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200万 用户在线选手艺人 吸引百位美发大咖入驻

铅笔道 | 2015-12-04 11:16:34

虽然过了十多年,洪平还记得他在北京开的第一家美发门店有多么火爆。“门口挂一个广东师傅的牌子,剪发都得排长队,因为那个时候流行啊。”现在,开了70多家美发连锁店的他却为招不到美发师苦恼。

洪平,一个80后潮汕人。10多年前,带着900元独闯北京,与两位合伙人打造了一个知名美容美发连锁品牌。 

如今,他已在全国几个省开设了70多家直营连锁店。同期,行业各家也开始相互效仿,连锁品牌如雨后春笋进入市场。“行业开始浮躁,相互厮杀,恶性竞争,高价挖人,房租成本上涨,人力资源跟不上。”洪说。同时行业恶性循环,一系列问题暴露出来,请技术重营销,恶性销售,一切以业绩为导向,宰客,产品以次充好, 办卡关店跑路... ...实际,洪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缺人。“行业慢慢已经开始后继无人了,从业人员已经越来越少,行业的调研数据,现在的入行率下降了50%,连锁的员工流动性达到45%,从业者转行达15%。”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他尝试用互联网改造美业,通过线上预约、线下服务的方式,解决线下美发店的几个痛点:远程管理困难、人员流动率高等。然而,他的第一次互联网试水并不愉快,首款App开发中断、融资告吹、合伙人离开,所有互联网人趟过的坎儿,一个没绕开。

之后,洪平遍访互联网圈朋友,请有互联网经验的合伙人入场。“研究产品那段时间疯了,每天睡前都要把60多个App研究一遍,看看大家有什么新的玩法。”洪平称。最终,他的团队决定调转方向:搭建顶级手艺人入驻的美业时尚资讯平台“V咖派”。美发店通过“V咖派”微信公号申请入驻,自主定价;用户登录平台,在获得美发资讯的同时,可挑选美发店及手艺人。2015年7月,“V咖派”获娱乐工场200万天使融资。V咖派App预计于本月底上线,目前已有40家美发店、近100名美发师入驻。

注:洪平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改造美业

“未来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美业O2O河狸家已经融到B轮了。”2014年9月,一位从事互联网行业的朋友找到洪平(北京某知名美容美发连锁公司总经理),提议双方合作,用移动互联网改造美业。

对互联网一窍不通的洪震惊了。“美容美发我干了13年,还不如别人干1年。”彼时,洪经营着70多家线下连锁美发店,但日子并不好过。他开始琢磨互联网与美业结合的创业方向。

在美发领域浸淫13年的他,意识到公司现存的3大问题:

1、行业特性,全靠人为,无法标准化,复制难。“花了一千多万办了学校,每年投入好几百万进行员工培训教育,标准化流程制度加起来有一米高,但都无法标准化复制,即使你把模式设计得再简单,一旦店多,也解决不了这个行业全靠人为的特性问题。”

2、跨区域远程管理困难,发展受阻。洪曾在外地开设十几家门店。通过店长定期到北京总部开会的制度,加强人员把控,并派专人查账。不久后,他发现交通与管理成本太高。“总不能每周都坐飞机来回吧?”洪无奈地说:“总部的工作执行不下去,执行折扣大,且部分门店存在偷帐行为,财务管理也存在很多问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2015年上半年,公司调整了外地门店:全部只做品牌授权,门店独立经营。

3、员工流动率高达60%,出现用工荒。洪曾对员工流动率进行统计,“公司最好的时候大概有2500人,一般员工每月能挣7、8千。结果年底只剩不到1200人,流动率达60%。”为此,他特意去山西技能学校拉生源。“过去每年还能给你输送70~80人,今年10个都够呛。”

“他们不愿意受拘束。”洪一语道破。企业的连锁发展需要标准化,要靠严密的规章制度确保各门店步调统一,喊口号、出早操已屡见不鲜;同时,从业年龄年轻化,导致发型师们往往不愿接受过多约束。“对传统美容美发连锁而言,这是个死结。”对互联网认识尚浅,但洪希望用这一方式改造美发行业。“我不知道用互联网的方式能获取多少用户,但它能成为一个工具,帮助传统行业升级。” 

