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艺术品与互联网金融,融资千万,平台上线10月交易额9200万

铅笔道 | 2015-12-14 11:58:18

“行业尚未出现这样一个撮合平台:一端连接拥有艺术品却没有抵押变现渠道的客户,为其提供融资服务。另一端连接有闲置资金的投资者,为其提供理财服务。”

瞄准市场空白,2015年2月,孙星辰成立艺术品互联网金融平台“玺喜网”。抵押者可登录“玺喜网”,提交艺术品基本信息。平台鉴定完毕后,艺术品可上线筹款,募集完毕后资金在T+1(登记日的次日)天到达抵押者账户。投资者可购买质押艺术品债权,并收取固定收益。

“玺喜网”通过5项风控体系确保安全。艺术品由一线文物专家断代(判断时代)、估值;保险公司为艺术品担保;“玺喜网”与文物商店及拍卖行签订无条件回购协议;建立博物馆级别文物保险库;实行风险保证金制度。

2015年11月,“玺喜网”获中沃投资1000万元天使融资。目前,该项目正拓展艺术品租赁、艺术品展馆语音导流服务。孙计划用3年时间,将业务覆盖北上广深等16个重点城市,并基于艺术品互联网金融,推出多元化产品。

注: 孙星辰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她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互联网艺术品金融平台

2014年底,24岁的孙星辰(“玺喜网”创始人)赚到数百万元——作为华东区销售总监,她为上海方付通公司带来近7000万销售额。

正是那一年的6月,孙的老公朱杰豪(联合创始人)辞去月收入3000多元的国泰基金国际业务部职务。“公司在环球金融中心,一天停车费就80元。”孙说。

当时,互联网金融正火。人人贷的3个创始人在2014年《财富》(中文版)“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单中排名第四。

夫妻俩开始试水互联网金融。孙手中有一些互联网行业资源。“比如也买酒创始人刘君,他说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普惠金融,要让普通人也买得起。我就把起投点从10000元降到了200元。”

然而,孙的父亲给她浇了盆冷水。“互联网金融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没有资源谁给你背书?”孙的父亲从事收藏行业30余年。他建议女儿在此处发力:“能不能和艺术品结合?”

醍醐灌顶,孙分析“互联网金融+艺术品”的可行性。“艺术品投资可以保值、增值,但流动性低,变现能力弱,销售周期长、渠道有限,藏品有价无市。变现多靠拍卖、典当,但拍卖会在春秋两季,周期长;典当行估值低且每月3分利。”她总结道:“竞争对手太传统。”

同时,国内艺术品市场庞大。孙发现,过去7年国内艺术品拍卖成交额年复合增长率为21.9%,约占全球艺术品市场份额的24%。

她决定做个艺术品互联网金融平台。“行业尚未出现这样一个撮合平台:一端连接拥有艺术品却没有抵押变现渠道的客户,为其提供融资服务。另一端连接有闲置资金的投资者,为其提供理财服务。”

5项风控体系

互联网金融核心在风控。2014年10月,孙针对“艺术品”标的逐步构建5项风控体系。

1、艺术品由市场一线文物专家断代、估值。与一般互联网金融公司着重审核借款人资产不同,艺术品金融平台重在艺术品的断代、估值。这对鉴定团队要求颇高。

在父亲帮助下,孙建立起一支专家团队,比如南通文物商店总经理、南通市公安局文物司法鉴定小组组长罗劲松,原景德镇文物商店经理、现景德镇陶瓷民俗博物馆馆长雷瑞春,还有南京博物院研究员等国内文物专家。此外,“玺喜网”现只做明清及以前的艺术品。“它们基本不存在贬值可能。”

2、保险公司为艺术品担保。“我们和中国平安、太平保险等4家保险公司签订全额保险,如果文物发生意外或者贬值,保险公司会按照约定金额赔付。”保险合同签订前,保险公司会对文物进行再次鉴定。“这相当于双重保险”。

3、“玺喜网”与文物商店及拍卖行签订无条件回购协议。质押物鉴定完毕后,平台按照估值的一半放款。若抵押人到期违约,“玺喜网”有权回收质押物,但这会给资金链带来压力。而违约物的收购价远低于文物商店及拍卖行的收货成本。

“他们就找到我,提出抵押人一旦违约,他们就可以优先购买。这让违约物迅速变现,快速偿还投资者的本息。”2015年5月,“玺喜网”同南通文物商店、成都金沙拍卖行签订无条件回购协议。

