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出口电商的苦恼:他要把跨国支付成本一削为0

铅笔道 | 2015-12-31 11:24:31

导读:跨境出口电商常为此苦恼。一件商品在境外售出,货款转至国内后,需缴纳高达3%~5%的手续费,由海外支付公司收取。若是一个销售额1000万美元的公司,每年的支付成本达200万元人民币。

陈宇有股无厘头的热情,想成立一家跨国支付公司,把这3%~5%的成本一削为0。“凭什么境外收款费用这么高?完全不合理。”

去年5月,他成立“PingPong金融”。7月,第一家测试商户入驻,8月,测试商户数量增加至4家。

“PingPong金融”的成绩很快得到资本界认可。9月份,陈宇团队获得1500万元种子融资,投资方为杭州两家本地基金及一家政府基金。目前,平台一共有150家种子商户,多来自亚马逊、Wish.com等平台。初期,通过该支付系统,陈宇将手续费降低为1%,每天能为客户节省2万元。迟早有一天,这个数字会变成0。“PingPong金融”将成为一个完全免费的平台,具体的推广场景,他都差不多想好了:产品页面上什么都不写,只写一个大大的“0”字。

注:陈宇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惊人的支付成本

陈宇说,自己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他的意思是,本性酷爱钓鱼, 常在秋天的时候去海湾转悠,多次亲历海风环抱、大浪击石的场景,是以为“大风大浪”。

他家住纽约,距离钓鱼圣地Montauk 约250~300公里。他兴趣独特,爱钓夜行鱼,越是月黑风高、浪急浪打,他越爱去。

9~10点吃晚饭,凌晨1~2点出发。踩动油门一刹那,整个人就开始兴奋了,车程约3小时,堵车也舒服。他想起一幅幅画面,秋天之时鱼群回流,从海湾北部游至热带过冬,很疯狂。“天上全是鸟,海面全是鱼。”

车途中,他最爱掏出蓝牙耳机,一边开车,一边给好友打电话。去年10月,俩人在一次交流中擦出火花。

他们聊起了一家英国科技公司——Transferwise,当时已获得2500万美元B轮融资。它提供P2P换汇服务,在不需要交纳银行转账费的情况下,全球用户可自由兑换。

其中一位创始人与陈宇背景极像。“虽互相不认识,但都在同一家咨询公司、同一个组。只不过他在伦敦组,我在纽约组。”

话题兴起,目的地还未到,陈宇便隐约有种感觉: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钓鱼了。俩人合计,在同类市场,是否还有巨大的需求未被满足。

通过朋友介绍,陈宇无意间认识了一位创业者,后者是江浙一带典型的跨境出口电商,产品以服装、纺织品(自有品牌)为主。陈问:你创业这么多年了,是否有什么难处?

俩人谈到了跨国支付,比如换汇损失。

“你平时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大概成本是多少?”

“没怎么关注。因为可选的也就那么两三家(Paypal、World First等)。”

“你可以把过去几个月账单给我,我帮你做个评估。”

评估完毕,成本有些惊人。“他每年销售额约1000万美元,每年成本达200多万元,约占销售额的3.33%。”

陈宇接着问:“如果我每年给你省100万元,这事儿有没有价值?” 对方非常吃惊,连连赞好。其实那会儿,陈已经比较有底了,这个领域一扎下去,能省下的远远不止100万。

一削为零

跨国支付一般分为三个环节。入账,货款进入海外账户——清算回国,从海外银行清算回国内银行——转移,从国内银行转移至商家账户。

支付成本多为3%~5%。“全球一共就2~3家在做。它们利用手中的垄断资源,收取很高的手续费。有些分环节收费,如入账费多少,换汇汇值多少等。还有些提供打包服务,累计收多少服务费。企业没有选择,除非使用地下钱庄。”

有类似需求的企业太多了,比如跨境出口电商。

近两年,跨境进口电商火爆,小红书、天猫国际、洋码头… …但陈宇说,这只是冰山一角。“据商务部数据统计,进口的体量在电子化贸易中仅占10%。”

更多闷声发大财的是出口(占90%),他们把货直接卖给全球消费者。陈宇举了个例子——新三板挂牌企业“傲基”。

据招股书显示,这是一家跨境出口电商,主营品类为移动终端配件、智能硬件等,去年交易额约4.8亿元。“它只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体量很大,但你可能永远也听不到它的名字。”

陈宇的想法比较激烈,想把跨国支付中间产生的所有费用一削为0。他始终认为,支付是跨境电商的基础设施,不应该有这么高费用。

他信心满满,急于找一位懂支付行业的专家求证。去年12月底,当他把想法向某传统支付公司市场总监交流说出时,被浇得脊背透凉。“我专门写了一个PPT,把想法前因后果详细准备了一下。”

