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再次被捧红,新时代HPC玩家需要什么样的能力?

申耀 | 2016-03-15 12:04:35

bcaa637c051a7c368ff1d493ca7bed2e.jpg

要说这两天的社交圈什么最火?非“阿尔法狗”(AlphaGo)莫属!连续的胜利让谷歌人工智能(AI)“阿尔法狗”变成了科技圈儿和围棋界的网红,掀起了一轮轰轰烈烈的讨论狂潮。犹如百家争鸣,流派众多。阴谋论有之,技术流有之,理性派有之,科幻派有之…甚至连开复老师也忍不住谈了谈对AI的见解。热闹非凡,我也来凑凑热闹。

从新时代的世纪大战说起

我并不想讨论李世石九段的心理阴影面积,也不想解读“阿尔法狗”背后的黑科技,而是想讨论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譬如那套峰值有0.28Pflops的超级计算机系统。

22b64ac00bda688a42b69557048c421e.jpg

AlphaGo最为核心的技能莫过于“深度学习”能力。毫无疑问,“阿尔法狗”最为核心的技能莫过于“深度学习”能力,见得多学得快,虽然脑袋有些“一根筋”,但极为擅长逻辑推理,这正是“阿尔法狗”可怕的地方。俗话说,一招鲜吃遍天,就如慕容复精于百家之长,还是干不过一套降龙十八掌练得炉火纯青的乔峰。

当然,仅有这些能力还是不够的。如果说“深度学习、逻辑推理”等能力形成了“阿尔法狗”的“大脑”,那么承载这个大脑的超级计算机就可以称之为“阿尔法狗”的“身体”,这两者缺一不可。

人要想跑得快,除了正确的跑步和呼吸方法,还需要持久锻炼的身体,大多时候,方法固然重要,但起决定作用的还是身体的强健程度。

或许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但试想一下,如果把“阿尔法狗”的“大脑”系统部署在一台单核PC上,恐怕李世石九段还是能够笑到最后的。

我想说明的是,作为“身体”的超级计算机在“人机大战”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它和“大脑”相辅相成,我们不要太过于关注“阿尔法狗”是如何干掉了李世石,没有强大的计算能力作为基础,人家李世石才懒得和机器玩。

人机大战捧红了AI,AI捧红了HPC

“人机大战”捧红了AI,同时也让HPC回归大众的视线。

b5ff0f03cc19c945040148e8f1b42db7.jpg

作为一名媒体人,我对HPC的感觉是,除了每年全球TOP500、中国TOP100榜单发布的时候会热闹一阵,平时我很少能获得HPC方面的消息,感觉就像“季风”,只会在特定的时间刮起。

不能否认的是,更加技术范儿的HPC要更加低调,不像当前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VR等名词时常被人挂在嘴边,但实际上,HPC技术近年来在不断发展,计算峰值在步步攀升,应用领域也日趋广泛。

HPC最早的应用领域是在科学计算,包括国防、航空、能源、电力、汽车、生物、气象等领域,科研意义远大于商用。经过HPC一代代的发展,以及互联网新兴负载的出现,HPC应用早已不限于实验室,已然被广泛应用于商业领域。

比如在中国TOP100榜单中,有超过一半的HPC服务于新兴应用,包括互联网服务、移动互联网、视频、电子商务、云计算、大数据等,传统的科学计算、气象气候、能源、信息安全等应用领域所占的比例越来越低。

如今的HPC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HPC,它的角色正在随着应用负载的变化而变化,我认为是这一件好事情。

而随着AI的发展,HPC又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

当前AI的应用已经非常广泛,除了“阿尔法狗”,我们所熟知的还有苹果siri、微软小冰和小娜等;另外,人工智能已经在商业领域有了大量的尝试和应用,如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人脸识别、医疗诊断、智能家居、购物推荐,以及金融分析和商业决策等等。

AI蓬勃发展的背后,是计算能力的支撑和推动,另一方面,市场对AI的强烈需求,也拉动了HPC的发展,两者实现了螺旋式增长的过程。

所以,不管“人机大战”的结果如何,到底是“阿尔法狗”结果了李世石,还是李世石结果了“阿尔法狗”并不重要,更为重要的是这一事件将人工智能推向了风口浪尖,也成为HPC进一步发展和普及的催化剂。

什么样的厂商才更有机会?

