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理财白痴“如何为11.8万用户实现自动化理财,管理15.4亿

铅笔道 | 2016-01-07 11:22:04

导语:陶伟杰(“懒财网”创始人)说自己不会理财,炒股赔钱,理财产品忘记续期。但他创办的自动化理财网站“懒财网”,却为11.8万投资用户管理15.4亿元资金,累计交易额52.2亿,为用户带来收益2985万元。

该网站一端连接信托机构推送的(收益中等、稳定性较高的)信托质押贷,另一端连接用户(个人投资者),并依托大数据技术及算法匹配两端:用户无需选择产品,系统自动为其购买适合的信托质押贷,允许活存活取,且提供年化利率8%的稳定收益。

同时,“懒财网”将用户资金划分为2部分,一部分用于购买信托质押贷,其余资金留存在第三方托管账户。信托质押贷保证稳定收益,现金则弥补其流动性的不足。

2015年7~8月,“懒财网”相继拿到君联资本A轮融资,由中路投资领投、君联资本跟投的A+融资(铅笔道尊重创始人建议,为具体融资额保密)。

注: 陶伟杰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自动化理财网站

作为高净值人群(一般指资产净值在600万人民币以上的个人)的一员,陶伟杰是个十足的理财困难户。他尝试炒股,结果赔了13万;买短期理财产品,到期后忘了续期;买长期理财产品,又没有很强的资金规划。“我试图理财,最后都理不下去。”

2014年底,北京大笨象西餐厅,他和在传统金融系统工作的朋友聊起了互联网金融。他们最关注的是上线仅1年半便疯狂吸金5000多亿元的余额宝。“余额宝能成功,因为它把很多复杂的金融概念、金融操作都干掉了,让你特别简单地理财。”陶分析。

当时,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已由最高的7%跌落至4%。这一困境也反映在同类理财产品上。余额宝等货币基金从用户处筹集零散资金,然后汇成大额存款放入银行,银行则给其更高的存款利率。

在陶伟杰看来,这种盈利模式并不能为用户带来持久稳定的中等收益。他预计收益将继续下跌。这让陶看到机会,他决定做个能稳定提供中等收益的懒人理财平台。

2014年4月,陶伟杰和合伙人自掏腰包,花费200万元创办互联网金融平台“懒财网”。此时,它是一个工具型理财网站,为用户提供免费理财工具“懒财助手”,一端是小额贷款债权及基金产品,另一端对接用户。平台则通过销售金融产品的佣金获利。

然而,资产端(借款方)的寻找并不顺利。经合伙人牵线,“懒财网”与一家小贷公司达成合作。但不久后,陶伟杰便发现该公司的资产供应量不够,每周只能提供2、3百万元的投资额,虽然相对安全,收益却比别人低。

他想用基金起量,与一家基金公司谈了3个月,最后合作没落地:双方巨大的体量差距让懒财网失去话语权,基金公司希望用户资金的扣款、还款环节在自己平台完成。但这会让“懒财网”自动理财的计划落空,“用户虽然在我们这里操作,但资金是在基金公司和银行间直接流转,我们没有控制力。”

◆  懒财网旗下产品“懒财宝”操作界面

时间一晃就到了7月,除寻找基金以外的优质资产,陶也在约见投资人。希望引入产业投资的他,把目标定在2个投资者身上:一个私募业大佬,在金融领域有雄厚背景,但希望陶用500万天使投资实现赢利;相对前者,另一个人在金融行业资历较浅,却为“懒财网”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

“跟基金相比,他建议我们从信托切入。”与基金公司、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积极触网相比,信托在转型中遇到了难题。

“信托投资人必须有大于100万元的可投资资产,这使信托与以‘屌丝经济’为主的互联网金融格格不入,加上信托产品有面签要求,所以信托与互联网融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陶说:“法律不允许网上销售信托产品,‘信托100’网站曾以百元团购的模式销售信托产品,结果被银监会叫停。”

陶伟杰补充:“信托资产的收益比小贷低一些,但它的安全性比小贷高得多。我们应该以质押贷款的形式帮信托持有者变现。”投资人的这段话让陶发现了新大陆,随后,陶与其达成合作,2014年10月,“懒财网”拿到个人天使轮融资500万元。

推出活期理财产品

天使轮融资前,“懒财网”已上线二手债权交易版块。需要变现的用户可在该版块把债权以原利率出售给其他用户。版块开放后,陶伟杰发现较之于平台上的新发债权,用户更倾向利率不变,周期更短的二手债权。“二手债权比新发的债权销售速度更快。”

“是不是可以让用户自动委托购买和出售债权?”这会提高交易效率,增加用户体验。但问题随之而来:用户出售和购买二手债权的行为很可能是不同步的,有一个时间差。这意味着交易金额也很可能是不同步的。

如何匹配交易双方的需求成了难题。陶为此绞尽脑汁,突然有一天他灵光乍现,“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把现金作为用户资产的一部分来看待?”

