网以及企业级服务中具有颠覆式创业以及核心技术壁垒的初创公司,例如AR/VR,交互技术,生物传感器、物联网以及金融科技等细分领域。

正如Ami所提及的那样,从杨光和白宗义的观察来看,以色列很少做大而全的创新,且大多围绕产业链上游的细分技术和解决方案展开,商业模式上以2B的模式为主。移动互联时代,国内以流量驱动的2C商业模式创新融资案例大概占了融资案例的80%以上,但是对于以色列而言,大概有超过50%的风险投资案例来自于2B领域。

“这与以色列本土和周边缺乏消费市场直接相关,且很多技术脱胎于军用领域,全球市场推广和应用本地化并非他们的优势所在。”杨光表示。

而这恰恰给中美这样拥有庞大消费群体和应用市场的国家提供了技术采购“超市”,“以色列成为国际投资买家的目的地,他们像在超市里选购商品,投资者可以根据其需求选择技术。”Catalyst-光大基金和Cukierman投资集团的创始人顾克文说道。

在杨光看来,以色列的生态链极其完整,从底层的组件到中间设计再到上游的平台搭建,深入到不同的细分行业和领域。例如在当前格外火热的AR/VR领域,国内的创新集中于硬件头显设备和VR内容,而以色列更集中于光学、传感器设计、底层算法优化等。

例如耀途资本所投资的光学引擎模组开发商Lumus,是以色列一家做增强现实光学模组的创业公司,该公司以2B的模式运作,为做AR眼镜的公司提供光学引擎。目前已经获得了摩托罗拉投资部,包括盛大集团、水晶光电等中国公司的投资。

耀途资本投资的另一家公司MUVInteractive专注于手势识别技术,所研发的下一代人机交互体验的可穿戴设备,可以通过手势对投影仪和屏幕进行操控,还可以针对AR/VR、无人机、教育和智能家居等应用场景提供新的交互解决方案。

同样在金融领域,中国的互联网创新更多集中于模式创新,以P2P金融平台为主,改变的是传统金融的投融资渠道,技术壁垒不高,信用体系的缺失导致无法把控资产端的风险,刚性兑付导致跑路与破产频发。

而以色列的金融科技更侧重于利用技术改变金融细分行业,例如在反欺诈、支付安全、区块链等领域,帮助传统的投资银行、银行、投资机构提高投资效率和管理的效率,降低资产端投资风险等。

“以色列的创新非常聚焦,多数创新者从事产业链上游细分行业的从0到1的科技创新,他们希望自己的科技成果价值非常高,并且能以无形资产的方式输送到海外。”当产品面临转型升级,这些底层技术势必成为大公司所关注的标的。“与其从头培养技术团队,不如直接进行投资甚至直接收购。”杨光补充道。

更适合产业投资

强劲的研发实力吸引外来资本进入,不少国外风投瞄准了这块创新宝地。

Geektime与企业评估网站Zirra共同发布的《2015年以色列创业生态与风险投资行业综述》(下称《综述》)指出,得益于境外投资者的涌入,那些已经步入发展期和成熟期的以色列公司在2015年的145轮融资中共募集了29亿美元,在总金额上比2014年86轮融资提升了68%。

相较于来自公司以及产业的投资,一些外来风险资本在进入以色列时更为谨慎。深圳千乘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伟在几年前曾自费到以色列考察,但却无功而返。“没去过(的投资人)可以去看看,但大家投资风格不一样,去了也白去。以色列更适合跨国企业做产业方面的布局投资。”

对于一些寻求IPO为最终退出渠道的风投来说,投资一个以色列标的,除了面临文化沟通上的问题外,还需要接受在退出渠道的选择上的差异。

在以色列,对比进入二级市场,被跨国公司兼并收购对创业团队吸引力更大。

根据IVCRC与大数据分析公司SiSense过去统计数据,2004年到2013年之间以色列高科技公司进行的交易总计有910起,总交易额504.03亿美元,平均每起的交易额约在5500万美元。其中合并与收购占到803起,平均每年80起,交易额达468.21亿美元。IPO有107起,平均每年就有10起,募资总额35.82亿美元。