从传统的科学计算,到现在的AI、云、大数据、互联网等新兴负载,HPC的舞台越来越宽广,有理由相信,2016年HPC将大有用武之地,HPC也将成为传统服务器厂商的一个新的发力点。

比如戴尔。

在2015年11月TOP500榜单中,戴尔有11套系统入榜。排名最高是部署在美国德克萨斯高级计算中心的 “Stampede”超级计算机。或许你知道,或许你正在知道,戴尔在HPC方面有着优化的、端到端的解决方案,有着灵活的、模块化的x86开放基础架 构,有着组建HPC的各个模块,能够提供全生命周期的HPC方案和服务。

戴尔是一家比较务实的企业,更加倾向于需求旺盛的市场,比如戴尔一直未将8路服务器放入其x86服务器的产品布局中,而 是将主要精力投入主流的单路、双路和四路服务器中。因为对于戴尔这家老牌服务器厂商来说,做8路服务器并不存在着太多技术门槛,然而来自客户的需求,并没 有像双路、四路产品那样旺盛。

在HPC方面,戴尔的目标并不是“打榜”,并不热衷于做“大机器”,戴尔更希望“贴近用户”,设计和部署“成本优化”的系统,最大化IT投资。对于戴尔来说,“曲高和寡”不如更接地气,让更多的客户能更简单、更高效、更随需应用才是王道。

实际上,戴尔在HPC领域有着广泛的用户和应用案例。例如,在全球市场,戴尔HPC曾助力凯特汉姆车队致胜F1;在悉尼大学,戴尔打造了用于埃博拉病毒研究的“阿尔特弥斯”超级计算机,帮助医学专家了解病毒的传播和突变,以便于开发疫苗。

1d0256d8c4986d2b83117e1fce46d4cd.jpg

戴尔HPC解决方案为“嫦娥三号”奔月之旅保驾护航

在中国市场,近两年,戴尔HPC解决方案为“嫦娥三号”奔月之旅保驾护航,完成了史上前所未有的复杂计算任务;除此之外,戴尔提供的HPC平台还将助力中科院开展脑科学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前沿探索,取得的突破创新成果将有望转化为商业应用。

之所以有那么多成功案例,是因为戴尔在HPC领域有着独特的优势,戴尔具有完善的“端到端”的基础架构方案。近年来戴尔通过不断收购整合,产品序列已经涵盖服务器、存储、网络、安全、软件、云计算、大数据等多个层面。

戴尔有着丰富的HPC优化产品

再次,戴尔有着丰富的HPC优化产品,如PowerEdge C系列高密度服务器、PowerEdge M刀片服务器、PowerEdge FX2融合基础架构等;在存储方面,戴尔原有SC和PS产品线,并购EMC之后,其HPC解决方案将会融合EMC Isilon高性能存储;在网络方面,通过和Mellanox、Intel合作,引入了Mellanox 100Gb/s EDR InfiniBand技术和为可扩展HPC系统设计的Intel Omni-Path架构。

最后,在HPC服务方面,戴尔能提供工厂集成服务、部署服务和远程管理服务等,由于戴尔HPC解决方案中的组件基本都来源于戴尔,客户获得服务的便捷性是显而易见的。

总结一下,开放的架构、完善的产品线和广泛的合作伙伴生态圈,我认为是这个时代HPC玩家们不该缺少的要素。从这几个方面来看,戴尔具备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在今年未来就绪的蓝图计划中,戴尔将在HPC领域采取更加积极的策略,尤其是融合EMC相关技术之后,戴尔HPC解决方案将如虎添翼。对于即将被“点燃”的HPC市场,戴尔手中已经有了更具份量的筹码。

天时地利人和,非常期待接下来戴尔在HPC领域将会怎样出牌。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