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聚合SDK Ping++获B轮融资,用户从100到6337的背后故事

铅笔道 | 2016-01-06 16:24:32

文| 铅笔道 记者 薛婷

导语:2012年,金亦冶一腔热血闯入支付行业,一不小心成了“先烈”。第一个创业项目智能POS机难以为继,金选择退出。2014年初,他再次整装上阵,从上个项目中总结出开发人员的支付接入需求。

当年7月,支付接入集成工具Ping++正式上线,功能包括缩短申请周期、SDK直接嵌入、提供支付数据运营管理平台等。开发者无需挨个申请支付渠道,写一堆代码,只需下载 Ping++ 服务器端 SDK 及客户端 SDK,然后将 SDK 中的库文件导入工程,便可完成接入。

靠“刷脸”、朋友推荐,金获得了第一批种子用户。8月,该项目获得红杉资本和线性资本的A轮投资,金额近250万美元。去年,金发力市场拓展,如今,凭借精准切入客户,Ping++的客户已有6337个,多为初创企业,包括功夫熊、小红书、丁香诊所等,涵盖电商、金融、游戏等产品。

2015年10月10日,Ping++新版上线,从一个开发者工具,向企业服务平台转型。其在管理平台新增了权限设置功能,使用人群已逐渐覆盖技术人员、运营人员、甚至财务人员等各类相关角色。

近日,该项目完成B 轮融资(铅笔道尊重创始人意见,为其具体金额保密),由宽带资本领投,盛景网联,上一轮投资方红杉资本与线性资本跟投。

注: 金亦冶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支付集成工具

“其实国内支付行业还是比较讲究谈资论辈的,干了15、20年的人挺多,我在圈子里还算年轻人。”2012年,从斯坦福归国后,金亦冶将30岁前的3年全扑在了支付上。

一是出于兴趣,金听了Twitter兼Square创始人Jack Dorsey的一次演讲,迷上支付行业;二是看好国内市场前景。一腔热血闯入,他曾做过行业“先烈”。

金亦冶参与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为智能POS机,花了大量时间在硬件供应链、软件支付系统开发上。他回忆里夹杂着叹息:“那时候我们就提出过扫码、卡券、手机支付这些设计,做得太早,大环境还未成熟。”

项目难以为继,金无奈退出。调整一个月后,2014年初,他再次整装上阵。“我有些顿悟:创业本事是无法预测的,但可以从上一段经验中,发现需求。”

上个项目中接入各种支付接口,曾令技术出身的他头疼不已。“每家的申请格式、加密方式等都不一样,文档不健全、数字环境体验不好、接入时间长... ...简单来说,技术上虽不难,但是浪费时间。每次对接都要做重复的事儿,很烦人。为此,上个产品晚了近4个月上市。”

“从开发的角度,如果有人把支付接口的事儿干了,我肯定愿意用。其他开发者应该都有需求,有时间可以做其他事儿。”他嘿嘿一笑:“我们就自己干了。”

4月,金带着6人的技术团队开工。3个月后,第一版产品移动版Ping++上线,它是一款支付集成工具。“初版非常简单,集成了三个支付渠道:支付宝、微信和银联。只有安卓版本,后端语言只有PHP。”

金总结,初版Ping++主要功能有三:

1,缩短申请周期。技术人员归纳在主流支付平台的申请经验,整理出一份标准化申请文档。“开发者提交申请材料后,我们能较快鉴别出问题,加以修正。使得正式申请在15天内一次性通过。”

2,降低开发成本。技术人员把所有支付相关的系统程序编写好,集成SDK产品。开发者只需下载 Ping++ 服务器端 SDK 及客户端 SDK,然后将 SDK 中的库文件导入工程,便可完成接入。

3,提供支付数据运营管理平台。“首先将不同支付渠道的交易信息汇总在了一块,通过图表方式展示。同时,它还支持导出数据和生成报表。”金补充:“原来数据分散在不同的支付平台,统计起来很麻烦。”

◆ Ping++管理后台

资本+团队

产品有了,如何找人来用?金的底气并不足。“没人敢用一家创业公司的支付产品,他们担心的问题很多:不安全怎么办、会不会宕机、钱会不会跑路、你倒闭了怎么办... ...”

