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失宠了吗?谷歌重新构建一款名为Fuchsia的新系统

猿团 | 2016-08-22 14:13:01

谷歌悄悄地发布了一款新的操作系统,这款尚处开发阶段的Fuchsia开源操作系统支持各类设备,简单至如单一功能的ATM机或GPS组件,复杂至台式电脑。与安卓不同的是,Fuchsia不以Linux为基础,也不是当今任何以个人计算和通讯为基础的其他软件的衍生物。相反,它是真正的一款“从头来过”的操作系统。

谷歌目前还没发布重大声明表示将如何使用Fuchsia,该操作系统还在早期开发阶段,有可能只是一场实验。话虽如此,如果谷歌想要让数十年的软件开发历史“恢复出厂设置”,倒也有许多条原因。

有关你的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你是否了解这样一件事:就大部分设备而言,它们所适用的软件内核都已经相当古老。安卓使用的是Linux的内核,开发于1991年;Mac OS X,iOS和其他苹果平台的开发基础为Unix,于1969年首次出现在AT&T的贝尔实验室;Windows电脑基于Windows NT内核而生,该内核亦可以追溯到1993年。

软件内核的存在,是为了对操作系统的最深层进行管理。它负责处理来自键盘、定时任务等硬件设备的指令,同时管理文件和存储器。在工作时,它会抽取操作系统中错综复杂的成分。

对于一个不断追求尖端技术的行业来说,诸如Unix、Linux、Windows NT等“叔叔辈”软件内核还在使用当中,这不得不说有些矛盾。行业分析师Horace Dediu表示,从最低层次看,计算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和几十年前一样的。比方说,今天的Windows电脑使用的芯片是当年首款IBM个人电脑中英特尔处理器的直系后裔。从这个角度来说,软件内核只是一种无差别的产品。

“我们仍然在使用同一种结构,计算的概念也经年未变——包括寄存器、栅极、晶体管等等。出于这个原因,开发一个更先进的内核也没有必要,”Dediu说道,“软件内核已经定型了。”

是的,至少我们是这么想的。近些年,我们忙着把传感器和计算能力整合到一些设备中,意图把普普通通的家装上智能的翅膀。具体动作就是,所有东西,连上网(行业术语为物联网)。谷歌之所以要开发Fuchsia,可能是因为Linux等年久的内核或将无法承受新一波设备革命浪潮。因此,其开发人员构思了一个适合当下时代的新内核。

Zach Supalla是一家名为Particle的公司的老板,他的公司专门为物联网行业提供硬件装备和开发者工具。Supalla注意到,Linux运行在这些小体积计算设备上,出现了几个问题。

一方面,Linux用在这类设备上,实属“大材小用”。即使Linux采取模块式结构,允许开发人员移除不必要的部分,它还是会占据数兆字节的空间。这也就意味着,你很难把Linux内核搬移到廉价的微型控制器上,它需要一个体积更大,价格更高,功耗更大的处理器。

Supalla坦言:“我们的行业还没有发展到能够以非常低的价格制造出更高质量的产品。”

另一方面,Linux也不够“实时”。和ATM机、医疗产品等单一任务设备所搭载的操作系统不同的是,Linux使用的是计划清单来完成多项任务。尽管在多功能计算机中这种处理方式能够起到较好的效果,但在时效性要求较高的设备上——如3D打印机或汽车的机动控制器,Linux的缺点就暴露出来了。

“如果你想要确保汽车能在微秒之内点火,这种慢慢安排多项任务的Linux系统显然是不行的。”Supalla说。

此外,Supalla表示,像Linux这样的通用型操作系统对于物联网设备来说也不够安全。物联网设备的编码更多,也就意味着潜在安全漏洞也越多,必须通过防火墙和虚拟私人网络才能处理或封锁。

“实时操作系统或嵌入式系统的优势就在于,它们不需要封锁。”Supalla说。“除了你写的软件,这类系统不会运行任何其他东西,因此你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Supalla猜测,谷歌开发Fuchsia是为了在Linux和今天的嵌入式系统——如FreeRTOS和ThreadX之间,牢牢占据上风。

“他们应该是想要开发出一种同时具备Linux的抽象能力,又具备小型RTOS等系统的实时能力的操作系统。”Supalla说,“如果成功,这一系统的价值不可限量。而且我想,从理论上来讲,应该是可行的,只是此前我们从未开发出来而已。”

如果Fuchsia只针对小型设备,它可能还不值得我们投入如此多的注意力。但是,Fuchsia的开发人员有着更远大的抱负,他们宣称,该操作系统可延伸到手机、台式电脑上使用。从理论上来说,Fuchsia可以取代谷歌的安卓和Chrome操作系统。

为何要作此变动?Supalla对此解释道,谷歌很有可能在从头开始打造一款更高效的操作系统,从而提高服务器的工作效率——这一点是谷歌一直念念不忘的。Supalla还说,兼容台式电脑可以帮助谷歌模拟多个小型设备同时运行的场景,确保该系统能够大规模使用。

“同时运行着同一个软件应用的1000个服务器不难,但同时启动100万个芯片就难了。因此,兼容台式电脑比较适合测试系统性能。”Supalla说。

Dediu有另外一个猜想:这款全新的操作系统能够免去安卓的无数项知识产权许可问题。“因为它是一项全新的设计,没有任何会引起他人争抢的知识产权,”Dediu说,“我想这种推测是合理的,因为围绕Linux的知识产权问题真的不少。”

请记住,上述可能只是空谈。Fuchsia的开发人员表示,他们会对该系统进行记录,时机成熟即推向市场,但什么时候时机成熟,可能还要等待很久。且我们尚不清楚,谷歌是否会利用自身影响力推进这一操作系统的开发。安卓的生态系统本身足够庞大(并且还在与Chromebooks相整合);与此同时,谷歌也在将安卓的变体Brillo渗透到物联网设备中,并一步步打造成熟、全面的平台,而不仅仅是只有基本骨架的操作系统。

Unix当初不过是贝尔实验室的一个志愿项目,没有得到公司的承认;Linux Torvalds开发Linux时,也只是当兴趣玩玩;或许多年之后,我们也会津津乐道,Fuchsia有着怎样古怪的出生故事吧。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