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图片,她带给用户社交新玩法

铅笔道 | 2015-12-23 10:55:14

  2014年初,一向着迷超现实的事物并认为相机是连接虚拟与现实的媒介的伏英娜将AR(AugmentedReality,增强现实)元素运用到相机中,开发出“魔法相机”App,用户使用“魔法相机”拍照,将贴纸放到取景框,可以呈现出3D效果,实现虚拟与现实的结合。“魔法相机”经历了从工具到社区/社交的探索,用户数量累计超过200万。

  今年8月,她对产品模式进行了升级,更名为“哈图”,用户通过魔贴、涂鸦、语音等形式,直接在图片上交流,更有效地建立用户关系。“哈图”上线以来,已有30万以上注册用户,获得了鉴睿、丰厚、达才资本以及上海市科委创新基金补贴的投资。

  注:伏英娜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她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魔法相机贴纸玩法

  早在2002年,伏英娜还在索尼爱立信做手机软件,她2004年第一次创业,其项目被Symbian诺基亚并购。在诺基亚工作期间,AR概念曾经风靡,伏英娜很喜欢,她觉得这是一件很科幻的事情。“因为相机是现实与虚拟之间的媒介,相机捕捉现实世界,数字化后呈现的是虚拟。”

  但在伏英娜看来,已有的AR产品存在限制。“因为必须扫描二维码,或者拍一张照片,才能激活AR。”伏英娜想把AR元素直接呈现出来。

  2013年,伏英娜设计了产品“魔法相机”,将AR元素设计成贴纸,用户可以直接将魔贴放置在相机取景框中。“魔法相机”中有上千款贴纸,用户可根据喜好挑选。

  贴纸还具备了3D视觉。其实贴纸本身还是二维图片,通过算法实现了从2D到3D的转换,伏英娜称其为“伪3D”。也就是说,原本是2D图片的贴纸,能够感应重力,实现360度的立体呈现。伏英娜拿出相机示范,她将一张小狗魔贴放到相机取景框,随着相机左右摆动,小狗的脑袋也跟着晃悠起来。“用户可以选择一个喜欢的角度拍照,照片仍然是二维,但用户使用过程中获得了3D体验。”

  伏英娜还在“魔法相机”中策划了“明星蜡像馆”,类似杜莎夫人蜡像馆,用户可以使用相机和明星蜡像合影。

  她还与亚马逊有过合作,将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形象设计成魔贴。在ChinaJoy亚马逊的展位上,用户通过相机可与贝佐斯合影,现场能将照片打印出来。

  “魔法相机”推出后,用户增长很快,Tecno还进行了海外预装。当时市面上没有同类型产品,“玩相机贴纸的方式可以说是我们创造的”。

  扩展产品使用功能

  随着用户的增加,产品在2014年7月增加了社区,用户可以将照片分享到社区中。上线后,她在小米申请了首发,产品每月更新都能得到小米平台免费首发的机会。

  社区刚上线时,用户每天在社区分享的照片数量,峰值为1万张。但伏英娜发现,国内用户创造力的缺乏,制约着社区发展。

  “例如我们有植物大战僵尸的元素,国外用户可以玩出很多花样。比如,在一个国外用户分享的照片中,他用贴纸构建出小朋友在院子里大战僵尸的场景。而国内用户缺乏这样有创意的想法。”

  在社区金字塔型的用户结构中,能贡献优质内容的凤毛麟角。大量普通用户只会简单地在照片上加一个魔贴,“能够摆一个POSE,把火焰形状的贴纸放在手心拍照展示魔法的用户已经是很有创意的了。”

  为了降低用户UGC门槛,产品在12月底换了玩法:设计了具体场景,帮助用户表达。产品还和阿狸,《熊小米》等动漫形象合作,让用户最初就认知拍摄场景,可以直接、选择使用场景,之后再自行添加贴纸。改变玩法后,用户使用贴纸、分享到社区中的图片数量一度上扬30%以上。

