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酷爸一台戏:拍摄宝宝美食菜谱视频 用户8万阅读量千万

铅笔道 | 2016-01-14 14:16:03

文| 铅笔道 记者 汪澍琦

导读:“驯服生活,或者被生活驯服。”这是“三川”成立之初,汪钰伟、辛爽、杨鹏三人拍的一部系列短片——《北京牛仔》里的结语。

像片里的机车手、摇滚乐手一样,他们曾显得“离经叛道”。如今已为人父,他们却转而教爸爸们为孩子做菜。2015年8月,三人推出《爸爸厨房》,作为一个专注宝宝美食的视频菜谱,《爸爸厨房》系列视频已拍摄110多期,点击量达1000万,微信粉丝8万多。

9月,《爸爸厨房》与巴士传媒合作,已覆盖24个城市。11月,《爸爸厨房》获得下厨房的天使投资。(铅笔道尊重创始人的意见,为其具体金额保密)

注:汪钰伟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三个酷爸

暖和的屋内,汪钰伟穿着一件T恤,露出胳膊上的纹身,“这是被他俩带的。”汪说的“他俩”是辛爽和杨鹏, 三人相识多年。

汪钰伟曾就职于光线传媒,后离职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为汪峰、许巍、李宇春等设计过唱片。辛爽是导演出身,一头长发的他,曾是Joyside的吉他手,为周笔畅等人写过歌。杨鹏是位摄影师,身材高大,长相彪悍,是位地道的北京“老炮儿”。

a113d9c03689ba7eb066f6f24a4d4a03.jpg
◆从左到右分别是是:辛爽、汪钰伟、杨鹏

三人在一起有种天然的默契,或许是音乐、机车这些共同的爱好,抑或是同样不拘一格的性格。2011年,三个人走到一起,成立创意工作室“三川”。“以前就一个人出去闯,没有后盾,觉得不敢失败。但现在无所顾忌,因为后面总会有人帮衬着,你就往前冲好了。”

“驯服生活,或者被生活驯服。”这是“三川”成立之初,拍的一部系列短片——《北京牛仔》里的结语。像片里的机车手,摇滚乐手一样,传统是桎梏。汪钰伟说:“在我们公司,文身可以报销。”

成立“三川”时,三人都已成家立业,也很忐忑过。“那时我和杨鹏的老婆已怀孕,这事能不能做好也不知道。”汪担心的是业务问题,“辛爽是导演,杨鹏是摄影,我负责业务。我之前做平面设计,转向视频广告的话,就需要拓展新业务。”结果业务拓展顺利,“我们打通了之前的一些客户资源,所以公司发展很快。”

为孩子做点事

近几年,互联网IP产业快速发展。而“三川”,依然做着乙方。“还是传统模式,不停地帮别人实现创意、想法……”“三川”开始考虑转型,“没有自己的产品,再好的东西也会磨灭掉。”

2015年初,三人携家带口,去日本东京旅行。在一次购物时,三人发现,在日本,针对儿童的产品已很细分,“比如有专门针对宝宝的餐具,宝宝的食谱菜谱”。

通过调研,他们发现,国内针对儿童菜谱的视频类节目几乎没有。“做菜的美食节目很多,美食自媒体也不少,但是没有一个针对儿童的。”他们觉得,儿童菜谱大有市场,“我们这一代的父母越来越在意这些东西,对孩子们的爱,都是更加科学的。”

三人合计,干脆自己来做。“想自己做点东西,让不会做饭的爸爸,看到之后能做出一道好菜。”

说干就干,团队启动前期准备。“拍摄、厨师、营养、食谱、菜谱,还包括团队、班底、摄影等,这些都得提前准备好。”汪说。

起初,菜品照着食谱做。过程中汪发现,国内的一些菜谱有很多问题。于是,通过朋友资源,团队联系了200多位各行各业的妈妈,建了一个微信群。“在项目诞生之初,她们会给我们很多建议,营养搭配、摆盘等。”


◆ 爸爸厨房

此外,“爸爸厨房“建立了专门的营养分析团队,并联系了外部的营养师。“我们团队都是一帮偏执狂,就是小朋友吃的,我们会经过反复推敲的,到底能不能吃,包括盐放多少,油放多少。”

专注内容

2015年8月,《爸爸厨房》第一期“快乐星球”上线。“有的父母发来了自己的作品;还有个朋友按照视频给孩子做菜后,孩子喜欢上了吃青菜。”汪说:“用户反馈很不错。”

微信公众号同步上线,“有很多营养贴士和文章,每周六还会有一些跟‘爸爸厨房’有关的生活方式介绍,包括一些访谈。”9月,《爸爸厨房》与巴士传媒合作,视频每天在公交车上播放,已覆盖24个城市。

目前,《爸爸厨房》系列视频已拍摄110多期,点击量1000多万,微信公众号粉丝8万多。11月,《爸爸厨房》获得下厨房的天使投资。

汪表示:“我们想先做得单纯、干净一点,不想让那些东西和我们有太多的关系吧,比如说切片广告。”

采访中汪透露,今年可能会和一些店铺合作,推出宝宝餐。“很多时候我们带着小朋友参加聚会,发现这家餐厅没有适合小孩吃的东西。就想探索下,在全国范围内有多少餐厅可以给小朋友做吃的。”

“所以,我们正在与餐厅合作,一起做宝宝餐,放到我的视频里面。此外我们会去拍你这家店,来介绍该餐厅的经营理念、健康概念等。我希望未来做到这样,如果这个餐厅的宝宝餐,经过爸爸厨房的认证,能说明它是安全、健康、放心的。”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