这种情况在2015年进一步攀升,《综述》数据显示,在2014年,有12家以色列企业向证券交易所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的申请,并成功募集资金15.8亿美元;2015年,同样也是12家企业首次公开募股,但只筹集到了7.186亿美元。

同时,在2015年选择退出的初创企业共有69家,比2014年的43家增长了60%。收购总价则从2014年的37.5亿美元上升到了54.1亿美元,涨幅达44%。

与其他创新中心特点不同,相比公司长远发展道路,以色列初创公司更注重如何快速成长,尤其是首次创业的创业者。

“以色列创业者无法容忍逐步递进的工作方式。”以色列3D成像技术公司MantisVision联合创始人Loven说道,“这是推动以色列技术增长的原因之一,来自环境的紧迫感使得大家倾向于创造出有实际应用的发明,而非仅仅停留在实验研究阶段。因此,你很难在以色列的初创公司中看到硅谷公司里摆放的那些乒乓球桌和娱乐的用具。”

根据道琼斯VentureSource的2014年第三季度数字,从首轮融资到被收购,以色列风投资助的公司平均只有3.95年,而英国和法国分别为6.41年和6.66年。这个数字也意味着大部分创业者在公司获得B轮或者C轮融资之后就通过被兼并收购退出企业,转而投向下一轮的创业。

哪些投资标的?

在耀途资本旗下产业整合平台每年组织超过300位的包括上市公司董事长在内的有转型需求的企业家群体参加以色列公司考察。“去的人多,拿真金白银去投资的人很少。”杨光表示。

原因在于国内很多企业并不具备对技术的判断能力和消化能力,尤其是面临转型升级的传统企业。而即使是大型互联网公司也很少采用自己独投或领投的方式去投资,更多选择成为当地投资基金LP,或者以国外大型机构领投,中国公司跟投的方式进行投资。

例如以色列风险投资公司CarmelVentures旗下CarmelVenturesIV基金曾获得百度和中国平安等公司1.94亿美元投资,而奇虎360也曾向CarmelVentures和JerusalemVenturePartners两只风险投资基金注资。阿里和盛景等注资JVP,联想注资迦南基金(CPI)。

“鉴于文化差异、技术壁垒等方面的原因,这样的投资方式更保险也更高效。”杨光表示。

在投资方向上,以色列在新能源、网络安全、医疗、高端制造等几乎所有科技领域都或多或少拥有创新优势,而中国巨大的市场与以色列小而美的科技密集型市场形成高度互补。

为了鼓励更多的中国资本进入以色列相关行业,以色列政府发布相关的政策规定,在投资过程中受损失的中国企业可以获得10%到15%的补偿(最高金额1500万美元)。

“前沿技术生产和庞大的消费应用群体,将中以两个国家紧紧联系在一起,而风险资本作为创新的加速器将更多的合作变为一种常态。”雅法库克曼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彭湘墨表示。

通信技术、IT和软件、半导体技术、清洁技术、生命科学都是海外投资以色列的重要标的。尤其针对中国市场而言,以中小企业价值提升为最终目标的基于云计算的B2B企业级综合应用与服务领域,和以技术驱动的广义物联网IoT,由万物互联走向万物智能所带来的智能硬件、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领域都是投资的热点。

这两大领域正是耀途资本关注的焦点,“中国市场是全球新技术应用最为快速同时也是最大的消费级市场,在技术驱动方面,我们在国内重点投资以技术应用为主要模式的优质企业,在以色列耀途资本重点投资产业链上游具有明显技术壁垒,同时与中国市场有广泛协同效应的创业公司。”白宗义表示。

而在物联网领域,以色列拥有众多设计、通信设备和芯片技术领域的高素质人才,在物联网领域拥有很强的创新能力以及众多优秀创业企业。随着物联网设备和数据的稳定增长,智能硬件、人工智能、大数据、计算机视觉、机器人等领域将迎来众多创新机会,创造新的服务、新的场景、新的体验以及新的商业价值。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