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业的CTO们应该懂得如何编程

猿团 | 2016-03-15 11:50:16

队员兼教练的角色在职业运动领域被人们所熟知。比如:比尔·拉塞尔(Bill Russell:美国著名篮球运动员,被认为是NBA历史上最出色的防守型中锋。1966年拉塞尔成为NBA历史第一位黑人教练,在拉塞尔出任球员兼教练期间,再夺两次总冠军。)和莱尼·威尔肯斯(Lenny Wilkens:著名篮球主教练,9次入选NBA全明星队,是现时NBA史上胜场总数第二多和第一位得到千场胜利的教练。)在NBA中的角色;克利·兰姆比(Curly Lambeau)和乔治·哈勒斯(George Halas)在橄榄球运动中的角色。

a585f90983cd85bc7d89f8f30fd6282f.jpg

然而,这种一人担任多重责任的形式在几十年前被人们所厌倦,NBA最后的球员兼职教练是1978-79赛季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的戴夫·考恩斯(Dave Cowens),那谁是美国职棒大联盟中的最后一个球员兼职教练呢?是1986年辞职的皮特·罗斯(Pete Rose)。

对于大多数科技创业公司,首席技术官承担的责任就如现代主教练的责任一样苛刻和复杂。他/她建立公司的技术愿景,并且主持各个方面实现这个愿景。首席技术官引领技术发展,推动组织争取和执行创新。他/她还要为其他重要的角色承担责任,比如从媒体发言人到会议演讲者,再到直接向面向客户的交易决策者和问题解决者。

一言以蔽之,当今的首席技术官很少是实际的软件开发人员。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运动领域,由于教练需要承担多方面的责任,让这个角色变得任务艰巨。这样队员兼职教练的角色就消失了。同理推断首席技术官的角色,他们心中需要有足够多的策略以应对各种情况。谁还有时间或者还想卷起袖子专注于代码的编写呢?

我认为这种推理是一个类似于让斯蒂芬·库里(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有令人咂舌的3分球得分能力)放弃一个手到擒来的三分球一样的误导。拥有足够的决心和奉献精神,是首席技术官拥有远见卓识和攻克关键技术的必备素质。这意味着,早已在职业体育界存在的队员兼职教练的模型可以作为科技创业公司的优秀范例。


我们暂且称着手于最底层的首席技术官为首席编程技术官(CTO),这样的称谓可以给在科技行业的人,尤其是年轻的人,一个真正向上的激励。原因如下:

1、问题深埋于程序的细节,而一个首席编程技术官(CTO)更了解代码的细节

大多数首席技术官十分熟悉做事情的原因(建立一个公司或产品的目标)和达到这个目的标准(要达到的目标的技术功能),但是并不知道怎么去实现这个目标(实际的代码实现)。然而,作为首席编程技术官(CTO)可以在特定的职位上成为宏观的战略和微观的具体实现上的双料专家。这就消除了任何组织最大的一个障碍:不关注细节的战略领导者将影响或破坏公司的战略。

当你真正理解了事情的细节,你就可以站在一个更好的位置来做更大的决定。你可以从直观的概念上观察到哪些部分进展顺利,哪些部分进展受阻。你往往也会更加明智地满足客户提出的技术要求。如果你了解细节,例如,当客户请求一个新的功能时,你可以将所需的工作量估计得更准确。你可以给出更多有建设性的回应,无论这个回应是积极还是消极的,都有有力的理由来支撑。

2、你可以分享知识

首席技术官可能是公司中拥有最强技术头脑的人。但首席编程技术官(CTO)可以通过日常工作有效的传播他/她的知识。已故的彼得·诺尔(Peter Naur:计算机科学家,2005年图灵奖得主)说:“编程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生产程序而是拥有程序构建的编程理论,通过这个理论的执行而解决眼前的问题。”

一个亲自动手编写程序的首席技术官可以分享他的最佳实践并且教导缺乏经验的开发者避免常见的错误。比如过度地强调编程速度,而不是在更高的层面上思考代码并注意代码的质量。最好的教学方式是通过演示,而不是直接告诉别人应怎么做。

3、获得团队的公信力

所谓有远见的人总是在和别人一起工作时获得别人信任和钦佩。这就是人类的本性。信任是一个团队能够成功执行战略远见的必要条件。

4、首席技术官的代码总是与时俱进

如今,重复使用开放源代码包是应用程序开发中不可或缺的实践。作为首席技术官,你不断地在开发使用的框架、库和编程语言选择上做出判断。除非你参与到最底层的开发,否则你可能会做出错误的技术决策,从而导致团队误入歧途,浪费宝贵的开发时间,最后自己不得不重新审视不正确的选择。

5、作为一个首席编程技术官(CTO)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我已经编程25年。正如我经常给大家重复阐述的观点:“我喜欢用任编程语言来解决实际的业务和技术问题。”对我来说,编程是一门艺术、一门科学,而不是一份工作。我打算当我70的时候仍然编写软件(当然希望不是为了谋生而编程!)。尽管我主要职责是担任首席技术官,但是我保持自己拥有一个活跃的程序员的思维,这不仅旨在增加自己的价值,我也很享受我自己的编程人生。

如今,我不会假装首席编程技术官(CTO)的生活很容易。我每周花20小时编程,再另外花1020个小时去审查由其他人编写的代码,这是就是我大多数晚上和周末要做的事情。只有你热衷于技术和软件开发,你才会这么做。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经常发现我深夜在自己的房间里,听着摇滚音乐敲击我的笔记本键盘。我发现如果伴随着我喜欢和熟悉的音乐,我编程会更有效率。顺便一提,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和老鹰乐队(The Eagles)的音乐是我的首选。

承担双重的责任对于队员兼职教练实属不易。但通常情况下,他们的工作都开展得很好。比尔·拉塞尔(Bill Russell)带领凯尔特人队在1968年和1969年赢得了NBA总冠军。乔治·哈勒斯(George Halas)领导芝加哥斯塔利队取得了1921NFL(国家橄榄球联盟,是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运动联盟之首,世界上最大的职业美式橄榄球联盟,也是世界上最具商业价值的体育联盟)冠军。

虽然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在运动场上见到那些承担双重责任的队员兼职教练出现,但是首席编程技术官(CTO)为创业企业提供了通向未来的方法,更多的创业公司需要考虑将他们的技术领袖的价值最大化,并且提高团队的整体表现。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