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江湖的企业生死劫

猿团 | 2015-12-25 11:19:43

编者按:江湖水深,创业如履薄冰,稍有大意即长期努力付诸东流。能承受压力最终成功的人实在不占多数。《笑傲江湖》中,令狐冲曾说:“我要退出江湖,从此不问江湖之事。”任我行道:“你怎么退,这个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身在创业江湖中,再退又能退到哪里去呢?他人的失败不足惧,至少能以他人之短做前车之鉴,怕的是仅在开始时已露怯意。

根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国内2013年后成立的公司死亡数量(已关闭状态)为406家,其中2013年成立的公司死亡量占比为90.6%。江湖流传“中国创业企业的失败率为80%左右,企业平均寿命不足3年,而大学生创业失败率更高达95%”。

实际上,不只是国内,国外创业公司的生存状况也不见得好得了多少,除了国内外水土的各自不同,在创业过程中所遭遇的问题倒是有几分相似的。

Paul Graham曾在《How Not To Die》一文里对死亡的创业公司做了分析:一般说来,创业公司死亡,要么没钱了,要么就是关键创始人逃跑,而通常这两者是同时发生的。

Funders and Founders发布的调查显示,创业者第一次创业成功率只有12%,第二次创业成功率为20%。创业成功与输错两次12306验证码还能买到火车票一样,是小概率事件。

美国市场研究机构CBInsights做了一项关于硅谷创业失败的调查研究,总结出最关键20大因素,其中非市场需求、资金短缺、团队不合适是大部分公司失败的主要原因。看看,这些是不是都是八九不离十呢。

失败案例之一:中国版Airbnb的爱日租

创立时间:2011年6月

关闭时间:2013年7月10日相关业务由欧洲wimdu接管

融资情况:上线一个月后,爱日租获得了200万美金天使投资。由德国孵化机构RocketInternet投资控股。

业务内容:作为中国首家专注于日租、短租房行业的在线预订网站,爱日租为提供日租公寓的商家和有日租需求的租客提供一个在线租房平台。

失败原因:水土不服。相比欧美市场,中国短租市场并不成熟;另外,爱日租3个创始人均来自美国知名高校,履历光鲜,但在中国互联网创业极艰难的情况下,一个创业公司无法熟悉市场,没有深入理解和创业激情投入,很难成功。

山寨基因,“学我者生,似我者死”。Rocket Internet创始人Samwer三兄弟就是依靠快速复制成功的互联网项目,在运作到一定规模后高价卖掉,拼的就是眼疾手快。团购网站citydea5000万美元卖给eBay的Alando.De,7亿美元卖给Groupon,走的都是这个模式。“爱日租”最初也打算走这个模式。爱日租作为国内第一家模仿Airbnb占领短租领域的公司,期望在风华正茂之时,挑挑拣拣寻找个好归宿,并吸引了Homeaway以及艺龙的垂青眷顾,不过最终因协商难产而不欢而散。

大力烧钱却又看不到前景,让投资人抽身而去。爱日租的“砸钱=市场地位”这个曾经看似合理的算法,现在却成了公司败亡的危险信号。当蚂蚁、游天下、小猪短租迅速崛起时,爱日租的商业价值跌落,依靠资金投入换取市场的行为便无法快速获取回报。

失败案例之二:美国家政uber之称的Homejoy

创立时间:2012年7月

关闭时间:2015年7月31日

融资情况:2013年 3 月份获得的170万美元种子轮投资;同年末获得总计3800万美元的A轮和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Google Ventures、Redpoint Ventures、Max Levchin、Oliver Jung、Mike Hirshland以及参与种子轮投资的First Round Capital。融资总额近4000万美元。

业务内容:提供按需家庭清洁服务,由中心调度平台上的家政服务人员进行清洁服务,按时间收费。在Homejoy上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提前24小时预约服务,服务价格为20美元/小时。作为最早进入零工经济领域的创业公司Homejoy不仅清洁服务价廉物美,而且还使用软件自动处理预订服务提高工作效率。

失败原因:Homejoy并没有自己的家政团队,虽然他们会对平台上的保洁员进行审查和考核,但就像Uber的司机一样,这些服务人员并非他们的员工,而是在Homejoy平台上的自由工作者。然而监管部门却要求在“共享经济平台”上提供服务的人必须为公司的正式员工,而非自由职业者。针对其员工属性的持久诉讼导致Homejoy的资金很难支撑其应付,并且这种纠纷也这使得Homejoy难以顺利开展C轮融资,最后不得不选择关闭。

致创业者——创业的结果无非两种:成功或者失败。但对所有的创业而言,无论哪一种结局又都不是结局,期间一切的经历都将在下一段路程中成为最好的踏脚石。因为,你所有的经历,都值得被珍惜。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