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变数多乘客抱怨涨价 司机准备转行

猿团 | 2016-08-29 09:19:00

随着网约车新政满月,更完整的政策监管还很难在短期内令市场走向成熟。不少消费者抱怨价格上涨;一些司机弃平台转行;地方政府监管变味……新政落地过程中,必然经历挑战与阵痛。

消费者:价格上涨用户分流

网约车新政实施以来,有不少消费者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称,网约车平台不但补贴几近取消,且价格日益上涨。以昌平区北亚花园小区至天通苑北地铁站之间的约7公里路程为例,无动态调价、无优惠补贴的情况下,优步和滴滴出行的价格未出现大幅上涨,不过,优步在7月末前一般会给用户2-7元的补贴,新政之后则再没见发放。有调查显示,新政以来,北京网约车每公里价格上涨20%。

西二旗附近上班的王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成为其出行首选,在他看来,网约车取消优惠、补贴后的价格再无竞争力,同里程的网约车出行费用目前是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费用的2-3倍左右。

家住天通苑附近的魏先生则更青睐有固定站点且发车较准时的商务大巴出行,单程需9元,网约车则需30-40元。

司机:补贴减少纷纷“跳槽”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新政出台之后,网约车平台补贴逐渐减少,司机们不再打开网约车App接单,纷纷“跳槽”。

人民优步平台老司机、“80后”的李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刚开始人民优步大多给予司机2、3倍补贴,但新政之前,人民优步的满单奖已经提高至22单才能获得100元奖励,而新政之后,满单奖甚至变为满22单奖励60元,同时,早晚高峰时段的补贴从原来的1.6-2倍车费变为早7-9点1.4-1.6倍车费奖励。“这样的补贴方式加上平台扣除约20%的扣点费后,司机根本不赚钱”,他说。

常年在地铁亦庄线同济南路地铁站口“趴活”的司机钱先生透露,“身边有不少跑网约车的朋友现在都回来拉‘黑活’了,现在平台补贴太少”。据了解,这些司机拉一天“黑活”几乎要工作15-16个小时左右,而要想拉满人民优步的22单以获得满单奖,几乎工作同样多的时间。

不断流失的司机资源或许引起了网约车平台的警觉。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滴滴出行日前宣布实行司机和乘客分开计价,调整后,司机的收入高于以前。

企业:开始整合谋求变现

新政出炉数日后,滴滴出行宣布收购优步中国,上演从“冤家变亲家”的戏码,背后的关键是逐利的资本。上海青葵投资合伙人蔡景钟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政出台一定程度上会刺激资本退出的步伐,由于国内主板上市有盈利要求,而网络约车短时期内很难盈利,新三板和海外成为上市的两个途径。新政之后,格局已定,资本推动大平台间的合并整合成为趋势。此外,网约车新政放权地方政府后,私家车挂靠、网约车数量、运价机制等问题仍可能面临严格管控,合二为一能避免持续烧钱竞争。

日前有消息称,易到与某知名券商签订协议,准备明年挂牌新三板,拟融资40亿元并择机通过IPO或借壳登陆A股市场。不过,易到方面对此不予回应。

地方政府:监管变味仍存变数

网约车新政放权地方政府,政策落地存在变数。兰州、济南等地相继对网约车实施细则向公众征询意见,从已披露的细则来看,上述两地对待网约车更像管理传统出租车的方式,并引发舆论热潮。据了解,兰州市将严控网约车发展规模,在准入端管控投放数量,据估算,网约车的数量空间仅为3000辆左右。济南的实施细则征求意见方案则显示,网约车或被限定在B级车以上,而且要喷上专有标识。

对此,滴滴出行方面曾表示,限制网约车数量、要求车型和价格必须高于出租车、由政府定价等,属于沿袭出租车行业数量、价格管制的思路,与以市场为主导、以人民群众利益为出发点的政策精神不符。另有业内专家分析认为,上述管理方式让网约车成为通过移动互联网预约的出租车,忽略了国家层面对分享经济特点的认可。一位不愿具名的网约车平台高管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北京或上海等特大城市缓解交通拥堵的主要途径仍为公共交通,网约车应作为中高端人群的出行选择之一。网约车管理应是价格更高、服务更好、标准化程度更高并拥有相对严格的管控机制。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