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万之争”王石已不在风口浪尖,看老干妈和华为掌门对金融资本的远见

猿团 | 2016-01-13 10:59:29


我坚决不上市,一上市,就可能倾家荡产。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了,我来还债,我才不干呢。

——老干妈 陶华碧


事实上,(公众)股东是贪婪的,他们希望尽早榨干公司的每一滴利润。而拥有这家公司的人则不会那么贪婪……我们之所以能超越同业竞争对手,原因之一就是没有上市。

——华为 任正非

以上为任正非与陶华碧的精彩言论,如今面对这股资本狂潮,这些金玉良言实在更值得好好品味。

老王方阵经过一段战略撤退,开始充分利用停牌的机会,转为战略相持阶段,在资本市场上合纵连横,宴请基金建立统一战线,拜会诸山长老寻求支持,可能还有很多潜水的动作,可能比救灾人员还忙。遗憾的是,尽管放狠话周一见,周一却什么也未见,似乎只有一声叹息。

2015年收尾的这场股权争夺中,一直神秘低调的潮汕籍隐形富豪姚振华控制的宝能系进入视野。原来这也是一个无比庞大复杂的商业帝国。 做蔬菜生意起家的姚振华,为何能拿下巨无霸万科的股权头牌,成为王石口中“强行入室的野蛮人”?

今年下半年,宝能地产在安徽芜湖退回三宗土地,宁可损失1.3亿元保证金,也要收缩在三线城市的住宅和商业地产开发布局。

“二三线城市的水很深,不是谁都能做得好,万科能做好有它独到的资源和运作能力,这也是宝能看重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对于从地产起家、深谙其中运作之道的姚振华,无疑更懂得万科的价值。不管是整合万科二三线城市的资源,还是借助万科的品牌背书,对宝能乃至潮汕地产圈都有着巨大吸引力。

宝能最早偏居深圳一隅,近年谋划走向全国,做成全国地产头牌一直是宝能系实际控制人姚振华的梦想。


据了解,在宝能来敲门之前,曾有另外一家险企已站在万科门口,但因评估消化不了万科的经营管理层,便解散了收购团队。

“资本要进入一家公司,首先要和公司中高层进行充分沟通,这是非常精细的活,宝能并没有做好。”有业内人士评论,“一个霸王硬上弓,一个自以为是精神贵族,一场商战大戏正在展开。”

面对王石的“不欢迎”,宝能半夜发声明“恪守规则,相信市场”,万科股票则再次用涨停板来回应“宝万”之争。

金融大鳄异军突起

风水轮流转,特别是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央政府加大 4 万亿货币投放,加之过去 20 多年积累的外汇储备,令到国内的资金开始泛滥,同期股市长达 6 年低迷不振,甚至理财品种乏善可陈,游资真如洪水肆虐,所到之处无不受其冲击,炒艺术品、炒普洱茶,甚至炒大蒜、炒中药,严重扰乱原有市场格局,最厉害的 是炒房子,中心城市的房价翻了数倍不止,由此也成就了万科等地产公司的黄金岁月;

同时金融领域也不甘寂寞,大量的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理财信托等金融工具不断横空出世,都获得了空前的发展,而就在这个时代背景下,还有另外一股极其低调势力迅速攻城掠地 --- 那就是保险公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异军突起并强爷胜祖。

保险公司由主营业务由提供保障转向 " 保障 + 财富管理 "。以帮助客户应对通胀和利率下行为概念,推出的高预定收益率和演示利率的万能险、分红险,年收益率高达 7% 甚至到 8%,远远高过银行定期存款以及货币基金、债券基金等其他无或者低风险理财品种的收益,再配上电商网销,其发展速度异常迅猛,几百亿的产品,几个月可以完 成销售。像特别擅长网络销售的富德生命人寿,保监会数据显示,今年前 10 个月,其理理财型保险万能险账户排名仅次于华夏人寿,排名第二,达到了 720.4 亿元,同比增长 1.5 倍。

当然,在这个行业还流行一个更诱人的逻辑,中国保险市场 5-7 年内赶上美国,成全球保险第一大国。这意味着什么呢?日本投保率为 650%;美国投保率为 500%;而中国的投保率是 10%,到去年底,中国保险业超过了 2 万亿大关,行业总资产达到了 12 万亿,去年行业总利润 2440 亿,年增长近翻倍。如果国人的保险意识达到美日水平,理论上未来会有数以百倍计的行业发展空间,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开始进入老龄化,商业养老险市 场兴起,癌症越来越多,重疾险需求旺盛,加上国人财富增加,所以,理论上都会得到源源不断的后续保费支撑。

由此可以理解宝能为什么不差钱,甚至也不在意财务成本,从媒体报出的融资明细可见,很多资金成本 高达 12%--13%;但他们仍然能够那么笃定,关键就在这里,高速成长的保险市场在未来至少五年内会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聚宝盆,只要不断新血进来,传统看来的 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产业巨头风光不再

在回答未来走向之前,我们先看看事件的背后成因,自然不难理解。

目前宝万之争的正面战场就是的资金的比拼,挺王派心中还有一个幻想,如果宝能的资金不足,只要停牌时间长些,拖得久点,迫于资金成本压力,其持股比例就不会增加,或者其资金链断掉,也会令其知难而退,二级市场收钱走人,皆大欢喜。

经过老莫反复研究之后发现,这只能是一厢情愿的幻想,因为,时代风水不知不觉中的确变了,尽管我们不愿意接受,甚至也无法接受。何以见得?

