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创办“实现网”工程师兼职坐班服务创业公司,已融资300万

铅笔道 | 2016-01-11 14:33:50

导语:创业就是九死一生,王龙行践行了这句话。2013年底,他从新浪离职,计划做一个工作协作社区。无奈,成员纷纷离他而去,他只能孤军奋战,一撑就是8个月。朋友投资的100万元,让他结束了靠借钱维持生活的日子。

此后,历经三次转型,王才找对方向。如今,他的实现网是一个技术人员共享平台。初创企业在线提交需求,平台根据需求匹配相应工程师。客户满意后可下单,工程师根据时间到客户办公室坐班工作。任务完成后,客户按时薪支付给工程师。

目前,实现网注册工程师2000多名,注册客户(创业公司)600余个,如今每日成交稳定在10单左右。上线后,总成交510单,交易额90万元,12月的复购率达60.7%

该项目于20158月获得300万元天使融资,由博派资本领投,险峰长青跟投。

: 王龙行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e7fff579979b8e837820524d8a959ef2.jpg
◆ 王龙行

辞职创业,一个人撑过8个月

夜里12点,海淀路小区青年公寓9层的一间宿舍内,三个男生睡得酣畅,均匀的呼吸里夹杂着鼾声。下铺的王龙行刚爬上床没多久,一个想法冒出来,他翻了几个身,噌地拿起手机记录下来,又躺下。一夜间,漆黑的屋子里,他的手机不时地亮起......直到窗外已灰蒙蒙亮。

2013年底,这样的“失眠”状态,王持续了2个多月。他给自己定下了个规矩:晚8点前做工作上的事情,8~12点筹备自己的创业项目——实现网,一个工作协作交流社区,涵盖了软件开发、翻译、设计、音乐等,一个人提交任务或想法,其他人共同帮助完成。

未曾想到,忙起自己的事儿,总是兴奋得睡不着觉。“灵感太多了。”这个项目,王寻思了两年多。又过了一个不眠夜,一股热血涌上脑门,他给新浪微博的领导写了封离职邮件,只打了一行字:“我决定让自己离理想更近一点”。

当日,王夜里没再辗转起床,一觉到天亮。第二天,他来到3W孵化器,正式全职创业。他回忆:“那阵天天像打了鸡血,觉得事情肯定能成。”

剧情急速反转。一个月间,本已答应同时加入的4位伙伴陆续退出,一笔投资也被他拒绝。“我们很早周末就一起工作,挺失望的。他们觉得平台做得太杂了,我当时听不进去。”

彼时,王早就断了后路,没有收入来源。在支付了几个伙伴前期劳务后,他身无分文。向朋友借了第一笔钱后,他决定一人撑下去。

一撑就是8个月。12平米的宿舍里,王经常一坐就是一天,中午下楼吃个十几元的快餐。产品出身的王自学完前端、后端,612日,上线了新版实现网,还搞了个线上发布会。“那时候网站每日最多增长100多用户,这是最大的动力。”

平台确实太杂了,前期应该主打一个点。“被创业的热情蒙蔽了心智。”他叹气道。此后,他把方向聚焦到软件开发协作,主打程序员、工程师人群,在社区基础上搭建了一整套讨论和协作创业项目的功能。“你提出来创业想法,在社区里招募早期成员,并实现产品开发。”

7月,在借了最后一笔5000元后,王已负债2.2万。不久,一位朋友投资了100万。“他长舒一口气,生存问题解决了。”

85241cdc72caee3636b89bc769e41940.jpg
◆  实现网产品页面

招兵买马,三次试错

中秋一过,王在鼎好大厦租了几个工位,正式招兵买马。产品功能已较完善,如创业讨论、组建团队、文档协作、项目管理等。

期间,王龙行走了不少弯路。8个月花费了70万来完善功能、运营推广、开发移动端App,效果甚微。团队增加至9人,靠推广运营,注册用户达到2万,日活曲线却无起伏。平台共提交了2000多个创业项目,产品研发完成的只有40个。“当时没注重这些数据,只盯着提交的项目看,觉得干货挺多,像‘回家吃饭’这种模式,社区里早有人提过。”他说。

20153月,王账上只剩下30万。他硬着头皮出去融资,碰得一脑袋血。“你的团队形成机制有问题,陌生人组成的团队,做出产品的概率太小。”“你平台要做交易才有价值。”

王再次反思:之前做了太多“公益”项目,就算有成功的,自己团队也没参与进去。

他谋划转型。“不转不过3个月,项目必死。”他沉默。这一次,王龙行如坐上过山车,一转就是三次。“不知快要死几次。”他挤出一点笑容调侃道。

5月,第一次转型,王决定以更加明确的方式来帮助早期创业者开发产品:做在线孵化器。“我们团队参与到创业者的产品开发过程中,帮助他们快速开发上线产品。7天时间帮助创业者开发上线 MVP并获取早期用户。”做了两期4个项目,团队成员累趴一大半。“小团队无法承受这种重模式。”

不久后,第二次转型。王打算撤出自己的团队,借助用户的力量,让工程师利用业余时间帮助创业者,同时得到股份回报。

现实又给了王一个大巴掌,少有工程师买账。“一个月只招募了20几个愿意尝试的工程师。”他分析:“技术投资需要长期做大量项目,才可能命中高回报率的项目,这要求工程师有筛选项目的能力。”

转眼7月份,团队只剩4人,账上已杯水车薪,又在投资人那儿吃了不少闭门羹,王干脆破釜沉舟,再次调整方向。

这一次,王龙行终于被现实打醒。他吸取前面教训,思考如何提高供给端用户(工程师)的积极性?“他们需要明确的短期回报。”

