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1350万 创业3年 将国产关节型机器人价格拉低50%

铅笔道 | 2016-01-05 11:50:43

文| 铅笔道 记者 云湛

导语:10月份,一位50多岁、很壮实的客户来到沈阳,考察李洪谊研发的机械臂性能,这是上海一家上市公司分公司的CEO。

现场,研发工程师展示着新样机的运动性能。但客户非常苛刻,不断地提更高要求,“能不能再快一点,还能不能更快。”工程师不停地输入更有挑战的参数,但机械臂依然稳定地从一个极限位置运动到另一个位置,相当于人从最左边挥臂到最右边。到了“0.7秒”时,客人笑了,他说,同产品之中,这个已经是最快的了,并称“通用机器人”是沈阳最有实力的机器人团队。

“通用机器人”正是李洪谊创建的公司,主要业务是关节型机器人,价格比同类进口产品低50%。后者常被用于汽车装配、包装、焊接、喷涂、打磨等行业。李自主研发了核心部件——差动行星减速机,价格比国外便宜70%。创业以来,“通用机器人”共获得两轮融资:14年底,获英诺天使基金625万元天使投资。15年6月,又获佳讯飞鸿1350万Pre-A轮投资。

注:李洪谊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  工作中,李洪谊是一个严谨的人,喜欢笑着说话,但从不说笑话。

看好工业机器人

李洪谊在中科院研究所做了8年半博士生导师,主要负责空间机器人、核环境应用的机器人,手术机器人等,大方向为极端环境遥操作机器人技术,代替人类去太空、核反应堆工作。

2012年正是工业机器人的低谷,国外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瑞士的ABB,已经濒临倒闭。工业机器人销量不大,利润很薄,业内判断此行已经走到了尽头,是一个夕阳产业。

但李的观点与此恰好相反,理由有两点:1、未来几年,用工成本将显著增长,“机器换人”是大势所趋。2、那时做工业机械臂的主流厂家,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技术都已落伍。而李掌握了核心器件(减速机)原理,他有信心以更便宜的价格,做出与国外同等、或更好质量的关节型机器人。

李对关节型机器人的构成十分清楚,他小作分析,一台关节型机器人通常由机电控三个部分组成,分别为减速机、伺服驱动卡、运动控制器。

其中减速机为核心部件,能占到整个机臂成本的50%。它在原动机和工作机之间起降低转速、增加转矩的作用,是相对精密的机械。“进口的减速机利润很高,主要由技术壁垒导致。”他有信心自主研发出一款国产减速机。

另外,市场上的伺服驱动卡比较落后,由同步运动控制卡来管理。而李最新研制的运动控制器,通过高速工业总线来管理伺服驱动卡,这种技术已经走通。

第一轮机械臂开发

研发机械臂想法出现后,李并没有离开中科院,而是从亲戚与同学那里凑来300万元,让学生开设一家公司,他只作为顾问,定期做工作规划、下任务。

对于李来说,起初的研发设计生产都是标准化流程,出图纸、找代工、加工制造、总装测试,不断迭代改进。

出图纸对他来说,近乎是一道标准的数学题,挑战很小。做出一个关节型机臂的形态也不难,难的是做出一台便宜、耐用、易用的机器人。

一台关节型机器人约200个零部件,其中大多部件可按目录,在类似RS国际性渠道商购买,其它部件则需要找代工厂,如连接件,轴成支撑件、密封件,还有电器连接端子等。

订单量小时很难拿下大供应商。于是在沈阳周边,李找到5~10家“小作坊”,如沈阳北边的三台子,新民法库等地。这些工厂对接起来很容易,“给钱让他干活,对方就挺高兴的。”

但只有一张图纸还不够,李还需派人不断与(代工厂)工人沟通。中间的问题很多,如图纸的孔和做出来产品的孔根本不在一个位置上,螺丝拧不上。有的图纸上留了孔,但生产出来的产品却没留。“这些工厂第一次加工这类产品,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

组装与调试是最耗时间的环节。多家代工厂生产出的零件,相互之间常常不匹配,这就要返回重修,修完之后再回来组装,组装之后若运行还有问题,必须再修,反反复复。中间总会出现卡顿、走不动、精度丢失等问题,“机器人本应该生成一个轨迹,结果卡顿起来就像老太太一样。”

李定了一个简单的目标,能把一个工件抓起来,从一个工位移动到另一个工位,再回到原点,就算产品研制成功。

6个月后,一台型号为GR600的机器人终于出炉,但此样机与国外产品差距依然挺大,“机器重量35公斤,臂展750毫米,而进口产品只有25公斤,臂展600毫米。”除了外形,软件系统与进口产品差距更大,“我们就像处于刚有计算机的年代,用命令行去控制设备,而人家已经图形化了。”

◆ “通用机器人”研发的关节型机器人

第二轮开发

2013年7月份,在沈阳浑南火炬产业园的公寓内,李与5位工程师看完样机后,在会议室讨论。大家对下一步的计划都很茫然,许多外聘工程师一一辞职。

李总结道: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随后,李低调地从研究所里,抽出4~5个骨干工程师,把研究所任务略作调整,并又外聘6人,组成一个新的联合开发组。“中科院是领国家的任务,只要任务按时完成,用省出来的时间研制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轮研发期间,李不再是简单下任务,而是每一两天就发起一次技术讨论,工作方式更像正规军。项目里程碑计划任务书、方案评审、技术要求,跟人验证......所有流程都以明确的文件形式规定下来。“相当于之前做军品的体系。”