随着 1991 年深万科、深发展作为中国最早的公司上市开始,中国资本市场的闸门打开,曾几何时,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公司上市成为很多企业家的梦想,上市公司占尽一时风骚,每年的年度经济人物很多都是出自上市公司,万千宠爱集一身,上市即是财富的代表。

因为实业经营相当于做加法,而证券市场的资本运作相当于做乘法,可以快速提升可控的资金规模,特 别是在资 2008 年之前,资金相对紧缺的时代,公司上市让这些企业迅速取得超越同行的资金优势,引发了业界的诸多并购行为,进一步形成规模优势,令到很多产业从分散趋向垄 断,创造了一批上市公司为主的行业寡头。

事实上这批产业实体起家的背景是短缺经济时代,而最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明确指出要去产能,降房价,所以 ......

财阀的别无选择

重点来了,当这些资本大鳄形成之后,他们会做什么呢?

对这些数以千亿的资金来说,普通的企业创投是不可能满足他们的需求的,其一体量太小,其二周期太长,他们必须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足够规模的标的,结果如你所知,当食物链更上一端出现的时候,曾经的上端 ---- 当年风光的上市公司就是他们最理想的围猎对象。

所以,他们几乎都奉巴菲特为祖师爷,借助险资杠杆标榜所谓的价值投资,而其操作手法的凶狠,饥不择食的疯狂却是巴菲特也望尘莫及的。

除去规模足够之外,还有几个无法抗拒的诱惑,公众公司股份都是全流通,进出比较方便;而且很多上市公司都是行业龙头,拥有丰厚资源;并且经过二十年的积淀,发展规范成熟,哪怕股价稍高一点,也比重置成本更低风险更小;加之股权分散,所以,诸如万科被举牌围猎便是一种必然。

事实上,这股风潮早在前几年,趁着股市低迷时就已经开始了,只是很多人还没有上升到改朝换代这样的高度来看。

比如生命人寿已经累积举牌了多家上市公司如招商银行、金地集团、农产品、必美宜、首钢股份、佳兆 业等多家 A/H 股上市公司,其中金地集团、农产品一直举到 30% 或者第一大股东的位置,甚至还 4 次举牌冲击浦东发展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地位,均令原始股东手忙脚乱,难以招架。

生命人寿去年举牌金地的过程,几乎就是今年宝能举牌万科的预演,而宝能之前也举牌过深南玻,中炬 高新、韶能股份明星电力、南宁百货、合肥百货、中国金洋等。安邦举牌金风科技、招商银行、工商银行、民生银行、金地集团、金融街、华业地产、中国电建、和 吉林敖东,这一轮又与宝能携手举牌万科,基本上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换言之,未来资本市场举牌将是新常态,仔细想想不是因为他们太任性,实在是他们也别无选择。

与产业重组有何不同

那么,除去资金规模因素之外,保险公司新贵的举牌与过去的资本市场并购有什么不同呢?这其实正是大家惊呼野蛮人来了的关键因素。

以往的产业并购,包括上市公司层面的重组,多数都是以重组产业为目的,标的相对偏弱或者有问题, 通过产业龙头的重组实现规模效应; 而此轮保险的公司举牌上市公司,基本与产业重组无关,完全是攻城掠地,标的公司基本都是行为龙头优秀企业,举牌方无法带给标的企业任何增值服务,甚至包括 资金都不需要。

所以,这种举牌类似霸王硬上弓,除去解决险资自身的投资需求,对于各方基本都没有增值效应,对于 老东家,管理层而言,分明就是强行摘桃子,抢果实。虽然在现有的体制下并不违法,但却有违市场公平原则以及商业伦理,因为双方并非在完全平等自愿情况下完 成交易的。当我们看到险资说为什么别人当得第一大股东我们就当不得,就像强奸犯质问良家妇女,为什么你老公可以我就不可以。

举例而言,《公司法》规定,有限责任公司一方股东向外人转让股权时,要取得老股东半数的同意,老 股东同等条件下有优先购买权。这样的法理就保证了创始股东的对公司的管理运营,避免了受新股东的冲击。本来这种精神应该同样适用上市公司的,但因为股票上 市自由交易之后,这种法理内含就轮空了,同时也没有其他足够完善的条款来弥补,结果才给了保险公司等大资本可乘之机。所以,这种行为的合法很大程度上是法 律不够完善。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