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千万 90%员工曾弃他而去 细化场景专注为创业者发放员工福利

铅笔道 | 2015-12-03 11:20:13

见到吴岳衡的下午,他们团队三人刚搬进中关村SOHO3Q孵化器的办公室。而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在附近创业大街的车库咖啡里待了两个多月,超过半年没有收入,窘迫到一顿午饭都精打细算。2014年10月,吴岳衡围绕社交电商创业,推出“往来”,“礼尚往来”是产品逻辑:用户可以发起愿望,比如想要一个iPhone,分享至朋友圈后,朋友可以凑份子钱的形式赠送礼物。“类似于朋友圈的礼品众筹平台。”今年2月,产品“往来”上线,但因为缺乏具体使用场景,推广效果局限,很快死掉,团队陷入困境,员工陆续离职。

吴岳衡对社交电商很执着,没有放弃。5月,经历一次裁员后,他继续细化消费场景,推出了“易福利”(后更名“e福利”),解决创业公司给员工送礼品问题。他们开通了微信公号“易福利”,企业购买福利礼包后,员工可以任意选择自己想要的商品。

正是这个原本没有特别重视的福利模块,为他们争取到中科乐创的1000万元融资。11月资金到账后,吴岳衡成立了新公司,并推出了新品——“e福利”,以节日礼物为切入点,提供多样福利服务。产品预计明年年初上线。

注: 吴岳衡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礼尚往来”的产品逻辑

吴岳衡是连续创业者,2014年10月,他打算以礼物为切口,开发一款名叫“往来”的产品,并很快获得100多万元天使资金。

“礼尚往来”是产品的逻辑出发点。用户可以发起愿望,比如想要一个iPhone,分享至朋友圈后,朋友可以众筹的形式赠送礼物。“类似于朋友圈的礼品众筹平台。”今年2月份,“往来”上线,使用流程为:用户选择“往来”库里某个商品作为愿望发布,好友可以选择“我也要”、“扩散”或“祝福”。“我也要”是复制愿望;“扩散”是分享、传播行为,每次分享可以获得一定折扣;“祝福”则是赠送行为,可以直接赠送或者凑份子钱。送礼和收礼都会有积分,积分形成红绿色的标签。“如果标签特别绿,说明你送出的礼物多于收到的;如果特别红,说明你很受欢迎,当然也可能说明你光收不送,别人也许就不再给你送礼物了。”

还没有正式推广,即有投资人抛来融资的橄榄枝,但被吴岳衡拒绝。“我们觉得产品可能很快会火,能拿到一个更高的价格。”周围人的反馈给了他信心,“很多用户说肯定会发愿望”。但市场的反应泼了一盆冷水,用户数“几乎等于零”。“效果不好。”吴岳衡讲道:“我觉得产品本身的逻辑没问题,但缺乏具体场景,这是硬伤。我们必须告诉别人,在什么时候应该送别人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应该还给别人什么东西。”

此外,吴认为自己把简单的事情做复杂了。“上面做了一个腾讯(社交体系),下面做了一个淘宝(电商体系),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讲,这是一个太过于复杂的体系。我们仅拿了100多万元的天使,很快烧完了。”资金的紧张让他们陷入僵局。5月,吴岳衡在北京地铁4号线的宁静胡同站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推广:在自动售货机上放置了合作商家的耳机,用户扫码分享到朋友圈,就能得到一罐可乐,每天限五十人扫码。期间,扫码人数每天都能达到上限,但购买耳机的转化率很低。而且因为资金不够,吴只能负担得起一台售货机。

此时,吴已没钱再做推广,他尝试过找投资人,然而已错失良机。

深耕企业礼品市场

回想起5月的境况,吴岳衡说道:“那时我还能凑出一个月的工资,最合理的方式是赶紧把人解散掉,但大部分创业者,都没有那么去做,我们则选择了另一条路:做一个新产品,开辟新的业务。”

于是,吴岳衡团队将产品(“往来”)场景进行了细化,其中一个是 “易福利”,解决创业公司给员工送礼品问题。“大公司发福利需要专程采购,但小公司的的采购量很小,挨个分发过程也很麻烦,而且大家可能不喜欢这个东西。”吴岳衡称。

