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rdEye创始人自述:如何“一毛不拔”发布产品

猿团 | 2015-12-10 11:49:17

创见干货: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学生拉雅·巴戈利亚(Rajat Bhageria)是“第三只眼”(ThirdEye)公司的创始人兼CEO。在本文中,拉雅详细地叙述了自己如何以“一毛不拔”的方式发布产品及创立公司。相信拉雅的方法可以给各位创业践行者以及有心创业的人员带来不少启发。

我们在一个“黑客马拉松”(hackathon)周末搭建了“第三只眼”(ThirdEye)的第一款原型之后,便开始在“美国盲人联合会”(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Blind)的帮助下对产品原型进行测试。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是使产品变得更加商业化。

学习如何运营一家企业

作为一帮缺少“现实商业经验”的学生,对于应该如何将产品推向市场的问题我们一概不知。因此,在接下来的数周时间内,我们通过校友通信录与少数成功的企业家进行了接触。不论对方是企业创始人、医疗从业者、CEO、朋友还是联系人,我们都乐意与其进行接触并寻求他们的建议。幸运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愿意和我们进行简短的会话。毕竟,谁不愿意对自己的经验加以谈论呢?

在其他时候,我会直接向各位校友寻求投资。

“我的团队正在打造一款名为‘第三只眼’的产品,它可以帮助视力障碍者识别他们所看到的事物。我来为你展示一下吧。”

随后我会戴上眼镜,并向其发起指令:“好了 Glass,告诉我这是什么。”数秒钟后眼镜的电脑语音会告知用户眼前是一台白色的iPhone 5s。

“这款产品看起来非常酷炫,价格应该很贵吧?”不少人会在心里抱有这种想法。

“我们目前正在寻求保险公司为用户承担这款眼镜的初始成本,以后用户仅需按月缴纳费用即可。”

每当事件进展到这个地步的时候,他们会不断地对我们的产品、商业模式、营销策略以及分销计划进行多角度的抨击,而这正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反馈。我的工作是对这些反馈进行分析,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然后和团队一起对产品进行改进。

直接向成功创办企业的校友寻求建议可以使我们省去传统学习路径的时间及成本。此外,通过这种方式我可以直接与世界上许多成功的企业家直接打交道,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收获。

将理论应用到实践当中

身为大学生的我们拥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我们无需为资金的筹集而费尽苦心。首先产品是我们自己一手一脚所打造的,产品的使用成本几乎为零。其次,我们无需为自己支付工资,作为学生的我们暂时无需为衣食住行忧心。从上述两点可知,我们的机会成本接近于零,大学无疑是成立企业的最佳时机。

 

从此我过上了规律性极强的生活:每天早上8点起床上课,课程结束后和其他班级开展电话会议。此外,我还会参加比赛以求赢取一些奖项。学校方面的事情忙完后我们会寻求人们对产品的建议。完成了当天的作业以后我会和有经验的企业家共进晚餐,晚餐结束后通常是参加学校或者初创企业的项目。接下来便是运动时间,运动结束后我会阅读一些商业书籍,直到凌晨3点才上床睡觉。

这段日子根本就不像是在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吸收了各种各样的知识:如何与人沟通、如何与人共事、如何影响他人、会计和财务知识、如何成为一位更厉害的软件开发人员、与企业相关的法律条文、如何面对媒体、如何撰写商业计划、如何与客户沟通、如何对竞争对手发起研究、如何接触投资者、如何开展营销工作、如何对企业进行分析以及如何开展公共演讲等等。和工作相比,这段日子给我们提供的更像是一个机会。

公众眼中的“失败”只会更加激励我们

在2015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尚处于开发阶段。随后Google公司突然宣布关停Glass项目,这无疑是当头一棒,当时每一个人都认为我们的“第三只眼”产品要完蛋了。

实际上,GoogleGlass的延期恰恰为我们提供了一大良机。我们知道Google将在下一年开发一款全新的公众版Google Glass。由于每个人都认定我们已经“失败了”,我们无需分心应对外界所施加的发布压力。我们决定在下半年中减少对GoogleGlass的依赖,逐渐将重心放在我们为iOS和Android平台开发的应用上面。

