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他如何让产品不到两年“牛人”超300万?

铅笔道 | 2016-01-12 14:42:26

导语:北大法学毕业,在团中央工作11年,但嗅到互联网趋势后,他选择离开公职系统,加入智联招聘,5年后,做到智联招聘CEO。而今,他从职业经理人转变创业者,成为看准网、Boss直聘创始人。

赵鹏的产品“Boss 直聘”于14年7月份上线,分为两端,一端为求职者使用的“牛人版”,一端为老板使用的“Boss 版”。“牛人版”中,用户完善自己的学历、工作经历等基本资料后,即可浏览职位与Boss对话;“Boss版”中, 老板填入姓名、公司邮箱等信息后,即可发布职位,与求职牛人对谈。

“Boss 直聘”上线后,曾因平台两端失衡几乎跌至冰点,之后又春江回暖。目前,平台“牛人”总数332万 ,Boss总数33.4万,日活6万,在线职位72万个。

赵鹏已完成数轮融资:2013年10月份,他获联创策源、顺为资本A轮投资;2014年底,又获得B轮投资。

注:赵鹏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

认清现实,准备创业

时光回溯到2010年,时任智联招聘CEO的他有点“郁闷“。

彼时,前程无忧、智联招聘、中华英才网、已成为国内招聘领域的3大寡头。作为寡头之一的掌舵人,他整天被记者们追问:“你的产品有什么特殊价值,有什么差异?” 

赵鹏被烦得不行,一股脑儿实话实话,“业务已成型,主要依靠管理驱动,哪有什么差异?”话一出声,常会被PR总监骂,“怎么能说没有,没有也要说有。”赵鹏无奈,“最痛苦的就是千年老二,同样的成本结构,同样的模式,想要超越第1名,几乎没有希望。”

“当一个公司规模过亿美金时,CEO会变成一个“报表动物”,整天的注意力聚焦在一张又一张的报表上,确保一亿美金的流水变成两亿美金,动10%的资源弄一个事业部已经是最大权限。”

2010年8月,智联动荡,赵离开智联,由于“合同”约束,短期时间内无法做招聘类的工作,便在中赫做起了投资。谈起这份经历,赵说道,3年间自己被案子教育,被年轻的创业者教育,算是完全换了一个视角。结论是,自己干不了投资,还是应该选择一个项目创业。

d036d81e9d1b100c40e2110b94fe03f9.jpg
◆ 赵鹏

收购雇主点评平台

2013年,赵鹏43岁,他慎重地思考了一下方向,给自己立下3条规矩:做熟不做生,2C不2B,做已经被验证的模式。

什么事情已经被充分验证?从2007年起,赵鹏一直在研究招聘领域的态势,除了竞争对手前程无忧、中华英才网外,他还注意到一些生命力比较强的新物种,如分智网。

分智是一个雇主点评网,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发表或查看其他人发布的公司评论、工资待遇和面试相关信息。那时还少有人注意它。但赵预计,分智会有不错的潜力。同时出现的还有 Glassdoor,后者地处硅谷,与分智模式一样。“但最终命运大不相同。”

从2007年到2013年,赵盯了这两家公司6年。当Glassdoor已经挖出金子,获得 Google投资5000万美元时,南京这家公司,从头到尾却只拿了5万美金。该模式在国外已被验证,在国内缺乏竞争对手,与自己的“规矩”又十分吻合,赵便下定决心在该领域创业。

有了想法后,赵与联创策源接触。袁野与赵已认识3年,2013年年末,两人在丽都假日酒店吃了一顿西餐,赵把市场上可行的模式与袁说了一番,并解释道,自己要做的是中国版的Glassdoor。袁觉得创始人靠谱,饭后,俩人确定融资。

这给了赵一个启发。“正在风口上的事一般跟咱没关系,如果能跟孙悟空一样,大老远就能嗅到妖气,同时又有实力逮到妖精,这事儿才能干。”

14年初,赵鹏在他位于太阳宫某居民区的小办公室,见到了分智网创始人姚志成。姚了解其意图后,表示干了5年,真心做不动了。于是,赵花了2万多元买下了看准的域名,之后又从姚志成手中买下分智网。

在北京太阳宫的一间100多平的居民楼,赵与团队加紧产品研发进程。其中,比较花时间的在于与分智的拼接。“搜索引擎上很多数据都叫‘分智’,全部得改为‘看准’,这要损失30%~40%的流量。”

去年6月份,“看准网”上线。赵说,它的初衷很简单,只专注UGC质量,专心做一个雇主评价的平台。但上线不久,赵就遇到了一个尴尬问题——招不到人。他花钱买了一堆各大招聘网站的会员,还是不见动静。

这段时间,团队士气也有些低落。“干人才服务的,自己都招聘不到人,就像开了家饭店,一到饭点儿,一堆人还要叫外卖一样。”

细分产品,推出“Boss直聘”

赵转念一想,要不自己做个招聘的产品?但赵很清楚,招聘是一个很大的产业链,可以细分到难以想象的程度,有无数的同行在玩。

想法出来时,有合伙人质问,“你经常谈回到原点思考问题,那我现在问你,招聘这件事的原点是什么?”赵思考一圈,拍桌子说道,“大哥抓兄弟,兄弟找大哥,没了。”

