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中国回归:已不是百度/腾讯/小米对手

猿团 | 2015-12-14 17:09:12

 一张“谷歌强势回归”的宣传图之所以被那么多人转发、传播和相信,除了说明大家最近又该交智商税了以外,还说明对这家在过去5年里被迫远离我们的公司,我们多少还有那么一点期待,希望它和我们的关系能变得再更紧一点。

当然,它更说明Google真的是快“回来了”。笔者所知道的越来越确切的消息是:Google旗下的应用程序商店——Google Play已经做好了全面“本地化”的准备,成为6年以来Google在中国落地的第一项新业务。

过去的6年,Google在中国的搜索市场份额从30%以上急剧下滑到5%,但一家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无法访问其服务,永远“无法显示此网页”的公司,仍在这块被隔绝的土地占有5%的市场份额,难道还不能说明一些问题么?

对于那些仍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每天想方设法用各种科学上网的工具使用Google的服务的人们来说,Google不仅仅是一系列很酷的产品的集合,更是一种精神意义和价值观层面的寄托和象征。

71个月前,Google突然毫无征兆地宣布考虑停止在中国的业务,不再接受搜索引擎服务在中国的信息过滤;69个月前,Google宣布将服务中国大陆的全部业务的服务器迁移至香港,彻底规避信息审查。接着,越来越多的Google服务从连接困难到大部分时间无法连接,再到彻底失联;越来越多的Google应用从苹果服务器设置在中国内地的Apple Store,和绝大部分国内的Android程序商店中被移除……一直到今天。

我对这件事的感受至今复杂。5年零11个月前的那个早上,我曾在Google北京办公室的大楼门前留下过一束鲜花和一张卡片。但我不能释怀的是:那些生活在中国大陆,一直在使用Google服务的用户们,对Google来说算什么?

Google明知道当时的做法可能会让这些用户永远没法正常使用Google的服务,但它替这些用户想了什么,做了什么?这么做可能会获得一些世界范围的“道义支持”,但特殊对待中国当时已经存在的数千万用户,把他们从应该被正常服务的用户中排除出去,就符合道义么?

这些话我从来没公开说过。我仍然是一枚忠实的Google的用户——无论是我生活在美国还是中国的时候。我们公司的邮箱服务,至今仍然托管在Gmail上,所有同事每天都科学上网。Google回来了,这不是谁的一厢情愿。笔者略微知道的细节不能讲,但显然,对另一些促成Google“回来”的人来说,Google的业务再度落地中国,让他们“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论调可以成立了。

可“Google回来了”本身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因为“回来了”的那个Google,其实是另一个Google。6年前,离开的那个Google是一家搜索引擎公司,还提供一些在线文档、邮箱、云存储和地图等业务。

那时候,Android作为一个操作系统还没统治世界,Google刚刚移动起来,还是纯粹的“互联网”服务商,没有支付,没有无人驾驶,没有当日送达的快递购物,没有机器人和叫车服务。

现在,Google是一家无所不包的科技巨头,它提供搜索、移动应用商店、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支付、在线购物、在线叫车、移动导航……这还不包括它被剥离出去给母公司Alphabet的生命科学、宇宙空间和一系列业务。

6年前,Google在中国的业务局限几乎在搜索,对手是百度。直到有一天搜索不被过滤,信息终于更完整自由地流动,然后它立即消失了。

现在,Google在中国重新发布的第一项业务应该是Google Play——移动应用商店业务。面对过去5年不断混战,并最终被腾讯、百度、小米等数家公司寡头割据的Android应用分发市场,毫无疑问,Google Play能有更漂亮的设计、更干净的页面,还有更科学的广告与流量计算方式,它能打动那些国内最优秀的内容生产者、游戏开发者和工具开发者,能让那些喜欢过Google的人们重新回来,收获一些“高端”用户,再然后呢?

过去的6年,整个世界被移动化和比特化了,互联网的连接和数据的流动,统治了整个宇宙和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Google变得越来越强大、越复杂、越聪明,那个搜索和整合世界上的信息,让信息流动变得更自由的使命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Google能聪明地理解这个物理世界上每一个细节的运转,然后用自己的“智能”和数据去占有它们。

同样地,在这个过程中,因为Google的缺席——或者无论Google缺席与不缺席,腾讯、阿里巴巴、百度、360、小米和乐视们,也都走在这条让物理世界的每个细节都被数据掌控的道路上。他们走得没有Google远,但追赶的步伐一点也不慢。

Google“回来了”,但它没有整个回来。如果我们的支付、购物、交通出行、驾驶和虚拟影院等场景中没有Google,它就不能算是真的回来了。从这个意义上,Google没回来。

Google“回来了”,但那个“整合世界上所有信息,让信息更自由流动”的Google没有回来,“回来”的是Google的应用商店、移动广告和一部分数据业务,从这个意义上,回来的不是同一个Google。

Google“回来了”,但那个中国一部分互联网精英用户心目中道德和价值观化身的Google没有回来,有可能那个Google再也回不来了。

但谁敢说这一定是件好事或坏事呢?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