易福利的使用方式是:将商品做成礼包形式,比如50元礼包,里面有手机电源等10种可选的商品,企业付费之后,输入员工手机号码,便可将礼包发给他们,员工收到后能从中任意挑选一种,易福利再配送过去。

◆ “e福利”微信端福利发送界面

虽然有这想法,也做了一个实现该功能的微信公号,但由于团队逐渐瓦解,人心涣散,资金缺乏,吴没有实际采购商品,更没能将商品卖出去。吴岳衡在5月做了一次裁员,30个人裁掉了一大半,只留下10来人,搬到了一个更小的办公室。“走的人,欠他们工资,留下来的人,发不出工资,处于一种很可怕的状态。”正当吴岳衡忧心如焚,他很偶然地认识了时任腾讯云总经理的纪顺友。有一段时间,他们在微信上讨论社交与电商的话题,自然也聊到了往来。不久,得知纪离开腾讯加入了中科招商,成为一名投资人,吴岳衡心怀侥幸地说:“那你投我们吧。”

7月10日,纪到北京,与吴第一次见面,那时纪已成为中科乐创CEO。吴岳衡用一个小时阐述了对社交电商的想法。他认为,社交高流量、电商有变现能力,礼物是二者结合的一个关键,而且礼物覆盖的范围很广,可融入众筹等概念。听完后,纪觉得这很有趣。“但我们始终处于一种讨论的状态,也许不会有真正的结果”,吴逐渐感到焦躁而疲惫。临近面谈的尾声,吴岳衡不抱希望地展示了微信端的“易福利”,三十秒内完成了一次福利的发放。纪眼前一亮,说道:“你先做这件事,我给你投资。”“OK,投多少?”“1000万。”吴岳衡心里很清楚,以当时往来的状况,可能不会再有其他人愿意投。而纪看好的也许是吴岳衡本人。“纪总说,觉得我想得很深,也是一个比较单纯、专注的人。我告诉他,如果有机会,一定还做‘往来’。”当晚,吴岳衡挨个给同事打电话,“可能会拿到融资。大家都很高兴,但也很忐忑,因为什么实际东西都没有!”

围绕福利的可能性

8月签了TS,11月才正式合同签定。在等待资金到账的过程中,人员继续流失,最终仅剩下吴岳衡和另外两名员工,流失率达90%。因为付不起房租,他们从办公室搬出来,在中关村车库咖啡待着。有一段时间,为了节省路上的时间和中午的饭钱,他们决定在家办公。

吴岳衡很坦诚地说,其实那段时间并没做什么事,因为没钱,服务器都不能运行了。“我们只做两件事情,思考与忍耐。”期间,吴全面地了解了当前的公司福利形式。

对于大公司而言,常见的是弹性福利商城,公司花100万,甚至1000万购买福利商城的积分,再将积分发给员工,用来兑换商品。“这种性价比不高,兑换成积分的目的就是要降低你的性价比意识,员工往往找不到好东西,而且很贵。”

对于小公司而言,“往往没有专门的人力去做这件事,而且因为采购量小,缺乏议价能力,贵,而且麻烦”。 

吴岳衡认为,现有的福利提供商都希望通过销售商品“狠狠的挣一笔”,而互联网+的思路则并不是直接通过一次销售商品挣钱:“通过补贴,亏损赢得用户,最终通过提供其它形式的服务挣钱,这才是互联网时代的福利”。为此,他们将目标锁定在互联网创业公司,从节日福利切入,采购一些高性价比的东西,通过补贴的形式推广。“比如最简单粗暴的(不一定会采用),给创业公司1000元补贴,采购20份礼物送给员工,将用户引到平台上来。”

之后,再为用户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租赁是可能的方向之一,“有些公司需要租赁笔记本,购买成本太高,那么就可以通过系统下单租赁;有些女生也可以每个月换一盆花卉等。福利涵盖的范围很广,我们会做成一个平台。”等待近4个月后,资金在11月24日到账。吴岳衡和两位合伙人各自拿出几个月工资,把之前拖欠员工的工资还掉了。之后搬进中关村的一家孵化器办公室。两天后,他购买了“efuli.com”的域名。目前,吴岳衡团队正在开发新产品——“e福利”,预计在明年年初推出。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