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职业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软件编码员加入其中

猿团 | 2016-01-22 10:20:52

自由职业者近两年发展迅速,而那些有着较强专业技术能力的自由者更是身价看张,不仅收入提高了,还能随心的安排自己的生活。比如程序员,再也不用天天埋头写代码做软件了,外媒称,大型企业与起步公司对软件开发人才需求若渴,带动顶尖编码员与专项服务猎头公司行情看涨,也吸引越来越多全职编码员转当自由业者。据报道,一名技术非凡的软件编码员每小时收费甚至可高达1000美元。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月21日报道,27岁的奈特最近刚辞去谷歌的工作,以自由业身份为企业编写软件。谷歌的工作环境与员工福利众所周知,奈特却表示,从事自由编码工作不仅让他享有更多自由,还让他增加收入,他表示,现在的收入比在谷歌时高出一倍。

奈特说:“我情愿让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我愿意为此面对风险,不介意放弃打盹舱与零食等各种(谷歌的)员工福利。”

报道称,像奈特这样的独立软件开发者,属于“零工经济”中的顶尖精英。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目前美国有5300万人为自由业者,换言之,每三名就业者就有一人是自雇人士。

自2007年首个iPhone智能手机面市以来,各种各样的手机应用软件竞相涌现,无论是冰箱、手表、服饰等各类型商品都开发各自的编码软件,编码员也因此越来越吃香。

报道称,美国劳工统计局预测,2014年至2024年软件开发市场将大幅增长17%;到2020年,美国的信息科技职位将比电脑系学生人数多出100万个。

为解决这方面的人才短缺,许多大公司以收购小公司进行“人才收购”。由于这种征才方式耗时且昂贵,有些企业选择通过自由业者猎头公司为他们物色优秀编码员。

创业五年的自由业人力资源公司Toptal,刚成立时只招揽到25名程序员和几个客户。如今,Toptal所代理的编码员数以千计(该公司拒绝提供确实数目),并为出租住宿网站Airbnb、辉瑞生物制药(Pfizer)、摩根大通等超过2000个客户提供服务。

自由业编码员朗霍夫以10x公司为其代理,他现在的收入比他做全职时增加了50%。

现年39岁的朗霍夫是因为对全职工作产生倦怠感,加上想多陪伴儿子而改当自由业者。

他表示,由于企业为他们的项目投注大笔资金,编码员所肩负的责任也就更显重大。一般编码项目需要花费三年才能完成,朗霍夫指10x的编码团队只用三个月就完成编码工作。

报道称,另外,有多名自雇软件开发者认为,当自由业者的好处是无须应付办公室的官僚制度或出席各种会议,在2013年加入Toptal成为自由业者的亚当斯说:“我们只想着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生产力更高。”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