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被围堵 投资者对新兴理财产品倒逼的变化

猿团 | 2015-12-29 11:43:31

2015年9月,数据显示,泛亚事件波及22万投资者,金额高达430亿元,影响巨大。泛亚事件是由该交易所旗下一款产品“日金宝”所引发的。该产品是一款资金随进随出、年化约13%、每日结息实时到账的项目,丰厚的收益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学者宋鸿兵在太原被投资者围攻。无独有偶,千里之外的上海,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同一天遭到围堵。究其原因,都是因为宋鸿兵、郎咸平曾为泛亚站台发声。

事实上,在泛亚之外,今年下半年某互联网金融平台同样是广遭质疑,上百亿资产岌岌可危。当把视线再放远些,去年天津贵金属交易所、中国炎黄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等金融疑案也是犹然在目。但无论是泛亚有色金属,天津贵金属,还是炎黄文化艺术品产权,其手法无非是庞氏骗局“拆东墙,补西墙”的窠臼而已。那么,又是什么给他们罩上了一层金色,让投资者们前赴后继地掉进这趟浑水?

自今年中央提出“互联网+”战略以来,互联网“花瓣式”扩张的触角很快就延伸到了金融领域。然而,对于长期作为高端服务业存在的金融行业,互联网的简单加法要达到门槛并不容易。相比于传统金融机构的资源积累,互联网金融在依靠巨大基数支撑的经营模式,诸如存贷息差等传统业务上优势微弱。但另一方面,尽管互联网本身并不创造价值,但作为价值传递的平台,天然具有着融资直接、高效、成本低廉等优势。因此,金融产品创新成了互联网金融时代的热门选择,一时间理财“宝宝们”在金融市场上满地乱跑。截至上月底,全国P2P行业累计交易规模已达1.25万亿元。仅今年以来,行业交易规模就在8400亿元左右。

然而,截至今年11月,在零壹研究院数据中心监测到的P2P借贷平台共3464家中,其中正常运营的仅有1876家。问题平台数已经占总平台数的约46%,近半年以来,问题平台占总平台数的比例持续升高。根据银率网的统计,11月全国新增问题平台82家,环比10月大幅增长60.8%,其中本月“跑路”平台数共64家,环比上月激增433%。因此,创新一款真正具有市场生命力、经得起风险考验的金融产品绝非易事。于是有些互联网金融平台重回资金空转的老路,用虚高收益率包装产品,吸引投资者逐利。但泡沫表面再流光溢彩,也终有破灭的一天。

金融产品是金融社会的产物;金融社会是在农业社会、工业社会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的;金融产品是由农业产品、工业产品衍生而来。与金融产品紧密关联的是金融衍生产品。金融衍生产品通常是指从原生资产(Underlying Assets)派生出来的金融工具。金融衍生产品的共同特征是保证金交易,即只要支付一定比例的保证金就可进行全额交易,不需实际上的本金转移,合约的了结一般也采用现金差价结算的方式进行,只有在满期日以实物交割方式履约的合约才需要买方交足贷款。因此,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具有杠杆效应。此外,金融产品的推广渠道也在发生着显著变化。今天金融产品采用的媒体广告、专家明星代言、亲朋好友推介等宣传方式在过去是很少采用的。

因此,与传统金融产品相比,新兴互联网理财在风险的可控程度上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无论是在发行机构、监管机构和制度、营销手段等方面都存在放大风险的可能。泛亚挤兑危机令人惋惜,但部分投资者归咎于宋鸿兵、郎咸平为泛亚站台,抑或是当地政府发放批文,这同样有些欠妥。而这种区别所产生的影响则应该倒逼投资人的投资观念和标准做出相应的变化。投资逻辑必须紧随变革进行调整。

在相对宽松的创新环境下,金融市场要求投资者综合更多信息进行分析,从基本面到背景,从盈利模式到运作机制。只有具备了更加全面的信息和更为科学的投资标准,投资人才能更大程度上规避风险。早在2013年5月,《经济观察报》就曾刊文《泛亚有色变身疑云》,对泛亚的运营模式提出了质疑。文中最后一句指出:“泛亚有色等类似市场持续发展的根本之一是要有人买货,没有人买货的交易是持续不下去的。”两年半之后,泛亚的“庞氏骗局”终于现形,400亿元的损失触目惊心。当然,泛亚危机的起因并不唯一,互联网金融风生水起的大环境,转型期金融监管的相对宽松等等。但更重要的,是投资者自身要具有更全面的信息分析,更独立的投资判断,更理性的理财态度。无论是保本还是收益,最终都还要靠自己。

在投资者提升自身水平之外,加强金融产品监管同样意义重大。金融市场在国民经济中占据着核心地位,任何一种金融产品的泡沫化,都极有可能造成巨额社会资源的浪费与错配。对于规范理财产品,保护投资者利益而言,更完善的监管将是最好的背书。今年11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在工作会议上首提“供给侧”改革。在会议中,习近平总书记谈到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四个关键点。其中就有“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加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股票市场”。当前,国内经济正处于转型期,金融市场的监管改革值得所有人关注。

变革时代下,一切都要拥抱互联网,尤其是互联网的逻辑与思维。金融如此,投资亦然。从2011年初创到2015年危机,泛亚行之未远的足迹值得所有人深思。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创新日渐让人眼花缭乱。当前的中国金融业已经被割裂为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一行三会’格局下的传统金融行业,每一项业务都可以找到明确的监管者负责;另一个世界是天生混业经营的互联网金融,每一个产品都可能横跨几个监管部门的业务管辖范围。这样的‘双轨制’只能在互联网金融规模较小的前提下持续,没有办法支撑新行业的更大发展。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