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正力争成为中国的硅谷

猿团 | 2016-01-04 16:21:34

1月4日消息,《金融时报》撰文称,中国内地许多城市都在提倡创新,每个城市各有特色,成都就是当中的代表。凭借低工资,成都已经吸引大批互联网创业企业入驻,还有一些其它的科技企业。投资者之所以看好成都,除了低工资之外,拥有众多的OEM企业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有人相信,在中国出现15-20个硅谷是完全可能的,成都也许真能打造一个中国的硅谷。

初一看,成都郊外的摩天大厦和中国西部其它城市没什么区别。但细细一看却发现有所不同:墙上是喷漆涂鸦,室外走道挂着爱因斯坦、乔布斯、扎克伯格的海报。

这里的办公室充满了硅谷风味,你会看到豆袋椅、内尔夫篮球框、还有电动吉它。

大楼已经入驻了110家互联网创业公司,它们的项目很幸运地被“创业公司孵化器”选中,成为天府软件园的一部分。它们可以享受免费的办公空间,免费的工程师招聘服务,还有其它一切的支持,甚至连楼下的“Idea”咖啡也获得政府的补贴,那儿的卡布奇诺咖啡只要0.6美元,星巴克的要5美元。

在中国出现15-20个硅谷不稀奇

据天府软件园的管理员透露,它们向早期创业公司提供了1亿元人民币(1540万美元)的补贴。

在中国,人们一般认为只有沿海城市(北京、上海和深圳)才是高科技创新中心,成都想改变人们的固有看法。在过去,中国内陆地区一直被视为低端制造中心,同时也是外来工的源地。政府想改变这一现状,它们想将成都打造成一个新的硅谷。

咨询公司麦肯锡董事华强森博士(Jonathan Woetzel)说,许多中国城市——比如成都——之所以要急着创新,主要是因为它们想将经济推向上游价值链。外国人一般会认为中国是一个未区分的集合体,华强森却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说:“实际上不是这样,哈尔滨和海南的区别就像赫尔辛基和雅典一样大。每一个中国大城市的经济都像一个小国家一样。”由于规模庞大而且差异明显,华强森认为中国未来出现15-20个硅谷也不稀奇。

低工资和OEM吸引投资人

成都之所以吸引投资者,最大的一个原因是低工资。成都投资促进委员会副主任陈兵(Chen Bing)说,成都的平均工资只有沿海城市的一半至三分之二。

低工资已经吸引了高端制造业进入。政府宣称苹果合同制造商富士康在成都制造了全球一半的iPad,富士康对此没有置评。政府还说英特尔一半的电脑芯片也是在当地制造的,英特尔则说相当一部分数量的芯片是在成都生产的。

富士康等高科技合同制造商的进入吸引了投资者的追随。成都雅骏新能源汽车的目标是成为轻型卡车界的特斯拉,公司副总经理范永军说他们之所以选择落户成都,除了丰厚的补贴和免费的租赁空间外,公司最看重的是附近的OEM,也就是那些汽车制造商。

尽管有额外补贴,许多人仍然认为单靠政府无法改变低收入城市的现状。上海启明创投合伙人甘剑平认为:“我觉得关键还是人才,大多的人才在上海、北京和深圳,杭州的人才也在增长。”甘剑平投资的公司超过100家,当中只有2到3家位于成都。

成功案例之一Camera 360

天府软件园有一个成功案例,那就是Camera 360,它是一款自拍智能手机APP。该软件在中国很流行,因为它的“美颜”功能可以为自拍照片化妆,让亚洲人的眼睛看起来更大一些、皮肤更白一些。

向互联网创业公司投资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因为它们的失败率很高。成都投资促进委员会副主任陈兵(Chen Bing)说,他们主要是提供办公空间补贴,而条件就是公司一旦盈利要继续留在成都。

在成都天府软件园的墙上列出了6个互联网APP的成功创业案例,Camera 360只是其中的一个,它们是从几百家公司里脱颖而出的。陈兵说他无法具体谈论失败率,他只是说:“我们必须容忍失败,因为它是商业的一部分。有些企业会失败。”

戈壁投资合伙人约翰·兰德斯(John Landers)认为,低生活成本对初期科技投资者的吸引力不可低估,他说:“大多种子阶段的公司会开出每月5000元的工资,在成都这样的地方,靠这点工资就能生活了。”

正是这点吸引了Llama CEO刘贤深,Llama是一款APP,它的目标是桥接视频编辑和客户。刘贤深说:“这里的工资便宜,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地域不重要。”刘贤深原来在山东,在美国当了几年会计后,他回国创业。刘贤深说:“对我而言北京太疯狂了。”(编译/虎涛)

英文原文:Chengdu pushes to become China’s Silicon Valley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