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摇滚的IT男创业10年把互联网挂号做上市了,智慧医院带来哪些变化

猿团 | 2015-12-21 15:32:13

导读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依赖于移动平台,衣食住行都可以用手机来进行消费,医疗行业也不列外。

12月15日,深圳的天气颇为寒凉,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萧条气息也早已南下入侵了这座被创业者视为掘金地的城市。不过,罗宁政心里却是满满的暖意。这一天,他创办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就医160登陆新三板,成为了移动医疗的第一股。

近年来,移动医疗行业竞争非常激烈。数据显示,国内目前移动医疗App已经达到2000多款。为什么从众多行业玩家中脱引而出,成为资本市场的“红人”的是就医160?

就医160从挂号切入移动医疗,目前在患者端、医生端和医院端都开发了产品,提供预约挂号、诊前、诊中、诊后环节的全流程服 务。患者就诊指引、预约挂号、手机取号、诊中支付、检查报告单查询、诊后点评、慢病管等需求都可以在就医160平台上得到满足。

此外,除了拥有一个兼具软件和互联网基因的团队,就医160还在线下建立了数量庞大的医院资源作为自身的竞争壁垒。如今,就医160已经将业务拓展到了全国200多个城市,服务医院6000家,日均挂号人数接近15万。不过,不同于很多身处资本风口浪尖的年轻互联网公司,就医160上市的背后,是其10年的艰难摸索和资源积累,和一个集摇滚青年和IT男于一身的创始人。

摇滚青年

说起来,罗宁政算是中国第一代中国互联网人了。1992年,罗宁政考入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不过,他对大学印象最深刻的却是摇滚。

1992年10月,罗宁政刚刚入学一个月后,唐朝乐队出版首张专辑《梦回唐朝》,首发10万张被抢购一空,黑豹乐队首张专辑在内地发行。接下来 的几年,中国大陆的摇滚乐发展到了高潮,魔岩三杰横空出世,摇滚青年们近乎疯狂地热爱着这种表演灵活大胆、节奏富有激情的音乐。

  

魔岩三杰(窦唯,张楚,何勇)

天性热血的罗宁政也加入了这股汹涌袭来的摇滚风潮。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听的第一盒磁带就是轮回乐队的成名作:烽火扬州路。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罗宁政把零用钱都拿去买摇滚乐磁带了,买了整整一抽屉。

但是,除了痴迷摇滚和创作,罗宁政也开始跳脱出来,用“生意人”的思维去思考摇滚,他组建了自己的摇滚乐队,以“经纪人”的身份将乐队带到其他学校演出,以此赚取佣金,满足他越来越“奢侈”的摇滚爱好。整个大学,罗宁政都是在对摇滚乐的疯狂热爱中度过的。

痴迷IT

他同样热爱的,还有互联网。1996年,罗宁政大学毕业,到广西桂林理工大学电子和计算机系教书。当时,互联网还是非常稀罕的事物,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发布的报告,截止1997年10月31日,中国共有上网计算机29.9万台,上网用户数62万。

很幸运,大学就修读计算机的罗宁政便是这62万分之一。他回忆,当时工作单位有DDN专线,用老式的modern拨号上网,网速非常慢。但是,这丝毫不能减少他对于互联网的热情,1997-1998年在大学教书期间,罗宁政就经常逛水木清华、珞珈山、北大未名等论坛。“当时的论坛可以打一些命令进去,很好玩”,罗宁政说,网络仿佛为他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可以看到世界各地的信息。

199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罗宁政来到了深圳游玩。与广东相邻的广西到深圳并不远,几个小时的大巴就能到。但是,在坐着大巴进深圳的时候,罗 宁政发现,深圳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他看到无数在建的高楼,感觉到这个地方处处散发着一种年轻人独有的荷尔蒙气息。也许是心底那份被压抑的摇滚热情在作 祟,他毫不犹豫地辞去了稳定的教职,进入了深圳一所医院负责信息科。

罗宁政回忆,那时医院IT部门工程师很少,电脑只有几台,工作量很大以至于他必须亲自上阵写代码。加上对于互联网的痴迷,他经常睡在机房,拿个破被子一盖,就是一晚上。这样看似乏味无聊的生活,罗宁政却很享受,并且一干就是7年。

  

罗宁政

初次创业折戟

2005年,仅成立6年的百度登陆纳斯达克,制造了振奋人心的财富神话,阿里巴巴在当年收购了雅虎中国全部资产,上演了蛇吞象的壮举,中国网民也在这一年首次突破1亿。中国互联网让人看到了无数可能性,新潮、狂热、财富等成了互联网的标签。

