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4500万 俞敏洪相中的儿童安全手表 年售35万台

铅笔道 | 2016-01-08 11:33:05

文| 铅笔道 记者 薛婷

导语:2014年,儿童电话手表玩家并不多。如大浪淘沙般,市场上猛然涌进一批试水者,又死掉一批。蔡宗辉的“童伴”是生存下来的那一批。蔡曾在中国移动工作6年,负责校讯通业务,而后转战阿里健康,瞄准了智能硬件方向。2014年年底,蔡成立“童伴”,决定从儿童电话手表做起,搭建一个儿童安全平台。

凭借中国移动的工作背景和来自阿里健康的研发团队,蔡的产品——“星空侠儿童电话手表”。家长的App与手表绑定后,可以及时与孩子电话沟通,并掌握孩子的位置信息。

其主要特点为:1,内置中国移动SIM卡;2,通过算法将硬件与App的绑定操作集成在二维码上,家长只需扫码注册,30秒内可完成绑定,3,强调安全,时间同步,电话模式、上课静音等功能,都受到家长手机App控制。

2015年,通过行业销售渠道,如学校采购,亲子社区、母婴电商代销等,“星空侠”销量为35万台。在蔡的构想中,硬件销售只是连接家长的第一步,他想由此搭建一个围绕安全话题的亲子社群。

近期,该项目获得新东方,老鹰易真基金领投的4500万元A轮融资。

注: 蔡宗辉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围绕儿童安全创业

穿过几十人的办公区,深处是一间办公室,不足10平米的空间,暖气显得过于充足。蔡宗辉起身打开窗子,尔后摆出大大小小的茶具,熟练地泡起茶来。茶桌附近,零散着7、8个钢铁侠表带造型的儿童电话手表,窗台上一只粉红色儿童定位书包格外显眼。

一年多来,蔡宗辉每天围着这些“小玩意”打转。此前,他一直在大公司充当职业经理人角色,在中国移动待了6年,负责校讯通业务。2013年交上一份“全国8000万用户,6000多万收费用户”的成绩单后,蔡转战阿里健康。

从教育行业跨界到互联网,蔡的内心被火热的创业大潮撩动,“不想错过这波机会。”他脸上泛起红晕。不只是一腔热血,蔡宗辉感觉等了太久,经验、积累等足以一试。

2014年年底,蔡把方向定在教育行业。仔细分析,他觉得智能硬件更容易落地。“这么多年,对学校、家庭市场很熟悉。很早就接触了行业里的相关硬件生产,类似学生签到卡机、校车刷卡机等,主要就是记录学生行为是否安全,并通知家长,比如,下午4:15分,您的孩子已离校。”

蔡反复强调了几遍安全,这缘于他的另一层身份:2岁孩子的父亲。“小孩平时由外公外婆带,有时他们要带孩子回福建老家。每次还没出发,我心里就慌了。”他两手架在胸前:“担心会不会有抢孩子的,拐卖啊,路上出现问题联系不到......莫名的焦虑。”

综合考量,蔡成立“童伴”,决定从儿童电话手表做起,搭建一个儿童安全平台。“电话手表其实是一款通讯工具,我有移动的背景。家长们最大的诉求是孩子安全,通过挖掘采集到的孩子的位置信息便可做到。”

他强调:“硬件背后更重要的是服务,让产品真正在生活中使用起来;后端聚合儿童安全内容,通过硬件传达。”

30秒内绑定硬件与App

彼时,该领域进入者尚少。“只有360和阿巴町在做。”蔡认为市面上产品大多数仍停留在概念阶段、实用性不高,可做的事儿很多。他补充,“硬件、通讯模块等门槛虽不高,但不是一般小团队能做的。” 

“童伴”的CTO是原阿里健康大数据研发负责人,研发团队成员大部分来自阿里健康。“他们做过全国电信级平台架构,有海量数据挖掘经验。”此后,具有20多年供应链经验的另一位合伙人加入。“我擅长产品和运营,我们三就是个铁三角。”蔡说。

蔡分析已有产品弊端:

1,价格贵。“那时候价格基本为7、8百块。”

2,操作繁琐。“家长拿到手表,第一步要先下载App,然后将手表与App绑定。这一动作,原来的产品基本需要1小时才能完成。”他解释:”很多产品绑定时,要输入序列号等产品数据,很复杂。特别是妈妈,她不懂IT,真得会疯掉。“

3,无内置SIM卡。“大部分产品买来后,家长需要去营业厅购买SIM卡,再安装使用。现在白领这么忙,让他为此跑一趟营业厅,对产品的新鲜劲会减掉很多。”

4,山寨产品横行,材料质量参差不齐。“很多华强北的山寨产品泛滥在电商上面,首先,材料可能不安全,有辐射等;其次主打的功能并非刚需,如可存储500个手机号码,孩子根本用不到。家长对此缺乏辨识能力。”

他对症下药,研发“星空侠儿童电话手表”(简称星空侠)。供应链生产端,是蔡在移动时接触过的代工厂。“表带等材料都是食品级硅胶材料;计步、喇叭等模块,使用的是行业里价格较高的。”