  与此同时,伏英娜开始探索商业模式,即与影视公司合作,进行社交传播。以《爸爸去哪儿》为例,哈图为其创造了用户参与的社交自传播形式广告。

  伏英娜拿出一张自己外甥的照片,正是《爸爸去哪儿》的场景,“魔法相机”通过面部识别,将她小外甥的形象融入其中。“这实际上是为品牌做社交传播,但隐藏了广告意图。作为用户,我愿意把这样的照片分享到朋友圈。”

  她还在后台添加了数据统计功能,以此得到每个场景的UGC数据。数据显示,具有广告价值的贴纸平均产生了400个以上UGC版本,在社区内部超过15000次曝光,以及无法统计的社交传播价值。

  调整产品形态,“哈图”上线

  但伏英娜发现,热闹的传播无法掩饰社区留不住用户关系的本质。“虽然我们每天推出新场景,吸引用户来玩,但用户在社区中没有强关系,更愿意将生成的图片分享到强关系的社交产品中(如微信)。”

  伏英娜坦诚地说,自己也是这样的典型心理,社区中来自陌生人的点赞,远不如朋友圈熟人的点赞和评论更有价值。

  社区中的用户关系正在被微信等强关系产品导出。羽洛是社区中的活跃用户,她的自拍照人气都很高。但她的照片评论都是:“美女留个Q吧,请加我微信等。”

  意识到社区并不等于社交,伏英娜考虑调整产品形态。

  伏英娜分析了近年来的爆款产品,疯狂猜图、魔漫、脸萌、足记等等。在她看来,这些产品爆红的原因是其各自以某种方式满足了90后的自我表达欲;而它们昙花一现的原因是,仅仅作为工具或者社区,不足以承载引爆后的持续发展,唯有社交可行。

  她想的是,“打造一个能引爆用户自传播,并能够将用户留存、沉淀下来的产品平台。”

  从2015年上半年,逐渐停止“魔法相机”和老版社区的运营,开始打造新“哈图”的图像化、视觉化社交。

  改变以往图片产品停留在社区的状态,“哈图”让用户直接在图片上社交。“看见喜欢的照片,可以在上面与创作者直接交流,如打字、贴纸、涂鸦、语音,甚至送上一束鲜花。”

  ◆用户直接在图片上交流,有趣的涂鸦会融合到图片中。

  “哈图”有选择性地将部分内容融合在照片中,比如文字、语音是一来一往的交流,就不会融合;涂鸦对用户来说,可能是有意义的,就会融合到图片中。

  会说话的照片

  为了激发用户的爆点,伏英娜将重点集中在“哈图”的核心功能混合现实“活照片”上。

  用户可以拍摄一张照片,通过面部识别、仿真合成等技术,“哈图”能将照片融合在另一个虚拟场景中,通过算法调整,新生成的图像可以更像原图,也可以更像目标图。

  比如,“哈图”可以把用户的脸与虚拟场景(如奥特曼)融合,融合后的图像就是“用户的一个Avatar(指虚拟人物形象)化身”。

  更重要的是,这张照片会说话。这之上有很多玩法:第一、如果用户喜欢《花千骨》,可以生成一张自己和角色融合的照片,录制自己的声音,照片中的形象就会动起来,拥有自然的面部表情,就像虚拟的化身在说话一样。第二、“活照片”可以扮演智能机器人的角色,其他用户可以直接与它对话,目前“哈图”调用的是图灵机器人的知识库。

  “活照片”也是为社交服务。“在‘哈图’中,用户给好友发送一段语音,对方看到的就是会说话的照片。”

  伏英娜还很强调社区中“Pull(下拉更新)”和社交“Push(推送)”两个动作的区别。她认为强关系的社交产品中,用户关心好友的状态更新,好友动态应该是智能推送的,而不是等待用户“下拉”动作后才更新。基于这样的考虑,“哈图”根据用户的分享和关系,帮助用户找到感兴趣的、有价值的人和内容,智能匹配和推送。

  “哈图”新版已于今年9月上线。截至目前,注册用户超过30万。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