赵进一步指出,招人无非两端:一端是急于找人干活的人,他们扛着KPI,招不到人就完不成任务。另一端是求职者。

14年7月份,“Boss 直聘”上线,分为两端,一端为求职者使用的“牛人版 ”,一端为老板使用的“ Boss 版 ”。“牛人版” 中,用户完善自己的学历、工作经历等基本资料后,可浏览职位与Boss对话;“Boss 版”中, 老板填入姓名、公司邮箱等信息后,即可发布职位,与求职牛人对谈。

产品上线后,B端、C端用户的增长,成了赵最头疼的问题。

B端而言,团队最初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急于招人的Boss,不会集体出现在某个网站或者某场沙龙上,“各大招聘网站上大多都是HR。”实在不知道去哪儿找Boss的赵,想到了一个“笨办法”:从朋友圈入手。

赵解释,朋友圈经常收到招聘信息,很多是帮朋友转,如“石墨”要招一个人,被“张三”转发一次,文章陈述招聘需求,下附一个邮箱。

赵与团队看到这条信息之后,就会迅猛写一封邮件过去:“尊敬的石墨,老板们好,小站现发明招聘软件一支,如果你着急的话可以上来找人,免费。”邮件下方附产品下载地址。

赵鹏团队一共十几人,朋友圈好友数量加在一起也是近万了,最初的boss就这样从朋友圈引流而来。由于“看准”创始团队大多来自BAT等大公司,所以产品上也多是还在大公司的前同事。“这是能逮住目标Boss的最精准方法。”

而对于C端,推广方法更加简单。这得益于去年6月上线的“看准网”,后者10%以上的流量集中于互联网IT行业,它有一个特点,用户访问了哪个公司、哪一块数据,后台都一清二楚。赵需要做的,不过是在用户浏览信息时,给他放一个“Boss直聘”广告。

3个月时间,“Boss直聘”积累了约1万用户,其中Boss与求职者比例1:10。

eeffd77291ece2e34c78844f438a3465.jpg
◆ “Boss直聘”员工在业内某大会上的合照 

跌至冰点

赵很看重用户反馈,其中一位某公司的CTO说,“求职者上来就打招呼不太好,他应该先回答问题,答对了,才能打招呼。”这种直截了当的反馈,用赵的话来说是“如获至宝”。

为此,产品迅速迭代一版,增加了一个问答功能:Boss可以留一道题或几道题。然而现实狠狠给了他一巴掌,每天聊天次数骤降10倍,“没人聊了,没人发生互动了。感觉产品要死了。”

到底要怎么做?赵开始茫然,团队进行用户调查。但反馈很糟糕,B端说:Boss与求职者直接对话这一套完全反人类,招一个人才,要经过职业测评、供应方测试、背景调查、试用期等一系列流程,这套走了20年,凭什么你们对这些完全不尊重?C端对产品也反复质疑:如何投简历?不投简历企业怎么了解自己?

用户的反馈给赵鹏泼了盆冷水,但却意外地把他泼醒了。他总结道,“标准意义上的用户访谈,对于改良一个事情是必不可少的,但对于变革来说,一定是有毒的。”

反馈还给赵带来了另一点收获:真正需要自己的B端用户,一直被忽略了。“相比大公司,创业公司才是更着急找人。”赵苦笑,自己在B端用户上,走了4个月弯路。

15年初,赵砍掉问答功能,新设定一个规则:任何使求职者与招聘方有丝毫不平等的设计都是不允许的。

春江回暖

两个月后,用户渐渐稳定,并稳步上升,赵也开启了活动推广。3月25日,赵举办了一场名为“马桶招聘”的活动。赵解释,“谁聘谁”这是个问题,他反其道而行之,让牛人在马桶就可以“招聘”Boss。“马桶”形容随时随地的求职状态,是赵的故作惊人之语。

该活动被36氪推荐到首页位置。活动内容上,只要Boss“承认牛人就是牛”,认同牛人在马桶招聘自己态度的,均可参与游戏。同时,参与的Boss要求有其他人背书,背书者需介绍这位Boss,介绍人越多,人气越旺。这些Boss可以H5形式发布在社交媒体中,让好友参与。

活动当日,App日活为134000人,在线Boss过11500人,在线“牛人”超120000人,用户交换电话达24000次。活动前后一周,平台新进入大量Boss,日活翻5倍。

活动也让赵鹏认识了更多的创业者,他们也自发形成了线下的交流社群。

在与创业者的碰撞中,赵产生很多想法。5月21日,在创业Boss的推动下,“Boss直聘”与36氪联合推出“创业Boss节”,旨在解决创业公司“推广难、招聘难、融资难”问题。Boss完善资料,便可参与活动,展示自家产品、公司亮点、自身特质。


当日,活动有3827名Boss参加。事后据统计,约120万人浏览活动页面,超23万人留言支持。

活动也让赵意识到Boss的需求,“万两黄金找牛人”、“百万年薪招牛人”等系列活动接连举办。今年11月12日,“Boss直聘”联合“南极圈”、“百骨精”、“阿里邦”、“云总会”,在上海科技馆举办了一场论坛,主题为“对话BAT创业者们”,正式成立Boss 社群“波士汇”。

目前,“Boss直聘”牛人总数332万 ,Boss总数33.4万 ,在线职位72万。

“选择去一个地方上班,我一直觉得是一件挺严肃的事,2~4年做的决定,会影响下一个2~4年,基本上一个人活什么样,就是由这样一个又一个的决定积累起来的。这些决定影响着他安身立命,养家糊口,携妻带子。”

这么多年来,赵一直选择在招聘领域。“让一件事情变严肃了,这就是我的使命。”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