◆ 产品初期,用户可对不同风险、周期、收益的金融产品组合,然后决定购买何种产品。

与其让交易双方通过排队等待的方式实现需求匹配,不如在每个用户的账上存留一定比例资金,交易需求产生时系统自动扣款购买。陶打算用“信托质押贷+现金”的方式实现活期理财。

活期想法产生,陶的内心止不住地打鼓。对金融平台而言,资金的快进快出会迫使其预留大量现金以供用户提取。一旦取现的用户过多,平台就有可能因现金不足而“崩溃”。

他决定做场测试。12月8日,“懒财网”上线“懒财宝”,年化利率6%的活期理财,只配置了一半金额12%利率的消费分期资产+一半现金,允许投资者随存随取。一周时间,“懒财宝”管理资金额度为88万,一个月后这一数量达到450万。

为防止取现用户过多造成的平台资金匮乏,陶事先准备了20万元。但2个多月的运营过程中,平台并未出现该情况。并且活期理财的概念促进了固定投资期限的小贷产品的销售。“当时‘懒财宝’利率只有6%,而小贷利率达到12%,很多用户通过‘懒财宝’认识我们,然后再去投资小贷项目。”1周时间,小贷产品的购买量增加了200万,1个月增量1090万。

3月8日,“懒财网”正式推出活期理财产品“懒财宝”,8%年化收益率,随存随取,1分钱起投,按秒付息。信托公司向“懒财网”推荐拥有信托债权的借款人,借款人以信托债权为标的在“懒财网”筹款。

它以智能算法将用户资金划分为2部分,一部分用于购买信托质押贷,其余资金留存在账户。信托质押贷保证稳定收益,现金则弥补其流动性的不足。用户注入资金后无需其他操作即可享受年化利率8%的收益。1月时间,“懒财网”新增投资用户3261人,单月交易额6389万,均比上月增长约3倍。月留存额1587万。

风控指标设立了25项。信托公司推荐借款人后,“懒财网”会对所质押信托进行筛选。信托大致分政信、工商、金融、房产4类。针对每一类,“懒财网”会有一个25项的打分表。“比如政信类看重地方融资平台状况,工商类和金融类看重对手方,地产类看重当地地产状况、人口等。满分是10分,质押信托的评测达到5分就可以通过我们的审核。”

与其他3类信托产品相比,“懒财网”更倾向于政信类信托。“政信类依靠政府信用,可靠性较高。”目前,该平台政信类信托产品数量占比超过70%。

◆ 二手债权交易示意图:年化收益率不变,投资周期会随二次购买人数增多而缩短。

尝试个性化资产配置

运营过程中,陶伟杰发现部分用户流动率过高。“有一些做生意的用户,把几十万的货款存放几天然后提走,而且通常都会在周一时提走;新股发行时,有些用户把钱取出去,结束后把钱又存进来。”陶伟杰说:“这会让平台留出更多的现金,减少信托质押贷的购买,最终降低平台收益。”

如果保持8%的固定收益,“懒财网”会承担巨大的补贴;如果不补贴,收益的下降会让稳定投资的优质用户最先流失。“短期套利者能容忍更低的收益,只要比银行活期高就行。但稳定的投资者会去寻找收益更高的理财产品,这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

于是,“懒财宝”开始完善算法,尝试个性化资产配置。系统根据用户资金流入、流出等行为判断其资产流动率,并据此为用户分配信托质押贷及账户留存现金的比例,8%的年化收益率也将根据用户账户中信托质押贷的占比浮动。

“过去资产配置比较随意,比如你配满了,他配的少,我们会多收你些服务费,然后给他补贴到8%。”为厘清逻辑、精确算法,构架师用了几十页PPT梳理思路。

这套商业逻辑引来了中路资本。2015年7月,上海96广场的Costa咖啡厅。陶伟杰正向中路资本的宋旭文介绍商业逻辑。“信托资产市面上都有,别人也可以拿。你的价值在哪里?”宋旭文发问。

陶的答案是,在同等营销能力下,他是唯一一家做个性化资产配置的。此时“懒财网”注册用户量达到31万,投资用户2.3万,存留额1.9亿元。“每个新投资用户的获客成本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资产收益率过10%。”

逻辑讲通,2个月内,“懒财网”相继拿到君联资本的A轮融资,中路投资领投、君联资本跟投的A+融资。

他也在各渠道大力推广。从各大应用市场首页到百度搜索推广,“第1个月花了100多万,第2个月花了200多万,A轮确定后大推了一段时间。”近期受“e租宝”事件影响,营销放缓。

11月,新版“懒财宝”上线。系统按照用户行为资产配置的同时,尚未对8%的固定收益率进行调整。但用户如果资金存放期不满48小时,转出时会收取总额0.5%的手续费。

目前,“懒财宝”正逐步取消对高流动性用户的补贴。“先选一批流动性最强的用户观察效果,数据确认后再选一批。”截至,2015年12月31日,“懒财网”注册用户量达到80多万,投资用户11.8万人,累计交易额52.2亿元,目前的管理财富规模为15.4亿,为用户带来收益2985万元。

5个月前,陶伟杰写过一篇名为《曾经专属于土豪的信托,如何通过互联网撬动屌丝人群?》的文章:“当余额宝冲击银行存款,导致千亿额度的存款“搬家”的时候,基金公司、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已经推出了一些获得市场好评的产品。然而,传统金融机构中的信托却遇到了难题。”

“懒财网”要做的,则是通过帮助信托机构触网,用自动化理财的方式成为中产阶级的智能财富管家。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