4、建立博物馆级别文物保险库。为存放质押物,孙在浦东建立800多平米展厅。“展厅是博物馆级别的安保措施,用的是防弹门、红外线探测,与公安局联网。”

同时,高额质押品入驻观复宝库。“观复宝库”是收藏家马未都建立的私人保管库,符合银行金库安全及博物馆专业库房双重标准。2015年11月,其同马未都达成协议,第一批高额质押物预计在12月底正式入驻“观复宝库”。

5、实行风险保证金制度。平台按照每件质押物交易额的5%留存保证金。当投资项目发生逾期时,“玺喜网”会从风险保证金账户中取出资金为投资人垫付本息。

转攻线下

风控体系搭建完成,找项目成了头等大事。孙做销售时认识一些互联网大佬,但他们此时并不缺钱。百感交集之际,孙的父亲站了出来,他给一些朋友打电话“推销”。“有的房地产商以前买了些字画、瓷器,现在生意不好做,贷款难。我爸说要不来我女儿的艺术品金融平台。”在父亲的帮助下,孙成功收获5个项目,融资金融共计150万元。

2015年2月底,“玺喜网”正式上线。抵押者可登录平台,提交艺术品基本信息,并携艺术品来沪鉴定。交易达成后,艺术品上线筹款,资金在T+1天到达抵押者账户。投资者可购买质押艺术品的债权,并收取固定收益,起投点为200元,借款期1年以内,利率10%左右。

上线当日,孙开了场发布会,邀请了上海商报、经济网等多家媒体。“本希望靠媒体报道给平台拉流量,结果根本没人在网上买,都不相信你。”

线上销售不景气,孙转攻线下。“先做线下,这样投资者可以到我们的展厅去看,如果懂行也可以鉴定,他们会更放心。先做线上的话,不是大公司没人信任你, P2P跑路得太多了。”

两周的募集期不允许孙临时搭建销售团队,她只得找朋友购买。第1批项目募资结束,孙开始招募销售员。几天后,2位海归毕业生找上门。毫无销售经验的2人首月成交量超过20万。“一开始没想到找海归,结果她们家庭条件不错,亲戚朋友消费能力也高,业绩容易做大。后来我们就在招聘帖上注明‘海归优先’。”

随后,孙通过媒体曝光提高公司知名度。“后来参加了几个创业比赛,慢慢行业内有人知道我,艺术类型的杂志也来找我。”为了提升公司形象,她把办公地点搬到了上海市淮海路,办公空间也由不足50平米扩展到400多平米。

公司逐渐走上正轨,找上门的抵押者越来越多。2015年10月,“玺喜网”成立古玩城商户联盟,近300家商户、20家机构入驻。“古玩城商户沉淀了很多艺术品,但资金流动性差,需要钱采购新商品。而且我们联合古玩城物业对商家信用进行评估。”

商户联盟建立后,孙做过统计,每月找上门的借款需求近1亿元。因无法匹配到足额资金,“玺喜网”将月交易额限定在1000万左右。截至12月2日,平台总成交量9200万,线上占比约10%,0坏账,0逾期。

1000万元天使融资

2015年7月,孙拿到上海市创业基金会30万元资助,“玺喜网”成为政府扶持项目。9月,在其举办的路演中,孙结识了中沃投资合伙人易理华。此时,项目月交易额不到1000万元,她担心投资人对此质疑。“结果,他说我不看重数据,只看重市场需求,资金可以找机构对接。他还亲自跑了一圈古玩城,发现借款需求挺大。”

投资人建议用场景化的服务为“玺喜网”导流。“拍卖行、博物馆、展览馆、艺术展的讲解员很少,但访客又有这个需求。我们就给艺术品做个二维码,他们只要一扫就可以跳转到‘玺喜网’App,会有语音和文字介绍。”

孙跑去博物馆做了几十人的调查,发现用户转化率在5%~10%之间。现在,她正同相关机构对接。11月,玺喜网获得中沃投资1000万元天使轮投资。

扩大线上用户的同时,“玺喜网”尝试艺术品租赁。孙希望把展厅里的艺术品拿出来,租赁给大型公司(收取费用)。“如果质押人同意租赁,我可以免掉他10%的利息,因为租赁的价格远超过10%。”

“玺喜网”将于近期推出月玺宝、季玺宝、年玺宝等不同周期的线上理财产品,投资者无需选购,投资周期满后,将一次性返还本金和利息。

孙计划用3年的时间,将玺喜网覆盖北上广深等16个重点城市,并基于艺术品互联网金融,推出多元化产品。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