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打动盛希泰 平台上线2月用户达4万

铅笔道 | 2015-12-08 10:11:31

镜头落在张驰的左耳后,“ti”两个字母纹身格外醒目。不久前,在一个搏击训练场内,他与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盛希泰共同录制了一期创业节目。

“泰哥,我也给你做个纹个身吧。”

“我这个年纪,露个纹身,会让很多人紧张。”

“那就纹后肩吧!”“还不够私密。”

“那只能纹屁股了!”

“纹身真是被一部《古惑仔》毁掉的行业。”一番调侃之后,张与盛来了场实战搏击。而这,是他10多年来第一次参与剧烈运动。

张驰是一个纹身手艺人,手是他的命根子。“我平时拒绝任何剧烈运动。受了伤,就是丢了饭碗。”18岁入行,24岁拿下了全国纹身大赛冠军,25岁通过纹身教学获得第一桶金,12年行业沉浮,而立之年张驰感叹,“赚钱太早。30岁才活明白了一个道理,坚持做一件真正喜欢的事。”

他所坚持的仍是从事多年的纹身行业。当过学徒,曾赚得盆满钵满,开了四家店,服务过不少明星、上流人士……张驰发现,纹身行业存在诸多问题:不少像他一样的知名技师沦为赚钱机器,行业报价混乱,技师无法享受医保社保等福利,行业内没有正规培训途径,过去人们戴上“有色眼镜”看待纹身……

为改变现状,2014年8月,张驰创立了互联网品牌——ti,并寻找资本注入。半年融资碰壁,直到张遇到盛希泰。今年3月,他获得洪泰基金的200万天使投资,此外,张还获得一些个人投资,包括盛希泰、黄斯沉等(具体金额,铅笔道尊重创始人意见保密)。“你是十年磨一剑,三年磨一剑都很少有人做到。为实现目的,能想尽一切办法,这就是狼性。”盛曾评价。张驰要做的事情,说起来也简单,他希望行业能形成一套服务标准。“没那么高尚,也没多么边缘。纹身跟美甲美发一样,是让你变得更好看、更酷的一件事。”由此,5月以来,张展开了一系列大动作:搭建网上纹身平台,直播技师制图;制定公开透明的纹身定价标准;开展线下体验活动等。上线2个月,他的“ti全球纹身平台”注册用户数量约4万,每日活跃用户最高为8000人。接下来,张驰希望能通过O2O的方式,解放手艺人。“用户可在线预定技师,ti提供线下操作场所(合作的医疗整形机构或自建体验店),技师接单后进店服务即可。”专业的手艺人,张驰会自己亲自来培养,他计划在2016年培养100~200个一线美术院校专业生,并在培训后签约为ti技师。

“靠手艺赚钱,是最踏实的一种赚钱方式。资本市场的经济泡沫可能瓦解,但手艺人一辈子都不会饿肚子。”虽有资本助力,但张驰坦言。“我并没有玩太多互联网+的东西,还是忠于行业来做适合行业的事。”

注:张弛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25岁成了纹身业富人

自小学习美术,专业课成绩足以保送大学;不出意外,张驰现在应该是个美术老师或者插画师……

可是,意外又是他人生中的“家常便饭”。“我从来不是个‘好孩子’。”张驰抬起刻满名字的手指,利落地抖了抖烟灰。12年前,一次意外,让他接触到了纹身,此后10几年在此行业沉浮。

“被路边推销的人忽悠,进了纹身店。”张打开回忆,却是一段心酸的过往,“那时姥姥刚去世,我5岁丧父,妈妈一人打好几份工。从小被姥姥带大,就想趁机找个方式纪念她。”张后背纪念姥姥的一行字至今仍在。但800元的收费,惊得张驰张大了嘴巴,“相当那时一月的生活费。”这让张驰的商业灵感第一次被激发。他观察到,后面排队的年轻人有3~4个。“一个就800,一天赚几千没问题。”他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我有美术功底,纹身这行又在国内刚兴起。”幻想着美好前程,张驰成了这家店的学徒。几年埋头练习,张驰技艺逐渐娴熟。2009年,年仅24岁的他拿下了全国纹身大赛冠军。此后,张在行业名气渐起,客单价高了,一些名人、社会上流成了他的客人。