王尝试平台直接切入交易,创业公司提交任务,直接预约大公司的工程师,后者利用业余时间领取、完成,并获得回报。他拍了拍脑袋:“这个方向很早就想过,就是没做。”

按日薪计费,工程师兼职坐班

王坦言,此方向多少受到“在行”的启发。“既然有这么多人愿意按时收费来共享经验帮助他人,那么同样的模式用来帮助创业公司也很有可能。”

某种程度上,实现网的新模式又类似Uber,是一种共享经济。但不同于“在行”,经验分享基本是一次性交易,也不像Uber标准化的出租车服务,初创企业的技术耗时长,要求五花八门;另一端,工程师们的能力、地点、时间等,均很难量化、控制。

为了让工程师的服务标准化、可控制。王推出了按日薪计费的坐班模式。

在上面,工程师们明码标价,如日薪8小时800 。“客户预约几天,视情况而定。做前端一般是24个工时能完成,客户端通常要7天。”

他补充:“时间按工程师的实际工作时间累计,为了防止有人故意延时,平台有强制评价机制。客户对工程师的工作效率、工作内容、工作态度、工作能力这几个方面打分,评价在三星或三星以下的,该工程师将被停止接单。客户有投诉的,将按照平台的规定进入审定程序。”

cda1c44ed699a0e16267a271f5c1ab9d.jpg
◆ 实现网团队从最初的1人到9人,再到濒临失败时的4人,如今又壮大到12人。

坐班制度则保证了服务的可控化。“如果一个人为我干活,我都见不到他,很难产生信任,我也不知道他会把工作做成啥样,中间有无猫腻。”王强调:“坐班这条,必须卡死。这对创业者来说,是最高效的。基本用户12点前预约,工程师晚上7点就在办公室工作了。最快能做到预约后4小时到岗。”

713日,经过两周测试,产品流程走通,预约、支付功能均完善。平台上一些已有的工程师和创业者被激活,测试第一周,成交3单,交易额5600元。“较短时间内有人付费,这个方向或许是对的。”那天,王和仅剩的3个伙伴喝可乐庆祝了下,留下了一张像素模糊的照片。

月底,实现网完成20几单。王时来运转,当月获得了一笔300万元的天使融资,由博派资本领投,险峰长青跟投。

成效显现,成交510

资金到账前三个月,王龙行主打供给端。“最初只有20个注册工程师,供给端做不起来,其他都是胡扯。”

为此,他使出浑身解数。早期,从团队成员、朋友下手。“圈子里都是新浪、百度、360这些公司的程序员们,就一个个推荐。反正对他们是增加收入的好事儿,接受程度挺高。”

他找来新媒体做软广,收效不错。“神秘的程序员们”为实现网发了《一篇挣点钱咋这么难——您到底要做啥》,为他每天带来100多人的注册量。此外,王在一些技术垂直媒体打广告广告,如v2exrubyChinaw3cfun等。

甚至,王找了猎头推荐。“有一个较熟的猎头朋友,他推荐了10几个其他猎头,每周峰值能带来近100的注册工程师。”

12月初,注册工程师近2000名,但每日成交只有4单。王把精力转移到吸引需求端——创业者。最初,他采用了一些土办法。招募了2个运营人员,每天去网上扒招聘兼职技术的信息,如脉脉、中华英才网、拉钩网、58、赶集等。

效果不尽人意。“两周联系了50多个雇主注册使用,最后感兴趣的只有5个。”

近期,王龙行摸到了门道,与孵化器合作。“最早和创业大街上的wepac聊了聊,对方觉得不错,我就去讲了讲,有几个项目表示愿意尝试。”

看到效果,王如法炮制,现已与北京20多个孵化器建立联系,如清华经管、3W、氪空间等。“从与孵化器谈妥,到落实到创业团队,会有一定的转化期。”王信心满满:“还会和一些媒体合作,做一些线上分享,爆发期还没到。”

期间,“实现网”的订单从每日2单增加到11单,除了供给双方量的增长,王将其归功于强化人工匹配。

11月,王曾用了一些时间机器智能匹配,双方体验都不好。“数据量有限,算法很粗糙,只能通过关键词(职位、时间、位置等)匹配。结果,系统给用户推荐后,不是工程师能力不匹配,就是双方时间不合拍,成功率很低。”

不久前,王把最初的人工匹配方式捡起来。“雇主把需求发出来,我们根据要求,去后台搜索工程师的简历。甚至会看客户的原型图,跟工程师聊一聊,是否能做。可以的话,将此工程师信息推荐给客户,客户不满意的话,再接着推荐,客户最快半小时完成下单。”他兴奋地说:“成交率提升了一倍多。”

目前,实现网注册工程师2000多名,注册客户(创业公司)600余个,如今每日成交稳定在10单左右。上线后,总成交510单,交易额90万元,12月的复购率达60.7%

接下来,王希望平台能不断加快服务效率。“一个初创公司,在我这里下单后,什么都不用管,4个小时候,工程师到岗上班,这是我的目标。”

元旦期间,王龙行复盘,再次翻起了《精益创业》一书,看了20多页,他恍然大悟。“里面有句话,真正衡量跑道长短的标准是公司剩余的转型次数,即根本改变商业战略的机会还有几次。”他停顿了下说:“很多次我被创业的热情麻痹了理智,每次试错都是不计成本,没有规划,没有看清留给自己的机会还有多少。”“另外,还欠债一万多呢。”他调侃道。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