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单是投资,这些风投机构还玩出了新花样

猿团 | 2016-01-15 15:13:42

VC们都在寻找行业中的下一个颠覆性的创新企业,而风投行业本身也在经历同样的过程。近年来传统的风投机构一直面临着新的挑战:有将创业者的早期想法培育出来的创业孵化器,有专注大量少额投资早期项目的超级天使,也有通过互联网方式进行众筹的模式。对于想要改变世界的VC来说,行业需要像他们投资的公司那样创新。

谷歌风投:数据分析式量化投资

对于硅谷风投来说,YCombinator等创业孵化器的“展示日”(DemoDay)是发掘好项目的重要途径,但是如今的科技创投领域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如果只是坐等“展示日”就会错失良机,越来越多风投机构开始借助数据专家的力量进行前瞻性的量化分析,从而提早发现“潜力股”。

数据在现代商业的决策中的地位在不断上升,风投也在跟上这个潮流, 风险投资的依据从直觉转向算法。

谷歌风投早在成立之初就开始在投资中采用量化手段,是最早开始这样做的风投机构之一。传统的风投行业并不注重量化分析,但谷歌是一家数据公司。Google Ventures 的 Bill Maris 说:“我们有世界上最多的数据,也有最为强大的云计算能力。如果我们不利用这些资源而直接就去随意投资那实在是太愚蠢了。”

谷歌风投从一开始就创建了自己的数据团队,由Excite联合创始人兼JotSpot(已被谷歌收购)联合创始人格雷厄姆·斯宾塞(GrahamSpencer)领导一支工程师和数据专家组成的团队,采集大量数据并进行深入分析。

跟老派的风险资本家不一样,谷歌正在崛起的风投部门所关注的,不是交易的艺术,而是交易的科学。谷歌会首先收集、整理、分析数据,然后才会开始运作资金。

9dc6261820d2252539ab2e71603e418a.jpg

谷歌的算法虽然精确但也并非绝对依据,各种要素也不能单独作为判断企业成功与否的标准,关键在于综合衡量并抓住最重要的要素。

此外,谷歌风投也承认人为判断的重要性。谷歌风投如果认为某位创始人不靠谱,那么即便所有数据都显示应当投资也绝不会投资;如果对某位创始人高度信任,那么即便所有数据都不利也会坚决投资。

还有一些风投机构几乎完全依靠算法来选择投资对象,例如Ironstone:它的算法迥异于与传统风投资本家的思考方式——创始人团队的价值只占12%,初创企业本身也只占20%,其余全看要进入的市场,因为Ironstone认为初创企业变数较大而市场的可预见性更强。

InReach Ventures:用软件主导投资流程

VC投资的项目很多是科技类的,而他们自己却在用最原始的方法开展工作。总部在伦敦的InReach Ventures是一家充分利用科技的投资公司,使用软件主导投资流程,主要针对早期的欧洲创业市场。InReach Ventures的目标不是在投资初创公司的时候做到决策自动化,而是利用科技改善决策过程,使其更加高效透明。尽可能地实现内部工作流程的自动化,精简投资过程,使其快速高效。

InReach Ventures核心战略的两大关键:

①通过发展专利软件,支持欧洲投资行业。

②一个全新的公司结构:投资者和企业家联手,全力支持欧洲最优秀的企业家。

几年前一篇著名的文章中,Marc Andreessen写道“软件正在松动传统工业的根基”。然而,除了AngelList和其他少数平台受到了软件的影响,传统的风投模式依旧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绝大多数风投公司采用的最先进的软件技术就是邮箱了。

在InReach,情况大不相同,他们尽情使用各种技术手段,比如AngelList、Mattermark、Crunchbase、CBInsight等等。此外,InReach还加入了自己的专利,专注于以下几个方面:1.与欧洲市场相匹配的大数据技术帮助发现投资项目;2.新颖的通讯和工作流工具与投资者保持联系;3.通讯工具和API帮助企业家建立P2P网络。

峰瑞资本:创新型基金

VC行业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传统企业——信息不对称,利益分配方式死板,论资排辈的设计大大降低了基金公司的效率和动力,中国传统VC团队中的年轻人,很有战斗力,但往往无法上位,他们在投委会说了不算,甚至可能错过好项目。

一般来说,VC机构的收入来源分为两个部分,其一是帮助LP管理基金的管理费,大概占每期基金的2%到3%(少数的管理费仅有1%),这2%—3%的管理费用于支付机构日常的运作和人工成本。另一类收入则来源于投对项目成功退出后的回报,这些回报的80% 最后为LP所有,20%(即Carry)归VC机构所得。

