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谈论AlphaGo,人工智能真的细思极恐吗?

猿团 | 2016-03-10 17:34:55

这两天,关于人工智能与世界冠军李世石的围棋大战新闻铺天盖地。继之前小李终得奥斯卡影帝之后AlphaGo再次刷爆朋友圈,要是不说个一两句,简直无法进入聊天模式。类似“人类噩梦”这样的感叹声音此起彼伏,让我等惶恐那些曾经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节是不是就要成为现实了呢?事实上的人工智能真的已经发展到战胜人类的地步了吗?


起步、停滞到火热,人工智能今非昔比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关于人工智能的了解许多都来自于那些科幻电影。之所以是科幻,就在于影片中的各种高科技技术或者产品建立在一定的现实基础上,但又融入了艺术创作的天马行空。在诸如《阿凡达》《终结者》、《黑客帝国》、《星球大战》、《星际迷航:斗转星移》、《星际穿越》、《人工智能》、《机械姬》等大部分电影中,人类与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相处总是充满不信任与各种矛盾。如果做一个科幻电影时间梳理就会发现,其实也从侧面展示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脉络。

人工智能技术起步之后却在随后几十年的发展中陷入停滞状态:技术创新尝试失败、经费撤销、项目关闭……20世纪后半叶可谓是人工智能行业的寒冬期。而IBM公司的“深蓝”于1997年战胜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则让人再次关注人工智能,这一行业方开始复苏。

在此次人机大赛前,还有几次令人影响深刻的比赛:2006年,“浪潮杯”首届中国象棋人机大战中,5位中国象棋特级大师最终败在超级计算机浪潮天梭手下;2011年,IBM“沃森”在美国老牌智力问答节目《危险边缘》中挑战两位人类冠军,最终轻松夺冠。

现在,人工智能也广泛应用于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近两年,这一领域也引起了创投圈人士的大量关注,除谷歌外,微软、苹果、IBM、Facebook、百度等科技公司也都投入巨资组建人工智能研发团队,专门研究深度学习技术。

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热潮

投资人Nathan Benaich在去年12月1日伦敦Re.Work大会深度学习讨论时曾谈到,“在2015年前三个季度,人工智能领域共有470亿美元的投资,这个数字放在过去20年全年投资总额来看,已经超过了其中17年全年投资总额。”在相关的企业中,商务智能、金融和安全领域占据大多数,而早在2014年Vicarious、Scaled Inference、MetaMind和Sentient这些公司就已经掀起了一阵投资热潮。

Nathan Benaich表示,从2015年1月1日到12月1日,大约有300笔人工智能公司的投资,这里所谓的人工智能公司包括其产品或技术涉及到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数据科学、神经网络、深度学习等。”这其中有几个数字值得关注:80%的投资少于500万美元;90%的现金投资发生在美国,欧洲只有13%;75%的多轮融资发生在美国。有33个合并或并购的交易以及1个IPO公司Adgorithms。这些交易中,除了6家欧洲公司,1家亚洲公司,其他都是美国公司。“

从中我们可以发现三笔较大的交易:Twitter 5亿3200万买下TellApart(该公司之前融资1700万美元)、BlueCoat 2亿800万买下Elastica(该公司融资4500万美元)、IronSource1亿5000万卖下SupersonicAds(该公司融资2100万美元)。这些交易对于投资者的回报还是比较可观的。

“总体来看,人工智能的投资在整个风险投资的比例大约为5%。这要高于2013年宣称的2%,不过仍然远远低于广告、移动以及商务智能软件。”

若说人工智能迎来发展春天看起来一点也不为过。


约翰·马尔科夫

细思极恐?警惕与乐观并存

李世石说,“这个比赛本身的意义,比奖金大得多,这是因为,我代表人类同计算机的对战。”

仔细想想这位人类代表的这句话似乎有点夸大其词,又或者此次人机大赛之所以能如此被关注和讨论,多少是因为这句“人类同计算机的对战”。

虽然大部分人工智能电影都传递出强烈的不信任感,但事实上机器智能的确极大地降低了人类的劳动强度并提高了生活品质。不过,很显然这不表示人们对人工智能的警惕就因此消散。

比如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商业太空飞行公司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就不是人工智能的坚定拥护者,相反他称后者为“人类生存的最大威胁。”比尔·盖茨也曾在2015年Reddit的“Ask Me Anything”论坛上发言说,“我正在关注超级智能。首先,在开始的时候机器会为我们做很多工作,这些机器并不是超级智能。如果我们处理得很好的话,这应该是具有积极意义的。那之后的几十年,人工智能会强大到足以引起人们的关注。我同意伊隆·马斯克和其他一些人的说法,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并不关心。” 类似这样的看法并不在少数。

与这一观点不同的则是对人工智能未来持有积极乐观的态度,并主张停止对机器智能的恐怖渲染。

比如,普利策奖得主、拥有40多年媒体从业经历、专注于机器人与人工智能领域的报道、被誉为“硅谷独家大王”的《纽约时报》高级科技记者约翰·马尔科夫。他相信这些技术将像互联网技术一样改变世界。在其《与机器人共舞》这本书中,就试图让读者理解人工智能不断增加的机器之间的关系。当然,在跟智能机器打交道的过程中,约翰·马尔科夫发现它们对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变革,“它的潜力越大,它的危险性也越高”。

此前,外媒曾报道,科学家在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警告,“人工智能突飞猛进,已达到机器人几乎可以取代,甚至超越人类执行任何任务的地步,在未来30年将导致千千万万人失业,且各行各业都将受影响,男女都不能幸免。”

事实上,人类对于人工智能的担忧更多的在于担心“不法者利用人工智能,通过网络向人类发起攻击。”对此,一些科学家呼吁建立一套伦理规章,管理人工智能的发展;另一些科学家则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坐下来一起探讨解决方案,以设法解决人工智能被认为比核武器更具威胁性的问题,例如具备人工智能的自主武器系统。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