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闲时间开的“打零工”也能成为“经济”

猿团 | 2016-08-29 11:49:03

你很可能已经获得一项“人生成就”:用打车软件。你出门打开滴滴或者Uber,看到周围附近有不少车等着接单,没过一会,有个汽车停在你身边,里面的司机可能长期在这一带接单,也有可能是上下班的时候赚点外快。时下Uber正在被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使用,滴滴打车在国内也是出行的一个重要选择,所以媒体上都在谈论所谓“共享经济”的兴起。对你来说,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可能太高大上,但滴滴或者Uber司机的职业性质很简单就能概括:他们是在“打零工”。

Uber司机


“打零工”这种表达方式听起来可能不太高端。几年前的人们谈到零工时,很有可能是指大桥底下等着揽活的农民工,或者是扮成各种人偶在街上发传单的兼职学生。笔者求学期间就曾经在某个翻译平台注册过,为需要的人翻译各种文字,赚到一点积分换钱或者礼品,听起来很苦。但自从Uber这类平台出现之后,现在世界上做零工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很多有闲又想赚更多钱的人在手机上就能找到活干。零工跟App、在线平台这类词挂上钩以后似乎变得没那么苦逼,甚至有不少人将零工提升到了“经济”的高度,也就是所谓“零工经济”。

零工是怎么成为一种“经济”的?

零工经济(gig economy)是在美国兴起的概念,“gig”的原意是指临时工作,在美国语境中,“gig”不能算作正式工作,帮人搬东西、开车接送人、甚至歌手艺人跑场子都能算作“gig”。至于gig被加上“economy”(经济),是2009年美国网站The Daily Beast一个记者提出的。那时候Uber刚刚成立,没有自己的手机应用,但那个记者已经注意到她周围没有一个人在做正式的全职工作。进一步的调查结果显示,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做自由职业或者同时打两份工,于是那个记者在文章里宣布,美国正在进入“零工经济”时代。

等到Uber在2010年推出自己的打车软件以后,Uber司机账号注册数不断上升,其中有不少司机是在业余时间开车赚钱,同时不少在线零工平台——比如TaskRabbit——也开始被人注意。“零工经济”和共享经济一样被越来越多的人提及,甚至包括今年参加美国总统大选的希拉里。

TaskRabbit界面

TaskRabbit界面

梳理“零工经济”概念兴起的过程,我们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做零工跟软件的发展是分不开的。因为现在的软件能代替人类的一部分工作,使一般的企业员工有了更多可支配的时间,用多余时间赚点钱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比如说你是一个程序员,有一天出现了更先进的自动编程系统代替你的一部分工作,你有了无所事事的时间。这时候有个网络平台出现,让你用多余的时间开专车或者做翻译,你很可能不会放过赚钱的机会。科技继续发展,有剩余时间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其中就有很多人去做零工。

但科技的影响远不止于此: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盛,可以随时提供零工服务的平台级手机应用出现,你可以用手机在任何一个地点找到可以搭乘的车,不用去路口拦出租;车主在路上也能用手机找到顺路的乘客,而不用为了拉客在街上到处转。这种服务方式减少了双方浪费的时间,效率大大提高,当然发生服务的频次也提高,对于提供服务的零工来说,他们可以在同等时间内比不用移动平台的人接到更多的活,收入当然提高。

参与零工服务的人增加,做零工的人收入大大提高,创造的价值更高,终于让零工成为了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经济现象。很多专家预测零工经济有广阔未来。根据麦肯锡咨询公司的研究显示:到2025年,像Uber一样的“在线人才平台”有望贡献全球GDP的2%,还能创造7200万份工作机会。这样看来,零工被称为一种经济,并不是夸张。

为什么工人和雇主都选择零工?

一部分做零工的人只是不喜欢朝九晚五的工作,想要更多可支配的时间,这种人没有将一份工作做到底的传统观念,可能几年之内会换好几份工作。对于这些人来说,零工经济可以让他们能够自由选择工作内容和时间,达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比如前段时间有报道说,上海有年轻人辞掉正式工作,专门开专车,不仅时间自由支配,生活质量还不会降低。

Uber司机


但对于一部分人来说,零工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低收入岗位减少,美国低收入者的失业率甚至能达到21%,于是很多低收入者选择打零工补贴家用。也正是因为这些人打零工,所以他们的生活没有像1931年大萧条时期那么惨淡,有人甚至惊呼:零工经济拯救了美国工人。

而对于雇主来说,零工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美国的零工有一个正式名称叫“独立工人”(independent worker),跟一般雇员不一样的是,这种独立工人没有社会福利保障,公司由此减少很大一笔开支。同时,如果一个公司有某个项目在内部找不到合适的人,在公司外面广阔的人才库里找一个合适的零工是更好的选择。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