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才会出现VR行业标准制定者

猿团 | 2016-07-15 17:39:21

今日,锤子科技设计总监、VR团队负责人罗子雄在极客公园创新者峰会上发表演讲。罗子雄透露,锤子科技已经在2015上半年组建团队涉足VR领域,如今已经有了Demo版本。

304ed53af7b511daad4424f6c599ecce.jpg

这是罗子雄在“锤子核心高管离职传言”之后首次露面。此前,罗子雄已经在知乎上对离职传言进行了辟谣。在面对观众提问时,他坚持“锤子的一切事情都不能多说,因为要罚工资”。值得注意的是,大会主办方给出的日程中,罗子雄的职位只是“设计师/工程师”,没有锤子公司的职位,主办方也未正面回应这个问题。

在演讲中,罗子雄称,虚拟现实一定是下一个通用人机计算平台。然而,因为目前VR没有统一的交互形式,也没有统一的交互系统,而且目前 VR硬件指标限制的太多,屏幕的分辨率、刷新率等都没有达到要求,这些因素限制了VR行业的发展。

罗子雄认为,VR行业最终能不能爆发的因素在于是否有标准制定者出现:这个定义者必须像iSO,从软件到硬件到SDK到输入设备全部都要定义。他认为,VR行业的标准定义者在2019年就会出现,关于VR或者AR怎么做,用什么样的系统和交互形式,都会实现统一。2019年后的两年可能会出现开放性的VR平台。

以下为罗子雄演讲实录:

罗子雄:虚拟现实在2014年的时候,不2012年的时候只有一个从业人员知道的专用名词,现在成为了所有科技行业中的热点,我们相信虚拟现实是下一个通用人机计算平台。

VR、AR、MR、CR,我不知道未来还会出现什么R,但是我们可以成为一款设备HMD,因为它就是一个戴在头上的显示器。

我们认为每一次信息平台的更迭,也是显示品牌的更迭,我们认为HMD会是人类的最后一块屏幕,我不知道是谁说的,可能是马克吐温说的。

首先我们通过人类对过往设备的需求做一个判断,从最早在石头上记录信息,石头是一个很难以交互,你要刻字很难,是不可以移动,很大范围的显示设备。然后发明了张纸,然后发明了屏幕,进而发明了电视,然后发明了电脑,最后是这几年我们发明了智能手机或者叫做掌上电脑,是可以互动可以移动的小屏幕,历史上我们很难把便捷性和显示面积都可以兼顾。你可以很方便,但是显示面积有局限。要么显示面积很大,不可以移动。直到出现了HMD,可以移动,而且一上来就是360度的显示画面,它已然是最大的显示器了。

从2011年开始它进入平台期,或者它是缓慢的下降趋势,看一下智能手机行业,从苹果第一代到去年2015年都是上升趋势,今年第一季度出现了自1994 IBM发明第一个智能手机以来的第一次衰退。

要找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必须是平台级,第二必须是通用级,游戏机市场虽然都照顾到了,但是不是通用产业,市场容量很小,能够满足平台级和通用性的可能只有HMD。

想象力的需求,是整个人类想象力的需求,我们人类从石头到纸张,到电视到电脑。幻觉越来越真实,我们人类的历史就是制造幻觉的历史,现在我们创造的HMD可能是人类制造幻觉的最大里程。

如果体验过VR,可能最常见的就是过山车的模型,我们看一下这个人的反应。你们体验的时候可能不会这么夸张,这个只是一个过山车的模型,只是视觉上的东西就把人吓成这样子,我们对于人类幻觉的制造,发现虚拟现实里面有更多的可能性。

比如这个Redirected Walking定向奔跑技术,我可能需要这么大的房间就让人以为可以足球场里面无限的奔跑,你可能是在不停的走弧线,但是身体和感觉是你一直在走直线。可以看到这个人明明在绕圈,但是他自己觉得自己在走直线,因为他走一步场景会偏斜一点,这个偏斜让大脑感觉不到偏斜,我们可以在狭小的空间实现无限大的空间,这是对人类感知边界的探索。

VR或者AR整个HMD我们人类在制造更多的幻觉、嗅觉、触觉,我们人类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制造幻觉。

从用户过往的需求,整个产业链的需求,以及人类对想象力的需求我们都认为这件事肯定可以成,但是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成,首先它没有一个统一的交互形式。

我们看一下今年市面上最一流的VR、AR设备,Gear VK、Rift CV1等等,你发现5种设备没有一个长得一样的。但是我们看PC就一个鼠标和键盘,最多还有一个触摸板。移动端更简单,就一个触摸屏。而VR、AR,HMD有多少设备,大家可以看一下,这是不完全的统计,在不完全的统计下面有了10种交互方案。我们不需要10种,我只需要一种优雅的交互方案,但是它还没有出现,这是为什么没有成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统一的交互系统,4个不同的平台长得都不一样,SDK也不一样,等等都不一样。我们看一下有多少种交互平台,市面上至少肯定的有9种。

第三个没有成的元一是硬件指标限制的问题,限制太多了,我们一个一个讲。

首先我们认为的VR画面应该是这样子的,沉浸式在太空的游戏里面,四周都是战机,实际上我们看到的画面是这样子,你感觉像是一个在潜水眼镜里面看外面的设计,旁边有黑边。我们认为的画面是这样子,实际上是这样子。