张驰的商业眼光得以放大。2010年,通过与美容美发学校联合办学,低价学费加上售卖设备,他赚得第一桶金。“很多地方连纹身店都没有,基本藏在服装店、理发店内。”张无奈地说,“除了交几千块当学徒,没渠道学纹身。”“800块的学费,90%的学生都报名了。”张回忆说,“其实做了件挺傻的事儿。1个月他们学会制作简单小图案,能出去赚钱了,但对行业没啥帮助。”张说,“那时只有2、3线城市学历低的年轻人才来学,基本没啥美术基础。”腰包越来越鼓,张驰心里却不舒服起来。“最贵的单子能到20多万,感觉自己不是纹身师,像个赚钱的机器。”他长叹一口气,“基本是上个人刚抬屁股走人,换副手套、设备,接着下一个。”“创作的快乐没有了。”在一位刚入行半年的小伙刺激下,张驰让自己慢下来,搞创作。“就像刚入行那一年,一个月只接一单,踏踏实实做好一个纹身。”之后,张成立了自己的品牌——驰纹身。

被《古惑仔》毁掉的行业

至2013年,张驰已有四家店,分布在西单、王府井、护国寺、动物园这些黄金地段。经营下来,张倍感吃力,他发现行业存在诸多问题:

一、线下店难以管理,无法形成品牌。“因为报价是不透明的,店里流水经常出问题,有的纹身师会从中多要价,或者干脆接私活。”张说,全国有近8000多家纹身店,多是小作坊模式,没有一个大型连锁品牌,因为没法管理。

二、纹身技师享受不到社会保障。“通常技师没有正规的劳务合同,无医保社保,办张信用卡都很困难。”张说,社会对技师也缺乏相应的尊重,你跟父母说去学纹身,他可能会极力反对,“去学这个,我打死你。”这种事太多了。

三、无正规纹身培训机构。张的办学经历早已验证,“社会上还没纹身培训的概念,只能配合着已有的美容、美发一起培训。”他摇摇头:“会独立设计的纹身师只占5%,这个比例几年来没变过,行业需要的是这样的人。”

四、消费者对纹身的偏见和恐惧。“第一次纹了花臂,觉得可美了。天天露着,结果坐地铁,都没人敢挨着。”张苦笑道:“以前夏天我都穿长袖,你说我也不是什么坏蛋,总是有人觉得你不是好人。”他打趣道:“真是被《古惑仔》害的,一部电影毁了一个行业。”

“没那么高尚,也没多么边缘。纹身跟美甲美发一样,是让你变得更好看、更酷的一件事。”张驰重新点燃一支烟,笑着说:“其实很多年轻人都想过纹身,无非是担心不安全或者怕疼,还有找不到正规的机构。”

如何改变?张驰觉得可以从自己开始,做个范本。2013年年底,他关了所有分店,保留一家总店,仅留下了10几个信得过且经验丰富的技师,为他们提供应有的社会保障。张决定对症开药,几条腿同时走路。社会有偏见,他就传播纹身文化,摘掉人们的“有色眼镜”。“定期会组织一些纹身主题派对。”客人有恐惧,他把总店的操作标准化,统一采用进口颜料、军事级别的消毒标准;行业价格不透明,他制定出行业第一套定价规则。但一己之力终究有限。一位特殊的客人带给张驰灵感,“或许能通过资本的力量,整合行业已有资源,深度挖掘增量市场,多渠道推动行业快速发展,为国内消费者提供最优质安全的纹身服务。”此人是黄斯沉专程从美国回来找张驰做纹身,他认为纹身是一辈子的事,可不能马虎。二人相谈甚欢,“他是第一个肯定我的人,也是第一个给予我重塑行业信心的人。”通过黄斯沉张驰了解到,在美国,纹身行业早已规范化,也有一些大品牌,甚至有类似“纹身秀”的综艺节目LA INK。“国内未来3-5年也会这样。”2014年10月,张驰创立了互联网品牌:ti,同时寻找资本注入。

融资半年遇到盛希泰

“找投资首先不是为了钱,希望这个产品能被认可,赋予价值。推动行业需要更多的人一起参与,不能自嗨。”张驰曾站在位于双井新办公室20层的顶楼阳台上展望,“能看到银泰、国贸,希望有一天ti的标志可以出现在那里。”

现实无情泼了张驰一身冷水,持续半年之久。“开店外,一有时间就穿上西装出去路演,见投资人。跟他们聊纹身是今后的潮流,未来十年国内肯定能引爆… …”无人为他的情怀买单,“很多投资人没接触过纹身产业,要么说这不是个产业,要么说这东西能做大么,或者就是看不懂。”年底,遇到洪泰基金盛希泰,张驰才守得云开。“我就说这个行业已做了12年,他不投我也要接着做。赶上了一个行业时代的到来,如同马云赶上了互联网的头班车,我,充满着机会。”张驰淡淡一笑:“我有很多机会去赚别的钱,30岁了,活明白了一个道理,坚持做一件真正喜欢的事。”张的“一根筋”打动了盛希泰,盛曾投资过中国原创搏击品牌“昆仑决”。“昆仑决改变了很多退役拳击手的命运,如果ti能改变纹身行业,纹身技师的命运也会被改写。”盛说。由此,张驰获得洪泰基金的200万天使投资,此外,张还获得一些个人投资,包括盛希泰、黄思沉等。(具体金额,铅笔道尊重创始人意见保密)