罗宁政也在这一波大潮中迎来了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基于多年的医院信息科工作经验和对互联网的直觉,他判断互联网医疗在未来会成为潮流。于是,他从医院信息科主任岗位辞职,拉了个十几个人的团队,开始了就医160的创业之路。

与早期大部分互联网项目以解决信息不对称为核心诉求一样,早期的就医160也以主要做医院黄页、医生博客、医患服务社区等产品。

不过,罗宁政没有想到,等待着他的,是一次痛苦的失败。2006年底,由于软件团队缺乏经验,编写的代码质量不过关,产品质量出现很大的问题, 就医160网站收到了大量医院的投诉。一气之下,罗宁政对技术团队的负责人进行了处分。但是技术团队负责人年轻气盛,不仅自己辞职了,还把整个技术团队带 走了。

看到自己亲手培养的团队垮掉,罗宁政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看着人去楼空,感到非常无助和孤独。但是,医院的投诉还在,问题还是要面对,那几个星期,罗宁政只好带领一个留下的同事睡在办公室没日没夜地改代码。

“创业者最大的痛苦不是缺钱,而是没人,有人就有一切”,罗宁政向记者感慨,这件事情也让他学会了在以后的创业过程中进行适当的“灰度管理”,以开放、包容的心态看待团队犯的错误。

无心插柳柳成荫

不过,罗宁政却意识到,由于传统宣传思维难以改变,对于医院黄页和博客,医院的热情并不高,他意识到,做一个刚需产品整合线下医院、医生资源才是未来发展之道。

“要把医院真正的拉到自己跟前,没有医院的参与,不做深度资源整合,光做流量,是办不成事的”,罗宁政得出教训。

当时,非典还让国人心有余悸,公众对感染病越来越重视。但是,国内医院感染病监测软件市场还是一片空白,于是罗宁政便带领团队开发蓝蜻蜓院感软 件。这款软件通过读取病人的病历、检验报告单,根据模型计算感染风险,一旦有感染风险会自动提醒医院监控部门采取消毒、隔离等措施。之后的几年,就医 160凭借蓝蜻蜓院感软件获得了数千家医院用户。没想到,这对后来就医160进军移动医疗起到了关键的帮助。

2009年,卫生部发布了《关于在公立医院施行预约诊疗服务工作的意见》:从2009年11月起,所有公立三级医院都要开展实名预约挂号服务。公立医院在不向患者收取费用的前提下,可与第三方中介合作开展预约挂号。

罗宁政知道,机会来了。他决定带领团队再次转型,从挂号切入互联网医疗。这时,旗下产品蓝蜻蜓积累的数千家医院资源派上了用场。由于之前和医院建立的联系,就医160在获取线下医院的速度上占了优势,并很快成为跑在行业前列的公司。

  

就医160App图

随后,就医160开始得到资本的垂青,罗宁政的创业之路也开始变得宽敞。2013年5月,就医160获得数百万元天使投资;2014年1月,就医160获得千万元A轮投资;2015年5月12日获得1.3亿B轮融资。

没想到,创业这条路一走就是10年。而曾经的摇滚青年,如今已经成为沉稳的中年了。罗宁政说,如果当初没有创业的话,现自己应该还是做大学老师吧,过着悠闲、文艺的生活,没事就看看书、发发呆、听听摇滚。

不过,既然已经创业了,那就继续追寻梦想吧。

让我们再看看那些在互联网如鱼得水的挂号软件

医院挂号全面预约,行吗?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下称“广州妇儿中心”)今年10月8日起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开始在三个院区全面推行“非急诊挂号全面预约”,除急诊、隔离门诊外,来院看病均需通过预约挂号。

挂号网宣布获得3.94亿美元C轮融资

挂号网宣布获得3.94亿美元C轮融资,欲建立全国互联网分级诊疗平台,成为中国互联网版“凯撒医疗集团”。融资后,挂号网总市值已超过15亿美元,是中国其他几家领先移动医疗公司市值的总和。

本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高盛集团领投,复星、腾讯、国开金融等共同投资。拿到融资后,挂号网母公司“挂号网有限公司”也更名为“微医集团有限公司”,欲打造涵盖挂号平台、移动互联网平台和健康保险体系的综合互联网医疗公司。 

三亚研发自助医疗手机App 计划于明年4月全市推开

近年来,全国三级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信息化建设进程中,不约而同将突破点集中在手机移动医疗上。通过App预约医生、挂号、缴费、查看诊断结果和与医生直接咨询……具有自助医疗功能的手机软件,在国内部分一线城市已实现常态化应用。

而在海南,自助医疗手机应用的普及则刚刚起步。今年,三亚市通过医院推广,自助医疗App(手机应用程序)拥有了一定的用户,为该市继续探索互联网+医疗建设,提升患者就医体验打下良好基础。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