这种方式不仅允许用户在自己的手机上免费下载应用进行使用,我们的分销及营销工作也会变得容易得多。

如何搭建自己并不熟悉的产品

那么,你应该如何在iOS及Android平台上开发应用呢?在创建公司之前,团队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拥有开发软件的相关经验,但我们还未曾开发过一款应用,跟遑论将其推送给数以千计的用户每天使用。

尽管如此,和雇佣他人代为开发的方式相比,我们还是更倾向于自行学习与应用开发相关的知识。毕竟不论「第三只眼」最终能否取得成功,我们所掌握的技能在将来都会使我们获益匪浅。

因此,当我和几位新的团队成员着手处理和商业相关的事宜的时候,两位共同创始人——本·桑德勒(Ben Sandler)和乔·卡帕丹拿(Joe Cappadona)则在开发应用的同时自主学习堆栈溢出(StackOverflow)等相关知识。

“尽管计算机理论在使用的时候普遍比较简单,但我们很快便发现了为Google Glass编程时非常容易实现的功能(例如拍照并将照片储存在设备上面)在iOS上面操作起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由于我的编程并不奏效,我不得不因此而抛弃了好几个版本的应用,而我并不清楚错误出在哪里。最终我在自己所设定的限期过去好几个月后才开发出了一个可以正常使用的原型。”乔说道。

刚开始大家都手忙脚乱,由于我们一致认为应该尽可能快地向市场推出更新的迭代产品,我们的开发工作一次又一次地超时。更令人抓狂的是,我们同时还需要兼顾学校的功课。

最难的部分莫过于在移动设备上创造出一种直观的操作体验。我们的目标用户是视力有障碍的人群,他们并非完全失明——这些用户的视力足以看到眼前事物的轮廓,因此他们完全可以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眼前的事物。针对这类人群,你应该如何设计应用的交互界面呢?

我们并没有考虑聘请摄像团队、产品设计师以及网页设计师,我们决定自行学习基础的设计知识。我们首先对Photoshop进行了研究并设计了产品的图标及用户界面,在学习网页开发的前端及后端技术时我们完成了网页的开发工作,在学习“Final Cut Pro”的过程中我们为产品制作了一段视频。这些技能的学习会让你受益匪浅,因此为什么要花钱雇佣别人而不考虑自主学习呢?

在对两个平台的成品进行了实地测试之后,我们确信自己做出了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

产品发布过程中的其他事宜

我们的目标是善用好每一分学费。例如,与其耗费数千美元以进行额外的结构化医学检测(更别说其中所附带的时间和压力),我们会直接前往学校的眼科医院并在等候大厅静候,每次看到一位有视力障碍的病人,我们都会有礼貌地迎上去,并向其询问几个问题。通过这种方式,传统意义上难以执行的用户访谈变成了一次免费且有趣的体验。

同样,我们并没有聘请专门的律师来处理法律事宜,而是说服了一位法学教授将我们纳入法学院的“企业法律诊断中心”(Legal Entrepreneurship Clinic)当中。在这个诊断中心中,大三的法学系学生会免费帮我们完成所有法律文书,我们的报酬是为他们提供为初创企业工作的实际体验。在基本的法律文书齐备之后,每当遇到法律问题,我们都会直接向教授求助(当然有时我们也会前往费城的律师事务所寻求免费的法律援助)。能善用好这些资源的话,你又何须承担500美元/小时的律师费用去寻求法律支撑呢?

营销和广告方面的工作又应该如何操作呢?我们还是延续了“一毛不拔”的作风。我们会对每一位从事媒体工作的校友发送陌生邮件,告知他们我们是一群学生,目前正在开发一款用于帮助视力障碍人士的产品,并向他们寻求建议。通常在我们不要求报道的情况下,他们都会主动询问是否可以为我们撰写一篇报道。通过这个途径,我们成功接触到了数千位智力障碍人士的朋友及家人。

在整个过程中,我们未曾花费一分钱资金,我们所花费的仅仅是时间。在以时间作为代价的情况下,我们学到了足以受用终生的技能。请记住:在成立公司的时候,资金并不是一个必然条件。只要你足够用心,你会发现事情总有免费的解决方式。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