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上市,很多原来的创业者,现在上市公司的管理者们,也拥有了不少闲钱,这些人正成为中国新的LP。所以相比以前,现在募资的难度更低了。换句话说,原来投资机构中层以上的投资人,他们自己出来单干也可以比较容易地募到资金,所以这也就促成了我们现在所见的趋势——越来越多年轻的投资人出来成立新的投资机构。

李丰就是典型的“创新基金”改革,他吃够了“论资排辈”以及大LP的苦头,他希望改革“LP为王”的传统基金方式,以及给基金更多的收益分配空间,用业绩去撬动收益分配,而不是“论资排辈”。

在宣布峰瑞资本成立的发布会上,IDG资本前合伙人、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公布了一系列新规则:抛弃收取2%管理费的硬性规定,引入管理费对赌条款,3倍回报以内不收管理费;把有限合伙人(LP)准入门槛降到100万人民币或20万美元,让全民成为合伙人;基金收益分成不再局限于基金内部,为初创公司提供关键帮助的外部人士可以共享基金收益分成;消除VC界的论资排辈,让贡献和回报对等,不论职位高低。

峰瑞资本打破了原有VC行业的分配机制和决策机制,调动内外部资源,特别是外部FA和同行的资源,如果说去中介化,去中心化是互联网的一大特点,那峰瑞资本则把去权威化,极致中介化发挥到了新的层次。


风投做众筹平台VS众筹平台做风投

有不少风投机构投资股权众筹平台,但是却少风投建立自己的众筹平台。InCube Ventures是第一家设立众筹网站的风投机构,他们的众筹平台VentureHealth不同于Kickstarter等以产品众筹为主的众筹形式,也不似AngelList或者Crowdfunder这些帮科技创业公司募集种子资金的网站。VentureHealth 只专注于与医疗健康产业相关的初创公司。

InCube Venture 的创始人Mir Imran作为一名资深的投资人,同时也是一位医疗行业的连续创业者。他认为,监管风险、临床试验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使得在医疗健康产业上进行股本融资变得几乎不可能实现。不少风投停止了对生命科学创业方面的融资项目。

InCube Ventures 计划最终将这个众筹平台独立于该风投之外。为了增加平台优势,VentureHealth 和各大学医学院的校友会、医院实验室及其他机构合作,鼓励更多的医生和研究员参与到生命科学项目的投资中。

在硅谷,越来越多人开始尝试初创公司融资的新方式。盐湖城的Seed Equity Ventures运营着一个针对初创公司的众筹平台,该公司建立了一个名为Seed Equity Captal Partners的新基金,它将通过Seed Equity Ventures的众筹平台,和其他投资者一起为科技类公司提供支持。在此过程中,基金只收取管理费和收益提成。

然而一些股权众筹的先行者们认为部分投资者宁愿持有多样化基金的一部分,也不愿入股创业公司。他们认为,投资基金可以减少考察企业的麻烦,同时会增加把钱投给对的人的几率。

投后服务:不止是投钱

国外一些基金,除了钱,最有价值之处是把全美国最牛企业的创始人找过来做投后管理,在后面做一个特别强大的pool。

对于创业公司,美国顶级风投A16Z背后的观点是:他们不是将基金的大钱花在给合伙人发工资上,而是将它们花在了运营上。他们有专门的营销团队帮助创业团队获得关注,人才团队帮助创业公司招募新兵,市场发展团队帮助创业公司获取客户,还有一个专门的研究团队帮助创业公司确定事宜。

a16z 的投资理念,从上面的团队组成来说便可见一斑。

A16Z目前有100多个员工,超过六成的人都在协助被投公司运营。首先为被投公司提供一个有经验的CEO,再提供一个65到70人的团队,带来人脉和专业帮助,助他们更快壮大。可以细分为三件事:

1、为他们找伙伴。可以是大公司,也可以是A16Z投资过的其他公司;可以是公司高管,也可以是媒体人。创业者被投资之后,有什么战略想法,比如想找小米谈合作,但又不认识小米的人,可以告诉它,由它代为安排,而且级别绝对够高。充分利用A16Z的品牌和媒体渠道来发掘出不同公司间的联系;

2、将他们介绍给更广大的消费者群体;

3、咨询,A16Z的团队成员都来自不同公司的各个岗位,可以根据被投资公司的需求输送有丰富经验的员工。

Greylock Partners是硅谷最顶尖的风投之一,曾在早期投资过 Facebook,Instagram, Dropbox, Airbnb等一系列知名公司,Greylock的合伙人包括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等。在霍夫曼看来,像他这样的风投机构则可以通过提供更全面的服务——例如创业团队人才招募,活动推广,创业教学等,来帮助企业实现更快的成长。他现在就在斯坦福大学开了个班,专教创业者们如何迅速扩大企业规模实现增长。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