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未来的几大发展趋势

猿团 | 2015-12-31 22:46:17

现代众筹指通过互联网方式发布筹款项目并募集资金。相对于传统的融资方式,众筹更为开放,能否获得资金也不再是由项目的商业价值作为唯一标准。只要是网友喜欢的项目,都可以通过众筹方式获得项目启动的第一笔资金。

PopSlate手机壳能让智能手机的背面变身为第二块显示屏,但在正式推出这款高科技产品之前,创始人Yashar Behzadi要先做一下市场测试并收集第一代用户的反馈意见。不过对于能否通过众筹来达到这个目的,他并不太有把握。

Behzadi曾于2012年12月在Indiegogo上发起过一次为期30天的众筹活动,标的金额为15万美元,而在1532位资助者的支持下,实际筹得金额达21.9万美元。

众筹的爆发式增长推动了商业革新,创业者各显身手唯恐落于人后。要想提升筹资成功率,从众多公司中脱颖而出,初创公司的管理者们有必要对众筹的六种关键趋向有所了解。

服务综合化趋势

奖励类众筹代表——点名时间与股权类众筹一哥——天使汇在上半年不约而同地撕下了自己的“众筹”标签,反复强调自己不是众筹。而新晋出世的股权众筹平台也给自己冠以了“云筹”的新称谓。怎么了?众筹被大家嫌弃了吗?

事实上,这样的变化与下半年将出台的众筹监管细则有关。尤其是股权类众筹,很怕被未来监管中的股东人数限制、募集资金限额等规则束缚住手脚。“去众筹化”的确有避开那“温柔一刀”的意图。

平台主导

据Massolution公司调查显示,2013年时众筹平台的数量还只有308家,仅仅一年后就蹿升到了1250家。在特定细分市场,一批特色募资网站正在崛起,如APP众筹平台AppStori、专注于医疗行业的MedStartr,以及关注健康食品和绿色农业技术的Barnraiser。但如果不考虑这些利基平台,大部分创业者还是更倾向于选择Kickstarter和Indiegogo。截至发稿时,Kickstarter上的活跃众筹项目有7500多个,而Barnraiser的活跃项目数量为12个,MedStartr有5个,AppStori则仅有1个。

“众筹的情况与社交媒体极为相似,都是以少数几个平台为主导。”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的全球众筹及另类金融研究员Richard Swart说道。

在发起众筹之前,Behzadi针对几个平台做了很多功课。他说:“Indiegogo在全球市场业务覆盖率很高,可以更有效地推广我们的产品和品牌,这是那些专业化平台所无法企及的。”

尽管部分利基网站潜力可观,但Swart研究员还是认为这并不足以让它们成为众筹竞技场上的主要选手。他指出:“体量较大的平台财力坚实,它们有VC的支持,而且商业运作更成熟。它们可以通过大手笔的营销投入完胜规模相对较小的利基网站。”

社交化趋势

很多人将奖励类众筹误解为预售团购,这真是众筹的悲剧,也是目前众筹平台的重要缺陷。众筹与购买行为的重要区分就在于购买者与出售者之间是弱关系(价格或服务稍有差距,我就去找别的出售者了,business is business),而众筹双方则应是相对来讲的社交强关系,我投资你是因为我欣赏你的创意、你对梦想的追求或者我本就是你的粉丝。而众筹平台很明显应该为这种社交强关系提供互动的便利,甚至是加强这种社交关系。HeadFunder就是众筹社交化趋势的典型。

从某种程度上讲,众筹超越了“投资——回报”的固有金融关系,伴随着一种微妙的情感投入,双方之间有附着着理想主义色彩的情感。如果能够加强双方的社交关系,增强这种情感,则投资所产生的溢价会提升,从而形成共赢。

专业代理

无论是想通过有奖募资来吸引支持者,还是要经由股权平台向投资人分发股份,很多创业公司都会雇佣专业人士进行运作。

洛杉矶Agency 2.0公司的众筹代理业务开始于2010年,经手案例已有200件,最初一年的平均募资额度为16.8万美元,2014年就攀升到了85万美元。

“我们的客户拥有了不起的新品研发能力,但在众筹方面没有任何经验,”该公司创始人Chris Olenik解释道,“而我们知道怎样在适当时机完成一次成功的众筹。”

Agency 2.0及它的竞争对手们会撰写营销文案和拍摄宣传视频以博取支持。它们会向客户收取众筹组织费用(Agency 2.0的收费区间是300025000美元,具体金额视工作难度而定),之后还会根据最终筹得金额按比例抽成,通常为3%20%

2014年,位于加州纽波特比奇的ChargeTech公司准备在Indiegogo众筹,于是公司创始人兼CEO Jeffrey Maganis与Agency 2.0签订了代理合同,希望借助它的专业性提升这次众筹的知名度,吸引到更多的投资者。

巨头入侵

Swart研究员指出,包括起亚、金佰利等很多大品牌都已启动了众筹,为新产品做测试:“各大企业都已经注意到,众筹平台上的社交参与度很高,而这可以促进企业创新,也是提供了另一种调查途径。”

这些公司很多时候会以子公司的名义众筹,这是为了让潜在支持者专注于产品而非品牌。Sony在某个日本平台上为一款E-Ink概念手表众筹时署名为Fashion Entertainments,而这其实是Sony专为下一代可穿戴设备而成立的研发部门。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众筹,Swart担心这股潮流可能会让这种生于草根的募资行为面目全非。他在考虑的是:“《财富》世界100强企业的加入会不会对众筹文化造成破坏?这绝对会加大创业公司出人头地的难度。”

垂直化趋势

最典型的当然是点名时间全面转型为智能硬件首发平台。这种变化源于张佑对智能硬件成长空间极度看多。

垂直化众筹精确地定位相当于是过滤了用户。而细分类用户聚集有利于形成独特的社区文化与基因。这即可以增强平台的粘性,又能让投融资关系更融洽。

筹资模式出新

众筹基金的出现使投资人不再仅仅关注某个特定的产品,而是能够从整体上关注某个品类。英国的众筹平台Crowdcube就与Braveheart Investment Group联手成立了一家基金,允许投资人注资他们感兴趣的领域。

Swart研究员将这类投资比作小型私企互惠基金,他认为美国的创业公司和投资人都能够从中获益,但要真正将这种模式运作起来还需要时间。“依照JOBS法案,这种投资是与美国法律相悖的。”但他相信,随着行业的不断成熟,购买众筹基金是可以实现的。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