未来三年四步战略

3月签订协议。等待资金到账期间,张驰在想:“钱要怎么花?”一个多月,他走访了全国多个城市的纹身店,琢磨出未来三年的四步战略。5月,资金、人员齐备,张驰驶足马力开干。

战略一,搭建线上综合平台——“ti纹身平台”,其功能如下:

1、纹身师可分享作图过程。“既是技师个人推广的方式,又能让其他人学习、交流。”

2、为消费者提供纹身图库,目前已有图片近40万张。“找了个团队翻墙下载国外最近的图片,然后我一张张去水印、分类。”

3、社交功能,类似于社区和论坛,平台或用 户提供话题,用户间产生讨论、互动。

4、提供免费教学课程,张驰已亲自录制100多期。“就像魔术师表演拆穿魔术一样,还挺得罪行内人的。”

5、线上预约技师。张驰设想,通过与其他线下纹身店技师合作,用户可在线预定技师,并到距离自己最近的ti合作机构进行纹身。

“未来在每个一线城市,ti将有近百家线下合作机构,如医疗整形机构、自建旗舰体验店等。”张说,“到时技师不用自己开店,甚至工具都不用带,经过ti平台的考核培训后,就能到最近的合作机构接单干活了。”

9月网站上线,2个月已积累4万用户,每日活跃用户最高达8000人。“人人网、陌陌、豆瓣等都有纹身小组,我们扔个炸弹过去,用户自然就来了。”过程仍有波折,张驰曾几次被技术问题所困。首先,分享观看人数远超张驰预期,因服务器容量有限,服务器拥挤甚至宕机时有发生,张不得不选择限制观看人数;近期因技术团队原因,张驰正加班加点调整产品,“预约功能还在搭建中。”

战略二,纹身价格明码标价。原有纹身定价标准为两种,一是按时长,二是按面积和复杂程度。“按时间,顾客可能会怀疑技师故意拖延时间;按复杂程度,无法量化,随口叫价难以避免。”张开玩笑说:“经常有人揣着几万块来找我纹身,不知道够不够。”综合考量,张驰的定价标准为,统一按照刺青面积定价,40元/平方厘米。“这是找精算师算过的,除去技师提成和硬件成本,ti抹去了所有黑利润。一下降低了纹身的体验门槛。”张说。

战略三,投入2000万输出纹身文化内容。“ti作为纹身行业IP,不光是ti纹身,还能为其他品牌一起做纹身文化输出。”今年8月,ti举办的上海世博会纹身体验活动,2天吸引了2万人参与。

2016年,ti将举办10场纹身文化节。“活动投资方给予两千万的资金支持,线下体验会在全国的大悦城铺开。”此外,ti还将与国际一线品牌,合作生产“纹身文化衍生品”等。

战略四,培训专业技师。“明年ti面向所有美术院校毕业生招生,有各项的福利补贴政策。行业要从根上扶正,再培养1个月就出师的,行业就要坏掉了。”ti计划培养100-200个美术院校专业生,并在培训后签约为ti技师。“如今手下几个学生均是来自8大美院。”张的最终目标是实现行业标准化服务,通过ti彻底释放纹身行业增量市场。在前三大战略实现的基础上,完成从预约、咨询、制作、维护到回访的标准化操作流程。“原来的纹身店是没有服务的,用户进店前也怕得不得了。”在张驰的设想中,用户纹身应与美发、美甲一样容易实现。现在国内纹身行业年产值100亿+,平均单价2500元。市场规模并不够大,但纹身产业的增量市场才是ti看重的方向,“千亿的增量市场等待我们去冲击,消费者不是不愿消费,而是无处消费,ti的纹身产业链一旦形成,5年内将使行业总产值提高5倍。”

如今,张驰还走在实现战略的路上。“都做了12年了,我不算是个创业者。唯一的突破,就是把一个陌生行业与资本结合。”他笑称:“我并没有玩太多‘互联网+’的东西,还是忠于行业来做该做的事。”

临近采访结束,张驰燃起最后一支烟。“五年后,如果咱们还能坐在这儿聊天,我敢保证80后、90后、00后纹身的比例从现在的3%达到20%。”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