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薛蛮子投资 曾经估值20亿的社区001的“倒掉”

品途网 | 2016-01-07 03:50:07

社区001早在2015年9月18日其实就已经业务全线告停,只是当时该公司紧急对公众表态说,一个月后的10月18日恢复正常,然而时间进入2016年,社区001还处在“荒废”阶段。

即使现在,还有人因为手中持有社区001储值卡却买不到东西而感到焦急。比如家住上海斜土路某大厦的王阿婆在接受本地媒体采访时说:“说好2015年10月18日恢复正常,现在12月都过了,社区001卡还是不能用,我这卡里的钱怎么办?”甚至该媒体还接着写道:“她(指王阿婆)哪里知道,这个曾经红极一时的社区商务O2O已经倒闭了,老板不知去向。”

社区001盛衰之况,让人唏嘘

这家“一度被业内视为社区O2O先行者”的公司正式注册于2012年3月。其创始人是邵元元。在创立社区001之前,他曾有过担任搜房网总裁的经历,虽然最终没能实现搜房网IPO的目标,但也帮助后者从“40多个城市”拓展到“300多个城市”。

正是这段在搜房网的任职经历,慢慢演变成邵元元关注传统互联网电商发展和社区服务的思维习惯,并且促使他创业社区001。他当时认为,中国网上购物的主体是青年人,不少中老年人的习惯仍是在早晚间到超市排队购物,因此也将社区001的主流消费群体定位为在社区生活的中老年人,即不擅长用网的“网络菜鸟”。

最初一轮的融资也是在2012年创业之初,邵元元、薛蛮子和邵的好友、懂技术的马来西亚籍华人杜国强,三人共同出资2000多万元,就这样雄心勃勃、风风火火开始了。

社区001以社区购物为切入点,与客户所在小区附近的商超合作,将5公里范围的货品在1小时内送达。事业的起点是在北京。据了解,跟它合作的大型商超包括家乐福、世纪联华、麦德龙、永辉、卜蜂莲花等。在接下来两三年内,按5公里的距离划分,社区001针对北京6个城区初步建立了26个商圈,比如慈云寺商圈、望京商圈、朝阳商圈……社区业主通过在社区001选购附近线下实体商超的商品,并通过快递渠道将米面粮油、蔬果饮料等日用品快速送货上门,化解业主的购物痛点。

邵元元觉得社区O2O大有可为。按照他的构想,购物只是第一步。社区001还要向生活服务拓展,与商圈周边的美容、美发、健身、餐厅和旅馆合作,用它的电子钱包(社区001储值卡)支付;还要做物业电子化,要开发一个物业管理系统,免费送给各个小区的物业使用……也就是说,社区001所布的局是把社区生活服务圈完整做起来,成为最大的服务商和中介商。

2013年,社区001挺进上海。在其购物单上写着“社区001上海站—中国领先的住宅社区在线购物超市—省时、省力、省钱”的宣传词。此后,又多方融资。据媒体公开报道,2013年10月获得海银资本、上海致景投资等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4年4月获得上亿元A轮融资(其中五岳天下为其投资了4千万人民币);同年10月,薛蛮子曾在微博公布,社区001获得了1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达到20亿元人民币。

除进入京沪之外,截至2015年初,社区001又覆盖了广州、深圳、重庆、武汉、沈阳、杭州、南京、大连、天津、福州、济南、郑州等近20个城市。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充满野心和梦想、估值也如此之高的社区O2O在2015年后半年折戟沉沙、仓皇结束了。其盛衰之况,前后对比,让人感叹唏嘘。

大规模危机是从2015年9月开始爆发的。当时有多家媒体报道社区001在疯狂补贴之后,因再无钱可烧而处在破产边缘。其实在这之前,社区001的不少城市的布点都出现了裁员、发不出员工工资等情况。

鉴于事态之严重,9月14日,社区001CEO邵元元给员工发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说,“正在寻找各种积极有效的方法和措施来解决公司短期出现的困难和问题”,并希望员工面对“极个别不怀好意的竞争对手和一些存在动机和品德问题的人利用这类问题制造恐慌和混乱及鼓动迷惑”时,保持头脑清静。这封信非但没有稳定“军心”,反而让员工的期望更快破灭。几天之后,其业务全线告停,全面停止接单,多地员工纷纷出来讨薪。

失败的原因何在?