电话一接,话音变了,陈宇被“教育”了足足90分钟。一些尖锐的言辞,几乎把他形容为“无知者无畏”。“想都不要想,你没有任何机会”“你知道这个行业里有多少巨头吗?巨头没解决的问题,你能解决吗?”……

对方的大意为,这是一个全球通道,中间业务环节冗长,要解决合规问题、银行问题、外汇问题。不管你是谁,曾经干过什么,仅凭一个创业团队,无法完成这个使命。

陈宇也很激动,但不是出自愤怒。“要是说完后就有人觉得主意好,那可能就麻烦了,短时间便会招来很多竞争对手。但别人跟我谈了一个半小时,还不明白这个事儿好,我就真心觉得很好。”

所幸,政府懂陈宇。今年3月,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以下简称“综试区”),陈宇前去拜访。

他精心准备了一个开头:“最近美国PayPal被爆出消息,在很短时间内,大面积冻结了国内5000家电商账户,把里面的钱没收了。不知你们有没有关注?”

陈宇想说明的只有两点:1、现行跨国支付费用太高。2、国内商户不受保护。

沟通不到10分钟,“综试区”工作人员便明白了:项目价值很大,赶紧向领导汇报一下。几天后,“综试区”一位主任便来调研,事后,他问陈宇:“你们需要什么帮助,我们来扶持你。” 

这时,陈宇距业务运营之日尚远,但公司名字——“PingPong金融”已进入“综试区”推荐的金融服务名单里。

◆ “PingPong金融”部分团队

首批150名客户

今年6月,陈宇开发了一套复杂的系统——“Ping Pong金融”,连接商户、电商平台、银行、国内支付机构。

一笔货款从境外转移至国内的流程如下:商户开通“PingPong金融”全球账户系统,进行收款——把资金拨至合作的海外银行,到账后信息在系统同步——商户选择提款——系统将指令提交给海外银行与国内支付公司——国内支付公司收到款——将资金划拨至商户国内账户。

这套系统大大降低了成本。“现有规则中,你是新商家,收费可能为3%~5%。当达到一定量级时降为2.5%,若一年能做到几百上千万美金,再降至1.8%~2%。”而陈的目标,是将服务费降为0。

此外,与现有模式相比,“Ping Pong金融”更规范。“许多海外支付公司会选择一些小银行,采用一些折中,甚至灰色的方案。比如‘转移’环节有很多种方式,可以是转账,也可以是预付卡。先往卡里充钱,再将卡寄往国内。方式五花八门。”

陈宇首先瞄准的是一级清算行,但说服的过程尤其痛苦。今年年初,陈宇开始大规模接触银行,全球前100家银行,他几乎都谈过。“每天在会议室讲PPT的场景已经记不清了。”

谈判过程中,陈宇牢记着一组数字:“你看,据商务部统计,去年跨境出口电商占整个外贸行业14%了,未来5~6年可能变成50%。现在14%,你可以当鸵鸟说我看不见。但到了50%怎么办?”

银行看好“PingPong金融”的前景,但同时又惧怕监管风险,譬如(电商)洗钱。“它可能是一个虚假交易,或者刷单。”若要杜绝,必须知道每笔交易中的货从哪儿来,从哪儿去。交易之后,钱从哪儿来,又从哪儿去。

为此,陈宇开发了一套“反洗钱”系统,融入了商家的物流、仓储、销售数据。“我们对数据总结了20几个监控点。假设某商家1个月卖了一千双鞋,但仓储数据显示,它仓库里一共只有10双鞋。那么就有问题。”

但取得银行信任是个极其慢热的过程。在建立较完备的运营架构,取得3项反洗钱国际专利后,他终于死磕下两家全球前5的银行。

解决银行问题后,7月份,陈宇引入第一家测试商户,到账周期约为2个工作日。8月份,商户数量增加为4个,又测试了1个多月。“PingPong金融”的价值,得到了资本界的认可。9月份,陈宇团队获得1500万元种子融资,投资方为杭州两家本地基金及一家政府基金。

此后,商户门槛逐渐放宽,有时以每天10家的速度增长。目前,“PingPong金融”已有约150名种子商户,月流水500万美元,多来自亚马逊、Wish.com等电商平台。在费用上,陈宇的手段简单粗暴:费用砍至1%,送3~6个月试用期,免费。“每天能为客户节省2万元。”

陈宇说,1%已经能让他赚钱,但他并不想收。“现在有一些环节需要优化,还有一些边际成本。”他的目标是把“PingPong金融”做成一个完全免费的平台。具体的推广场景,他都差不多想好了:产品页面上什么都不写,只写一个大大的“0”。

未来1~2个月,陈宇会切换一套新系统,较之以往,效率提升不少。到账周期可能从2个工作日,缩短为隔夜、几小时、几分钟… …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