只能从身边人“下手”。“斯坦福同学圈里创业的人比较多,我就挨个问,谁做App,要不要做支付,免费的。”他苦笑:“聊20家可能没一家愿意用的。”

金并未灰心,“如果大家都抢着用,早就有人做了。”作为那时公司唯一的兼职BD,只要有人回复“可以聊一聊”,他便背上电脑,坐着地铁前去面谈。“基本前面聊得挺好,后面一问有谁在用,我说还没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艰难起步,靠着人脉圈子广撒网,金的第一批用户有了眉目——朋友介绍的几个3~4人的初创企业。“他们说反正我们的项目也不知道能做多久,就试一试吧。”金回忆:“第一个客户是个在线佛教语音下载App,现在都没了。”

迈过第一步,金的客户渐渐多了起来,其中不乏情侣社交App“小恩爱”、功夫熊等。“产品比较粗糙,他们会提意见。用户提,我们就改,比如支付渠道只有三家还不够,就继续接入其他渠道;退款不方便,无法追单等问题,每周改一版。”

2014年8月,Ping++的成绩单并不漂亮。“后台管理系统简单都不能看,用户只有零星的几十个。”他说:“有投资人找过来还是有些吃惊的。当时自己还没考虑商业模式的事儿,什么企业级服务,移动支付大潮这些也无暇顾及,只想着工具要好用。”

当月,Ping++获得红杉资本和线性资本的A轮投资,金额近250万美元。“投资方在支付领域比较有经验,帮我完善了商业模式。”

那时,金了解到,美国早有对标公司Stripe(现估值50亿美金),媒体也冠以Ping++“中国版Stripe”。“这虽对融资和宣传比较有利,但之后我们彻底研究过Stripe模式。客户类似,都是初创企业,解决问题一样,但国内外支付生态系统不同,产品很不一样。”

资金到账,金并未着急扩展市场。至今年年初,除了完善产品,他更多精力放在招人上。“公司是人做出来的,其他东西都是白扯。”

Ping++的招聘文化源自金在美留学时的经验。“靠文化和机制来招人。比如人少时,应聘的人必须被所有人面试。招第三个人,前两人来面;第四个,前三人面......每人都有一票否决权,前十几个人都是这么进来的。”

这种机制虽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招聘质量,但存有弊端。他坦言:“招人很慢,年底整个团队才15人。”

至今,团队已有50人,金依然施行这套招聘制度。“招人在我们公司是最重要的事儿,HR每周必须提交100个简历,每周面试至少15人,成功率只有1%左右。现在是先由他所在团队的领队和同事面试,接着协作团队的人来面,最后HR来面,每个人至少被5~7人面试通过。”

◆ Ping++团队

客户从100到6337

2015年春节一过,金组建BD团队,发力市场扩展。“当时的客户只有100家左右,增长比较慢。”

BD团队只有4~5人,金提炼出一套打法。“首先知道客户是谁?初创公司的CTO、开发人员居多。他们在哪里?线下技术交流活动,线上论坛、贴吧。他们逛什么网站,看什么新闻等。”他笑着说:“这些问题想好了,再想办法精准触达。”

除线上SEO优化、精准投放外,2015年8月、9月、12月,金分别在深圳、北京和上海做了三场落地活动,规模从200到500人不等。“活动收费,提高了门槛;其次我们每个城市有专门负责联系嘉宾,确保每个参会者是技术总监级别以上的。”此外,他还与创业孵化器合作,如氪空间、3W 孵化器、InnoSpace 等。

他强调:“主要还是完善产品,现在约有40%的客户是老客户介绍来的。”如此,Ping++的客户每增加1000的时间从2个月,到50天,变成现在的一个月。

至今,Ping++共集成支付渠道10家,包括支付宝、银联、VISA等,并在技术上完成了Apple pay的接入;可支持iOS、安卓系统、网页版、塞班系统和Win 8系统支付。

10月10日,金将产品整体改版,主要调整是将后端管理平台做得更重。“平时会有用户反馈,运营、财务也想用这个工具,用不了。”

金反思:“如果只是一套开发者的工具,Ping++的价值和未来的盈利空间很有限,如果可以开发给客户的其他人员使用,价值就不一样了。”

此次改版意味着Ping++从一个开发者工具,向企业服务平台转型。Ping++在管理平台新增了权限设置功能,使用人群已逐渐覆盖技术人员、运营人员、甚至财务人员等各类相关角色。

金解释:“在新的管理平台中,账号的管理人员可以对当前账号下的每一个应用进行管理授权,不同职能的用户会看到与其职能相对应的交易数据信息,这可以在保证企业内部信息安全的同时,让不同职能的用户均能使用。”

此外,新版后台在设计和功能细节上也做了完善,包括订单流失率、批量退款功能。“一体化的渠道管理界面,以及针对系统负荷的实时监控功能。”

目前,Ping++用户共计6337。“现在已在探索高级功能收费服务,今年会正式上线收费产品。”金说。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