◆ “V咖派”页面图

不做上门 吸引用户到店 

洪开始研究市场上所有的美业O2O模式,主要为几种,上门、倒流、线下合作,方式就是补贴、低价、流量。然而,在“互联网多屌丝”的固有观念下,洪认为上门服务是做增量。这个场景在美容美发行业是跑不通的,“我们现在也有上门的客户,但那是超级VIP,剪个头就扔个3、5千。家里一个厕所比咱卧室还大呢。”

否定上门服务后,他把线上用户导流至线下。2015年4月,洪决定做款App,主打预约功能,用户可预定门店及服务时间。“这等于多了一个宣传渠道。过去一个店可能每天100单,通过互联网至少能多10单。”然而,花费30多万元的项目被半路叫停。洪发现,率先进入美业O2O领域的河狸家开始用高额补贴获取用户,巨额投入让他担忧。“互联网的人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但我们传统行业的人还是有蛮多顾虑。光做预约,低价补贴烧钱倒流,解决不了问题,一旦没钱烧,马上就死掉。”

洪原本希望凭借70多家线下实体获得谈判筹码,结果事与愿违。在与几家风投初步接触时,筹码并未发挥效果。“那时互联网就是风口上的猪,投资方不看重线下资源,认为互联网化的团队最重要。”而彼时,传统行业出身的他,尚未找到互联网团队,谈判告吹。不久,合作伙伴离他而去。“每个投资人都说要以互联网为主。”这让洪心里难受:“最终互联网一定会和线下结合,这不是互联网人想干就能干的事情。”项目的事情就此告一段落。接连失利后,洪重新思考发展模式。“虽然预约能增加收入,但管理及人员高流动性的核心问题无法解决。与互联网的结合远远不够,要再往前迈一步。”

搭建美业资讯平台

“想真正转型,就得解放手艺人。”与之前定位中低端不同,洪决定通过手艺人获取高端用户。“做低端保证不了品质,到后来很容易被灭掉,也无法吸引好的手艺人。同时低价导流模式最终拼不过成熟的大平台,最后只能成为炮灰。”洪决定通过与其他平台模式做差异化定位,以线下行业资源,形成模式壁垒。

基于此,逐渐熟悉互联网规则的洪希望搭建一个轻奢美业服务平台——V咖派,为用户提供前沿时尚资讯、名师名店推荐、攻略。美发店可通过V咖派微信公号申请入驻,V咖派再筛选手艺人。项目单价由通过审核的手艺人自主制定;用户登录平台,在获得美发资讯的同时,可挑选美发店及手艺人,在线支付后,即可上门消费。完成订单后,用户可进行评论。如果对服务不满意,还可申诉。如未发生纠纷,7天后消费额会自动转入店家账户。

2015年6月,模式想通,吃过亏的洪搭建了互联网+美业的专业团队。拥有10年以上服务端开发经验、6年主管级经验的姚瑶负责平台搭建与管理;曾任职新浪无线、新浪微博开放平台产品经理的吴鹏负责产品设计。曾任《中国化妆品》、《中国科学美容》等杂志主编的刘丽,专注包装手艺人,替他们“讲故事”。顶级手艺人也缺乏包装平台。“顶级手艺人不会只跟着一个明星,他们很多生意都是靠熟人口碑介绍的。”洪希望像包装明星一样,把顶尖手艺人推出去。

7月,洪获娱乐工场200万天使融资。“做高端,一定得跟娱乐圈结合。我把平台定位成泛娱乐产品。”力图打造娱乐文化全产业链模式的娱乐工场,看好时尚与娱乐的结合。

8月融资到位,洪开始搭建“V咖派”App。同时寻找并筛选美发店及其店内的手艺人。他根据3个标准筛选:1、美发店可以不大,但一定要舒适。2、手艺人从事美业至少8年。3、给明星做过美业服务,或者上过时尚杂志,有代表作。筹备近4个月的“V咖派”App预计本月底上线,目前已有40家美发店、近100位美发大咖入驻。同时几家美业国际品牌公司和时尚媒体也将和“V咖派”达成战略合作。未来,洪希望做成美业时尚资讯平台。“美业是个时尚行业,它有自己的潮流趋势,而每年流行什么还要看产品商。”

在对未来的描绘中,他希望把V咖派打造成一个把握时尚美业资讯平台的流量入口。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