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第一步,人生的一大步

谢恩明 | 2015-12-29 02:36:23

三个月前就打算把猿团的成长写出来,想要通过自己的经历去帮助那些不远千里来到成都只为获得一句认可的创业者,但当我真正开始写的时候,我才发现那是多么浩大的一个工程,如果说我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任务,更或许把它当作一个宣传,简单几句显摆其实就足够了,但出发点并不是,所以我打算详细的把猿团成长之路写出来,我认为猿团每一个阶段的每一个事件都是一个重点,都有大家需要注意的坑!我将通过叙述的方式,按照猿团自己的发展路径来完成这篇文章,文章较长,我将分三次发布所有内容,方便阅读吸收,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更多的创业者,少走弯路。

序:

我们该如何去看待创业?

创业真的需要技术切入才能实施?

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捷径去完成自己的创业梦想?

或许在大家眼里我是一个典型的创业成功案例,但我想说,我并非你们想的那么富有超能力,其实我和大家一样,仍然在创业中不断的努力与学习。希望通过猿团的成长经历,能为您提供些许参考和建议。

——猿团科技创始人 谢恩明


创业源于公益 (猿团最初的模型)

2014年6月,我与朋友一同建立了关注自闭症儿童的公益项目,通过四个月的努力,我们获得了两个国家级荣誉,在产品升级迭代中,因技术与经费的问题,逼着我自己开始了移动APP的开发与学习,在学习的过程中,因为是公益项目,得到了开发者的积极响应与参与,并因此,我发现了猿团的最初模型。

用业余时间投资未来 (融资前的产品)

最初的猿团由四人组成,模式很简单,兼职为和我一样的创业者去完成他们的产品,随着加入兼职的程序员越来越多,我们也慢慢受到大众的关注。

股权 让你不得不去面对的创业第一坑 (融资前的准备)

和其它的创业者一样,猿团最初的股权结构由我个人占股51%,联合创始人张常志占股49%,到中期我占股55%,其余三位创始人各占股15%,再到最后临近天使投资时,我自己都不记得当时每个人的占股比例了,因为当时的猿团已经有20多位成员。

在接到投资人邀请时,我当场就傻了眼,摆在我面前的并不是投资人是否给钱,而是这乱七八糟的股权结构该如何在公平,公正,不得罪人的情况下,合理的去重新划分,因为我们大家都非常清楚一个事实,如果一个团队的股权太乱,投资人肯定会因为人数过多,股权太乱等问题提高项目投资风险。

既然要调整股权,那所要面对的难题,不用我说,大家也能想象得到,最终在团队一致认可的前提条件下,猿团股权调整为我个人持股97%,蔡龙(CTO)2%,刘阳(法人)1%,其实中间有太多太多的插曲,我就不再详细说明。

如果你信任你的团队,你相信大家和你站在一起,那股权调整,其实并不是我们最初想的那么难以启齿。团队齐心很重要,都还没发芽,谈什么利益。并且股权调整非常重要,比如前几天的“一号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其实有很多种方式可以保障大家的利益,比如股权代持,有限合伙,等等。所以,不一定所有人都必须体现在股东架构中。

融资 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投资人的身上 (融资成功的发展)

猿团本身就有造血功能,所以我们最初的启动资金并不多。随着36Kr股权众筹完成后,我们才开始逐渐完成公司的硬件配置,前期为了节省开支,购买了很多二手设备。因为众筹提前45天完成,我个人也没有太担心资金周转问题,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众筹后的企业工商注册等问题是需要花时间的,众筹成功到资金入账,整整两个多月的时间,这样漫长的等待,让我们也经历了一次资金周转问题,但很庆幸,猿团拥有造血功能,我们可以接项目来维持我们的日常运营,但不是每一家公司都具备这样的能力,更何况是种子或天使阶段的项目。

所以,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投资人身上,先想清楚你是否具备生存能力?如果你只是在烧投资人的钱,我认为你已经非常危险了。

创始人不是产品经理 更不是CFO (发展中的误区)

猿团在见蒋涛(CSDN创始人 极客帮天使基金创始人 猿团天使投资人),是一个模型,见了蒋涛后是一个模型,自己跑通业务是一个模型,最终定位是一个模型,其实每个创始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产品原型,但因为不是科班出生,往往不断的在修改和调整,以至于今天一个想法,明天一个创意,最终害惨了我们的开发人员,和我一样,我自己规划的猿团模型到现在的官网,差距十万八千里,我记得的修改次数在今年10月1日统计,总数170多次,大小版本三个,外人看着好牛逼,实际自己知道走了多少坑。当我完成了自己的想法,开始疯狂的去扩展其他的功能的时候,好多好多事要做,但每一件事都做不好,每天开会事情一大堆,都是要我去处理,我当时的想法是要融资了,需要招人,人手不够了,要找蒋涛聊聊A轮的计划了。

我记得约到蒋总当天很累,两天没睡觉,蒋总也一样,很累,应该也是几天没休息好,我告诉了蒋总团队目前的情况,以为会获得他的认可,但蒋总很生气,我和他几乎都到了拍桌子的地步,最后,我们什么都没谈好。回到酒店,我很生气,认为蒋总并没有陪伴我们成长,还在和我谈走流程这些第一次见面谈的话,根本不知道我们目前的状况,而我自己还牛逼哄哄的说了一些自己现在想起来很愚蠢的话。

因为和蒋涛没有达成一致,回到成都后,猿团A轮计划并没有停止,同时在约谈的投资人中也得到了较大的认可,开始了进调,一切都那么顺利的在进行中,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朋友,现在的猿团CFO,也是他把我彻彻底底的打回了原型。我很感谢他,因为没有他,或许猿团没有今天的发展,我也不怕丢脸拿出来说,是希望能让其他的创业者清楚的明白,我们不是产品经理,更不是CFO。

我朋友是一位资深的投行顾问,我把之前与蒋涛发生的事情给他完完整整叙述了一遍,并且还告诉了他猿团情况。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话,让我回去在走一遍猿团,“你目前不要再往前冲了,你知道吗?你现在都到C了,你实际还没有拿到pre-A”,或许是沟通问题,这一次,我听了他的话,回去重新再走了一遍猿团,的确,好多好多好多好多的问题浮出水面。通过这一次调整,猿团增加了8个流程标准化,29个考核制度,在9月30日开始实施,短短10月第一周,猿团数据让我不的不承认我的确错了。并且每天开会没我的事了,每个部门都在自己转了,我可以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我还记得当时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发了朋友圈,自己认了错,还给蒋总发了信息,对于自己的不成熟表示了歉意。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但是否承认自己的错误,改正自己的错误,我觉得非常重要,对于创业者,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犯这样的错。

产品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完美无缺才能运营,而你也并不是产品经理,更不是CFO ,所以,你在创业的第一步,仅仅只需要完成您的产品核心业务,并通过实践去迭代,而迭代所需要的资金通过融资去逐步完成,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融资节奏,创业不是看一点,而是看两点,一个是市场需求,一个是投资人需求,并不是自我认为的需要。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才是最重要的,就如同T1手机一个道理,我们有能力设计出一款好的手机,但并不一定我们有能力去批量生产这样的手机。当你设计出你的产品后,更多需要做的不是去增加迭代更多的功能,而是先去实实在在的跑通整套流程,因为你要知道,你不是用户,用户也不是你。

(待续)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