很多标准都被量化,有准确数据支撑。如之前指标为“做到可靠”,这次会定为如一关节运动10秒,之后二关节运动10秒,接着一关节和三关节又运动了20秒。

第二轮研发后,去年春天,图纸终于设计出来。合作的代工厂也优质许多,如沈飞、黎明机关等企业。

研发过程产生的问题也更少了,但很多环节依旧花时间。以防磨的垫圈为例,垫圈使用的是高分子材料(后者用于铸造件的内表面结构)。设计完之后,图纸被发到长三角的一家注塑厂,注塑厂开模之后打回样件,再与铸造件配合安装,之后还要对铸造件修模,修模之后做注塑件成品,最后还要进行烤机......“一个环节接一个,很难省下时间。”

14年10月份,3台机械臂产生,臂展600毫米,重25~26公斤,每台成本30万左右。“这轮测试结果,基本上能超过进口产品手册上的指标了。”

相比于国外,产品电控架构有了进步。其次,减速机自主生产环节已经走通,这将使机械臂的价格下降50%。再次,重复定位精度已经高于0.02毫米。

14年底,“机器换人,解决用工荒“的说法在国内成为主流。经朋友介绍,在清华东门边的一家酒店里,李见到英诺基金合伙人李竹。听完李洪谊的介绍后,他了解到团队由中科院自身工程师组成,便说了一句话:“用互联网圈的话,这叫大炮打蚊子,是降维攻击。”李洪谊一听乐了,这词对他来说还挺新鲜。俩人聊了20分钟,李竹便口头答应投资。

随后,李洪谊获英诺基金625万天使投资。

同期,机械臂进入测试期。第一家潜在客户是北京一家制药企业,测试完后,对方认可产品性能,但对李又提了进一步的要求,让产品符合洁净生产环境。

由于李在圈内较有名气,不少客户主动前来定制机器,如套袋机、配液机、灯检机等。到了去年年末,“通用机器人”销售额接近200万元。

盲目扩张的2015

李笑着说道,2015年是盲目扩张的一年。年初,李把项目成员一分为二,一部分人留下来继续做关节型机械臂,另一部分人分出去专注非标设备项目,李给后者起了个大气的名字——智能制造。

这些非标设备的订单依然来自主动(下单)的客户。下单之后,市场人员会去了解需求是否可标准化,若有标准化空间,制造之后再去推广销售。

为此,市场人员前往沈阳、北京、江苏等地,考察了饲料包装、物流等行业。最终“智能制造”部门在机器人应用方面拓展了码垛、异物剔除等项目。

到了今年6月份,销售额增长至300~400万元。李雄心勃勃,“去年还不到200万,才半年就增加了一倍。”李还想继续扩展套袋机、物流车,“套袋机年销量可能过百台。另外,市面已有的物流车都是磁条导航,而我们是视觉导航,成本更低,柔性更好。”

◆ 公司日常

7月份,经英诺天使基金介绍,佳讯飞鸿的林菁前来沈阳工厂考察。此时,工厂四处可见热火朝天的小项目:变压器电力油箱箱体的焊接、物流的分拣、肉鸡的分割......令林吃惊的是,这些项目还能赚到钱。

这时候,李正打算从中科院辞职,全心创业,这更让林下定决心投资。当月,李获佳讯飞鸿1350万Pre-A轮投资。

融资后,李马上兼并了一个小公司。该公司资金状况较差,但项目、团队不错,有20多个人,主要业务为机器人应用。兼并之后,李成立了第三个事业部——机器人应用事业部,负责焊接业务。

非标设备业务严重分散了李的精力,关节型机器人进展逐渐停滞。今年以来,关节机器人一直处于修修补补状态,没有进行过一次彻底的开发。

一张震惊的报表

10月份某天,李收到上个月的报表,看到数字他震惊了。报表显示,现金消耗速度很快,天使轮与Pre-A轮的钱,几乎只剩下一半,李随即找到财务,追究现金的去向。

答案即为非标设备小项目。小项目不断增多,导致人力成本急剧增长。“9月底时,我们团队已有90多人,平均薪水8000元。”此外,很多资金都被拿去充当设备采购垫款。

李原本以为项目整体是盈利的,其实不然,财务状况已经不太健康。小项目门槛不高,同业竞争又比较激烈,行业平均利润率比较低。更重要的是,这些设备标准化程度低,客户要求苛刻,难以规模化。

而最初的主业——关节型机械臂,完全能够标准化。其核心部件,可由机械集成采购,再卖给其它公司,做成机器人工作站,如焊接工作站、打磨工作站、包装工作站。

醒悟过来的李,重新调整公司架构,把小项目分为二:1、智能制造部门收缩,只做物流包装。2、机器人应用事业部收缩,只做焊接和打磨。

为了使主业务更加明晰,未来物流和焊接业务都会剥离出去,成为独立运营的子公司。为了激励士气,李还把关节型机器人员工工资增加至12000元以上。

预计在2016年第一季度,“通用机器人”将新推出3款关节型机器人,二季度减速机生产线将投产。李透露,目前已与深圳、无锡、青岛、郑州机器人销售公司达成合作。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