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 Vive背后的历炼故事

猿团 | 2016-03-24 11:04:02

d356d25915aafc4d63d76494690b7c08.jpg

HTC刚刚确认HTC Vive将于45日开始发货。再过几周,Oculus RiftHTC Vive头显就要出现在世界各地了。HTC Vive是由HTCValve联合开发的一款VR虚拟现实头盔产品,于20153月在MWC 2015上发布。之后的公开展示显然还是基于2012年的那套系统来做,但Valve已经开始逐渐放弃了不太实际的AprilTag方案。这个时候,摆在他们面前的,是点追踪和激光追踪这两种全新的备选技术。前者如你所想,会在控制器和头戴设备上布满定位点,然后由固定的相机利用机器视觉来确定这些点的即时位置。而激光追踪,则是在头戴设备和控制器上装设感应器,另外还需要一个专门的独立激光发射站。

选定激光追踪作为开发目标后,Valve就设法做出了一台原型机。不过,虽然它可以正常工作,但外观粗糙,而且表面布满了外露的电线,接下来就要靠HTC来把它转化为真正的产品,Zellweger的团队借助了3D打印等技术来确定感应器的位置,期间设计更改了多次,原型机也在Valve总部、HTC旧金山办公室及台湾总部间不停往返。

关于HTC Vive控制器

回过头看,ValveVR原型机上所做的努力其实都是有迹可循的。2012年时,他们开发了一套由相机和AprilTag组成的简易头戴显示系统(HMD)。所谓的April Tag,其实可以理解为尺寸更大但更简化的QR码。它们能用于增强现实(AR)、相机校准或机器人开发,像是之前Boston Dynamic放出的Atlas短片,里面就能看到不少这类技术的运用。而在当时,开发团队其实也没有刻意去保密,那边厢Oculus Rift尽管抢占了各种头条,但ValveVR试作品,其实也有登上过《纽约时报》的版面。

这是我们第一次从零开始做一件产品。’Faliszek解释道,它不会有XABY键,是专门为我们在做的东西而生的。而后来的成品,可以称之为两款现有设备的结合。Vive的控制器基本形态跟索尼在2010年推出的PSMove很像,但它加上了Steam Controller的触控板,当然,激光追踪感应器也是不会少的。

8d39298f9b4dad6546814c2df059f2fa.jpg

邂逅VALVE前的HTC

2013年初时,HTC打算不再只做一家手机公司。‘我们很清楚当时的VR跟早期的智能手机非常相似。’VR副总裁DanielOBrien说,‘这是一种新的媒介,它正在起势,我们深知这一点,所以一定要冲在前面。’言下之意,就是HTC也要开始做原型机了。

负责这个计划的,是以One系列手机而为人所熟知的设计师Claude Zellweger(现任HTC设计总监)。‘我被周永明(前任CEO)委任,去开拓智能手机以外的其它科技产品,之后便组建起了这支先进理念团队。’Zellweger如此介绍道。之前的ReCameraReGrip都是他们的作品,但毫无疑问,Vive是其至今为止面临的最大挑战。

实际上,HTC原本是想把设备命名为ReVive,符合规律的同时,也能表达重振公司士气的含义。但随着之后营销的进行,前面的‘Re’逐渐被淡化,最终只留下了简洁的后半部分。而在这期间,周永明也从CEO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开始更深入地参与进来,并将团队的名称正式改为了‘HTCFuture DevelopmentLab’。

关于开发者

HTCValve合作了近六个月以后,他们决定开始将自己的作品小范围地拿出来跟别人分享了。20141020日,一批经过挑选的开发者被邀请到了Valve的华盛顿办公室,专程去体验了一下尚未对外公开的Vive当时连看保密合约这件事都要让他们签署保密合约。’Faliszek笑着说,每个人都觉得奇怪,但好在最终他们都来了。

在初次见面后,ValveHTC搜集到了许多回馈。活动参与者都坚持认为,厂方无需去划分产品线,不要让买家在类似180度还是360度追踪、带不带控制器等诸多选项里进行选择。一款产品,一种规格,那就是全部。其实我们原来就有类似的想法。’Faliszek补充道,听到这些后就变得更加坚定了。

2014年十二月的时候,第一批Vive开发者设备‘-v1’正式登场。它们都是用手工制作,由Valve的工作人员亲自送递、安装。过了一周后,HTC的生产线开始运转,出自工厂的产品也被送到了更多开发者的手上。

作为一家手机厂商,HTC对如何避免新机未发布便遭泄这件事,绝对是有着很大的发言权。但幸而在Vive身上,类似经历并未再重演。其实,这款产品涉及到的公司共有20多家,但他们无一例外,通通都守口如瓶。’O’Brien这么说道。至于这背后的原因,Faliszek把它归功于开发方之间的同志情谊。当时能接触到Vive的人其实非常有限,而Valve为他们专门做了一个私密的论坛,让大家可以分享看法、互相帮忙。

在这个小群体中,所有成员都无惧于指出别人所犯的错误,但重要的是,交流气氛并不会受到影响。当有人拿出点新东西的时候,你听到的更多是这太棒了而非你在乱搞,这完全不行,必须要重新做过。鼓励而非挖苦,推进着开发不断向前。

公之于众

在有了开发者的贡献之后,整个计划的发展进度一下子被带了起来。最终HTCValve选择了让Vive在去年的MWC上隆重登场,而于两周后举行的GDC2015,则成了相关游戏内容方展示各自作品的舞台。就结果来说,这两下组合拳收获了相当不错的反响,许多对VR有深入了解的记者,都对Vive的适用空间、追踪精度赞不绝口。一年之后,产品的预售正式启动,市售版本再度于MWCGDC上亮相,之后的事情,就差生产出来卖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系列过程中,Vive其实又经历了一次迭代。CES 2016的时候,出现了几可等同于正式版的Vive Pre。乍看之下,其造型好像并没有很大变化,但在仔细观察后你便会发现,几乎没有东西还跟原来一样。相较而言,Pre和后续的市售型号更小、更轻,头带也经过了重新设计。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设备的重心会更加靠近面部,其好处在于能让Vive在用户活动时更加稳定。另外,感应器都被藏到了不显眼的地方,线缆更轻(但存在感依然很强),镜片和绑带的松紧度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改进。

除了提升舒适度外,HTCValve后续也引入了前置相机和麦克风这两个很重要的新零件。前者是为Chaperone而设,让你能方便地切换真实、虚拟视野。而后者的存在,让用户在无需摘下设备的前提下,也可以方便地接听来电。有趣的是,这两样东西其实很早就出现在了开发过程中,开发版的Vive前面已经留有相机的位置,而麦克风则是由于软件问题,才没在公布售价的活动中一并介绍。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