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创业,这些错误会不会再犯?

猿团 | 2016-07-20 15:38:37

创业的最大魅力,或许来自于不断试错后,循着正确方向实现了公司、自我和团队的成长。

在这个意义上,如果创业者能汲取过来人的经验和教训,或许让自己少走几步弯路。有鉴于此,我们选择最近几位大佬和明星创业者在不同的场合中对自己的创业做的反思,希望对创业者启发。

280d94e6d0ee53625ea9691a601e46e9.jpg

大佬说的,不一定全对

软件免费,通过增值业务收费,在过去十几年的互联网发展中一直是这样的。几年前,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也提出了“硬件免费,服务收费”的观点,对当时的智能硬件行业一度引起很大反响。

不过,在最近极客公园举办的大会上,周鸿祎表示,“硬件赚钱其实是非常合理的”。

他解释说,免费杀毒当年做的很爽,因为用户在网上就可以下载,渠道是畅通的。用户获取的成本近乎为零,当然无往而不利。如果硬件免费,卖得越多亏的越多,这个在商业逻辑上是不成立的。

此次,周鸿祎强调,如果能够做出很好的硬件,每卖一台硬件有合理的溢价,就能通过溢价支撑团队持续打磨产品,提升技术。如果最后我们都讲纯屌丝经济,大家都不赚钱,很多公司鼓吹硬件免费,然后挤压上下游,大家都不能建立一个良性的商业模式,怎么投入新的东西去继续做你的事情呢? 他难得地“语重心长”:

当很多做互联网的人妄图用互联网的规律来领导硬件的时候,会发现整个成长速度跟原本预想的不一样,用户的积累速度也不一样。做一个软件,一夜之间可以积累一百万用户,但卖一百万个小硬件出去,对于物流、仓储、供应链和营销能力的挑战都是非常不一样的。

过于追求完美贻误时机

在同一时间反思的还有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人称老罗,过去四年的创业,在他看来,人老了很多,也过劳胖,兄弟跟着他也没有挣着钱……

对于过去的几个产品,他有自己的反思:

T1开发上做了一些比较激进的事情,T1的白色款真的不应该做。虽然铁杆支持者们都特别喜欢白色,白色停了以后淘宝上还有炒的很贵的“珍藏版”。因为白色的前面玻璃和玻璃的中框后面板玻璃等5个点是完全连着的,从工业生产的角度来讲,5个“白”连着是不具有量产性的。当初也有很多人警告过我,但由于我“初生犊子不怕虎”所以就做了,结果导致一直是亏钱。

在做坚果手机时,千元机差不多都是六个月一更新,我比竞争对手晚了半年。

在那个时期我们还没有指纹,虽然有一些客观原因,我们在研发上过分的追求细节完美了,种种原因导致产品上市时间比较晚,这带来的问题是它只卖了大概两个多月就卖不动了,因为后面竞争对手的机器都上指纹了,坚果的销售记录马上就下来了。

T2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是一个过于激进的选择。因为它面临工程上的难题非常多,大企业做这个事情会有一个预研的部门来做。等到量产的时候,如果技术攻关全部解决了就量产,如果没有解决,就到下一个阶段开发使用。但我们公司只有一支团队,归根结底还是对于产品过于有追求,判断上不够理智、不够有经验、不够成熟。

那个时候,到了10月份,所有的千元机都有指纹了。我们12月20号开的发布会,当时是唯一一个没有指纹的旗舰机。其实指纹这件事对于用户体验来说,也就是这么回事,并没有那么严重的影响,但这个东西一旦别人有了,你没有,就是不行的。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由于经验不足,误判了形势,使得旗舰机上市时间点比较晚,又没有指纹,商业上不会获得很大成功就是必然的,这是由于我们糟糕的决策导致的。

火了,更要有后劲

脸萌创始人郭列作为90后创业者,其脸萌应用一度刷屏。最近他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反思过去两年的创业:

在脸萌刷屏,一度冲到App Store 排行榜第一名后,这和他刚刚离开腾讯时既没资源也没有资金的时候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公司发展顺利、被大家关注到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想做,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对同伴的要求也会更高。”郭列对腾讯科技表示。

这样的后果是,郭列在团队扩充和人才筛选上开始显得过于急功近利,对团队中的老成员包容度也明显不够。当时郭列迫切地希望团队可以快速成长为一家“大公司”,却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需经过多年的积累和沉淀。

在团队招聘上也显得过于理想化。因为被外界定义为“90后创业者”,郭列希望自己的团队年轻化一些,因此他开始用年龄和性格作为条件亲自筛选求职者,比如只招90后,而不是看实际工作经验,或者是和团队的匹配度。

“当外界给你打标签的时候,你就想迎合这个标签,所以往往就会犯一些理想主义的错误。”

在2014年9、10月脸萌做到海外总榜第一后,团队就不再花大力气在这款产品身上,而是寻找下一个新项目。当时团队提出很多解决方案,比如做一个有弹幕的朋友圈,但这个产品做到一半就“夭折”了。郭列说主要原因是当时太浮躁,到处出差参加活动,产品做得很烂,团队也很散漫。

确定做Faceu后,彼时充满自信的郭列认为只需最多三个月的时间就能把Faceu做出来。他当时认定既然原来的团队可以做出脸萌这么大量级的产品,那么做Faceu这样的产品应该没问题。但现实给了他重重一击,Faceu用了一年时间,这大大超出之前的预期。

这段曲折的经历也让郭列明白了两个道理,一是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团队目前的实力;二是不能太急于求成,想两三个月做出超过QQ和微信的产品是不合理的。与起初做脸萌时“一直往前冲”的状态不同,郭列现在会尽量让团队保持一定节奏感。

随着创业经历的积累,他的想法也有了转变。比如现在他并不愿意别人说自己是“90后创业者”。“创业这个事情,跟年龄没什么关系,年龄并不是一个可以拿出来(讲)的点。”郭列对腾讯科技表示,“创业者真正的成长是在创业过程中提升的。”

以上三位,在过去的创业经历中,都有过引爆业内和消费者的眼球,“一鸣惊人”的时刻,此时,仔细反思过去的种种,弥足珍贵。

是否可以假设,如果重新来过,是否在新一次的创业中,就不会犯下这些错误,是否可以做的更好? 然而,历史无法先验,人的生活也不可能从头来过。创业亦是如此。

但是,这些反思,对于现在路上的创业者而言,如果有一些启发,自然是别样的进益。

“既然你选择了一条明日之路,你就一定不是今日最狂躁的风口。这条路需要时间,需要耐得住寂寞。”

和所有创业者共勉。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