凭借蔡在中国移动的资源,“童伴”与其达成合作,“星空侠”出厂即内嵌有SIM卡。在使用体验上,家长可在30秒内完成“星空侠”与App的绑定。“我们把原来需要用户操作的产品信息,用算法放在后台,集成在二维码里,家长只需扫码,注册后就能完成绑定。”

2015年1月,“童伴”PC端、App,1.0版工程机均已研发完成。“星空侠”时间同步,电话模式、上课静音等功能,都受到家长手机App控制。

当月,蔡便扩展行业预售渠道。他参加了一次教育行业大会,3天时间拿下了3.45万台的订单。“主要是学校的渠道,大会上都是校长,他是主要决策者,很多原来比较熟。学校采购来送给学生。”

同期,该项目获得洪泰领投、易一天使和几位个人投资者跟投的500多万元天使融资。

◆ “铠甲版”新品

“惊喜之余更多是压力。”蔡回忆:“春节都没怎么过好,这么多订单等着消化。”

4月份,“星空侠”第一批产品出货。“第一版产品很谨慎,召集了一批内测用户免费使用,觉得完全没问题了,才敢对外出货。”他笑着说:“前期不慢一点,万一有不合格的产品出去,就要大批量召回,损失更大。”

“六一儿童节”销售高峰期,蔡收到了来自新东方的大批量订单。“洪泰投资后,俞敏洪老师就一直很关注。”同时,蔡扩展了其他销售渠道,如亲子社区、母婴电商等。“主要在他们平台代销,订单全部转入我们的销售系统。”

按照此模式,至2015年8月,“星空侠”销量近10万。月底,“童伴”在云筹平台众筹融资,不到24小时,获得1500万元意向认投额,领投方为易一天使。

备好“粮草”,蔡马不停蹄研发新产品。除收购深圳一家硬件研发团队,加速电池、芯片等研发外,还与奥飞动漫合作,方式为IP运营。“我们推出带他们IP的产品,另外可通过他们进入玩具渠道。”

目前,“星空侠”的铠甲版、巴拉拉版、擎天柱版、彩屏机器人版等产品正在研发中。其中,蔡还研发了一款儿童智能定位背包。“围绕儿童安全,会不断探索研发其他产品。”他说。

2015年第四季度,蔡着手建立线上销售渠道,如京东商城、苏宁易购等。“等新版产品上线,会主推线上渠道。”

亲子社群

至今,“星空侠”系统产品累积销量为35万,并在近期获得新东方,老鹰易真基金领投的4500万元A轮融资。

在蔡最初的构想中,硬件销售只是连接家长的第一步,他想由此搭建一个围绕安全话题的亲子社群。“很多家长是第一次做父母,在儿童安全上,需要一些专家级的指导服务;同龄家长之间也希望能够交流。”

“简单来说是重平台、重服务、轻硬件。”蔡进一步解释:“我觉得单纯依靠儿童手表带来的用户粘性,构建平台是个伪命题。必须用强运营强平台把用户粘在上面,比如活动社区和电商,以此吸引用户购买硬件。”

◆ 蔡宗辉手拿俞敏洪的赠书,笑得特别灿烂。

蔡最早就搭建了平台,但主要功能是硬件服务。近期,他正筹备上线社群功能,涵盖资讯内容+电商。“正在内测中,将于今年一月中旬上线。”

对此,蔡早有准备。前期,他从宝宝树、摇篮网挖来了一些负责运营的高管。后者本身有一定的妈妈群资源,如辣妈帮、蜜牙宝贝、摇篮网、宝宝树等社区的版主、意见领袖等。“现在有200位左右妈妈内测用户。”

资讯内容上,蔡的策略是原创+第三方内容合作。内测阶段,80%内容为原创,如安全知识编辑、设计安全宣传漫画等,编辑人员主要来自新浪等门户网站。同时,蔡已和一些平台达成内容合作,如“鞠萍主编”“儿童安全大百科图书 ”“知心姐姐卢勤问答平台”等。“我们还和一些儿童安全教育专家签订了合作,他们会定期投稿。”

此外,蔡计划和公安、社会公益组织等机构合作,将专业的儿童安全论坛、内容等搬到线上。

整体上,蔡想打造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接入更多的第三方儿童服务平台。“提供服务的不只是我一家,大家一起来做。”

“比如明天有重雾霾,平台会提前告诉家长,雾霾天学校停课,你在家可以陪孩子做什么;如果孩子咳嗽了,家长可以去对接哪些小儿推拿、中医等上门服务;什么样的儿童PM2.5口罩、空气净化器等最适合孩子,平台都可以与第三方商家合作,将其推荐给家长。”

目前,“童伴”App总用户约100万,蔡希望在年底达到200万高粘度用户,并重点区域发展用户。“2016年,硬件销售做到80万台以上,以手表为主。还要做100场儿童安全巡回演讲。中国每年走失儿童约有20万,找回比例不足1%,童伴希望能和政府部门、新东方、其他公益组织等,一起为找回孩子们出把力。”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