我们再看分辨率,主流一线厂商是2160×1200,但是分配到每个眼睛的只有一半,就是1200×1080,更糟糕的是,实际上肉眼接受的极限分辨率是730×730,是什么概念,在2016年的今天我们的VR设备能够看到的象素等于1998的15寸CRT的显示器。

性能呢,在这样的分辨率情况下,我们消耗的性能大家可以算一下,是1080P显示器游戏计算画面的2.1倍,这个是特别保守的估计。第一代的HMD显示器,我们每一张画面也需要至少计算400万象素,而且保持至少90帧,需要11.11ms计算一个画面。我们需要有一个更强的电脑,我们需要三块显卡、八核CPU,然后水冷的。看着都很强,但是实际上我们的电脑是这样子。

我们地球上只有3%的电脑能满足VR的需求,1%的能满足VR的理想需求,最糟糕的,大部分人第一次体验VR设备是这样的一台电脑,这个才是最悲剧的。如果想达到理想的画面,视网膜级的画面,我们需要两个16K屏幕,240帧的刷屏率。

更多的限制来自人类自身的限制,当我们进入到VR以后,进入到虚拟现实以后我们首先做的事情是拷贝现实,然后我们超越了现实,把自己变成了万能人,我们可以飞翔可以到任何地方看到任何事物,我们感觉是万能,但是血液里还流淌着和500万前一样的血液,我们的大脑和肉体还是一个原始人,我们进入到虚拟世界以后会晕眩,我们看到的画面在飞翔,但是屁股告诉你坐在凳子上,这个结果会让你非常晕眩。恐惧感更强,以前曾经我们的恐惧感来自前方45寸的屏幕,现在恐惧感来自四面八方,360的恐惧。

没有统一的交互,没有统一的系统,硬件限制很多,而人类自身限制的更多,这是目前它没有成的原因。

什么时候可以成,我们说2014年是虚拟现实的元年,但是元年好像一年一年往后推,2015是元年,2016是元年,元年过去发生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当我们回顾整个科技行业时间线的时候,基本上有这么几个时间段,首先发明,有一家公司定义,然后普及,然后进入平台期。

从一个产品发明到一家公司定义经历要多久,PC经历了13年,智能手机从第一个IBM发明第一个智能手机,到苹果出现经历了14时间。HMD从出现到现在还没有定义者出现,经历了21年。

这个事情能不能成的因素在于标准制定者出现,他必须制定一切,这个定义者必须像ISO,从软件到硬件到SDK到输入设备全部多要做,定义型的公司现在还没有出现。

我们看一下现在的情况,现在处于什么阶段,如果把时间线放在10年看从2014年到2020年,我们现在处于不成熟的早期阶段,而且是不成熟的封闭阶段,我们相信马上要发生的事情,从封闭变到开放。在不成熟期会经历从封闭到开放的阶段,然后标准的定义者出现,这一定是封闭体系,然后会有一个叫做标准跟随者的公司出现。标准制定者和标准跟随者这两个事情是对VR、AR同样重要的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标志着这个事情什么时候可以成,所以我们认为第二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开放性平台的出现。

我现在要拍脑袋了,我知道这两个事情出现VR、AR就可以成了,它什么时候出现,我们认为在2019年就会出现,定义VR到底怎么做,或者AR怎么出现,2019年后的两年会标准的跟随着,也就是一个开放性的平台出现。这是2019年和2021年的事情,现在才2016年,这个时间我们做什么?我们是不是什么都不要做,等着就可以了。不是的,很可能只有在这个阶段才能诞生很伟大的公司。只有在一个行业早期的时候,才有机会让我们这些创业者能够进入到浪潮当中,成为这个行业的弄潮儿。

一个悲观统计,在2019的时候整个VR的产业链产值大概是200亿美元,基于乐观的统计,标准制定者、标准跟随者出现了在2025年,9年以后的今天这个产业会达到1820亿美元,超过了现在PC产业的产值。

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如此热忱的从事这个行业,并不是关于这个数字的,而是整个人类的想象力,我想说的是我们所做的事情,第一次给了我们整个人类几乎无限的可能性,来去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来去创造一个真实的梦境,这个才是认为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梦想,谢谢!

主持人: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什么问题向他提问?

提问:现在锤子是不是在做VR?

罗子雄:我们在2015年正式进入到VR行业,我们在做VR,我们差不多是国内第一批做VR的公司和团队,然后业界有一点点的不超过5个人看过我们目前阶段的模型,得到的所有反馈全是非常惊讶。反正是很厉害的设备,不多说了。

提问:有一个问题,我参加过HTC 的活动,今天照你的逻辑,HTC觉得我就是封闭系统(39:28听不清)从体验上来说玩过的人觉得感觉上接近了我们想像的那种。

罗子雄:我认为它是一个类似于早期的,它还不够好,在座很多人肯定玩过Oculus也好,你们玩的时候是不是有人在旁边教你,好的设备不应该有人教你。

第二个设备的价格,PC的价值太高,整个系统解决性平台,在1000美元以下的时候,才有的足够竞争力。当移动平台性能越来越强,这两个平台会越来越融合,如果这一天到来的时候,移动平台会占领大部分的市场。

锤子的一切事情我都不能说,因为要罚工资的,只能以锤子的发布会为基准。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