从2015年9月始,网络上就全是社区001“死掉”的消息和对社区O2O行业的讨论。社区001所承诺的在10月18日恢复正常,却没有能力恢复了。甚至直到现在,它还没能完成各类“善后”工作,看来它也没有能力来善后了。

然而,社区001作为一个典型的社区O2O样本,仍然有值得讨论的价值,就是它为什么从红极一时就变成了“处于破产边缘”,它失败的原因何在,以及做社区O2O应该避开哪些“坑”。

首先是(尤其是创业早期)以疯狂补贴的烧钱模式来吸引用户,并企图以此留住用户。社区001商品的价格跟其合作的超市价格一致,而且在前期推广宣传时不收取顾客配送费,哪怕顾客只购买1元钱的东西,社区001也会在1小时之内送达。不仅如此,它还要承担配送费用、社区推广费用以及员工(包括大量的全职配送员)开支。根据界面新闻2015年9月报道,仅在重庆的4个商圈,社区001就有近100名员工,基层员工工资为3000元左右,算下来每个月仅员工工资开支就需要10万元。就别说北京地区有26个商圈了,更别说它所覆盖的一二十座城市了……

第二,商业模式不清晰。邵元元曾说,社区001先要靠烧钱把主要消费人群吸引进来并留住,积累了用户再去考虑采用什么样的商业模式。从某种程度来说,邵元元是太过乐观了,对社区O2O的创业难度预估不足。按照最初的设计,社区001不建超市,不做电商平台,而是把社区周边的大型商超给连接起来,并且当时想的盈利模式是,从供货的超市拿回扣点。但这回扣点能有多少呢?

按照邵元元的设想,除跟商超合作之外,社区001还通过平台吸引品牌商入驻。他并不指望与商超合作赚钱,因为这部分用来发展用户,主要收入来源则靠收取入驻的品牌商家服务费支撑,品牌商家包括生鲜、电器等商家。此外,物流配送费用也能为其带来一部分收入。如此循环,如果客单价高(据报道是300元)、顾客黏性大,养活线下配送团队并不是问题。

这就涉及到了第三个问题,即重资产模式可行不可行?社区001的配送团队全部是自建,再加上它还没有自己的供应链,并且平台建设的效果也不明显,而只能依附于合作的超市,但又因为合作的超市品牌过多,却不能得到某一家的全力支持,结果就只能沦落为帮超市免费送货的“搬运工”。尽管邵元元也想摆脱“搬运工”的命运,但何其难也。再说回社区O2O的(配送)团队要不要自建的问题。自建团队当然能较好地包控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但资金和运营也压力也可想而知,尤其在面临资金压力时,简直多跨一步就可能会“死掉”的。而跟社区001相似的爱鲜蜂、京东到家采用的则是轻资产模式,前者的配送交给夫妻店、街边小店的老板去做,后者则采用众包物流的方式。当然,我们也不能说这两家公司采用这种模式就一定能成功,毕竟创业靠的是综合的全方位能力,但起码也给我们提供了另一种社区O2O的做法。

第四,社区001将自己的主要消费群定位为社区内的中老年人,其中有以对价格敏感的老年人为主。因为他们当时看到并认为,社区24小时内的主流人群是孩子、保姆和退休老人。因此,邵元元还建立了一种物业和业主之间互动的电子系统,物业可以利用短信通给业主发送各种通知,把内部互动系统电子化,这就是他为社区001打下的基础。这样做其实并无不可。但也要考虑到老年人的消费习惯毕竟大不同于年轻人,虽然他们需要快递员帮忙送米面粮油上门,可对于创业企业来说,靠烧钱补贴这种方式未必能够撑多久。也就更别说未来要做商圈周边的美容、美发、健身、餐厅和旅馆等服务,成为社区生活服务领域最大的服务商和中介商了。理想丰满,只是现实太过骨感。

第五,社区O2O市场热度在中国升温后,行业的竞争者太多,对社区001的压制和冲击也非常厉害。比如在社区001的大本营北京,就至少有爱鲜蜂、多点、京东到家等几个强劲的竞争对手,而在运营、模式上,在资金储备上也要胜过社区001,若是放眼全国,竞争对手就更其多了。最关键的是,社区001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拿什么跟竞争者对抗?在资本寒冬到来时,还有哪个投资者愿意继续投资?

还有一点,虽然是细节,但也让人心生忧虑,即社区001所对用户所采用的预收会员费的制度。据了解,早期购买1000元储值卡送200元,后来送100元。虽然这对顾客是一种打折的方式,但对社区001也是一种预售方式,不过对这样方式的地推、拉拢更多消费者的行为来说,则也像是一种集资行为。企业又将这些钱早早烧掉,总归是有隐忧的。而对于消费者,这些被预收上去的钱,他们难道不害怕没有得到商品,钱也收不回来吗?社区001早在2015年9月18日其实就已经业务全线告停,只是当时该公司紧急对公众表态说,一个月后的10月18日恢复正常,然而时间进入2016年,社区001还处在“荒废”阶段。

即使现在,还有人因为手中持有社区001储值卡却买不到东西而感到焦急。比如家住上海斜土路某大厦的王阿婆在接受本地媒体采访时说:“说好2015年10月18日恢复正常,现在12月都过了,社区001卡还是不能用,我这卡里的钱怎么办?”甚至该媒体还接着写道:“她(指王阿婆)哪里知道,这个曾经红极一时的社区商务O2O已经倒闭了,老板不知去向。”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