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Better Place:没能改变世界,最后埋葬了自己

猿团 | 2016-03-24 16:58:22

2007年,美裔犹太人夏嘉曦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帕洛阿尔托创立了Better Place公司,这家公司曾是以色列进行“创业之国”对外宣传时的主要旗帜之一,以色列总统佩雷斯曾经常在公开场合赞美这家公司,称它是国家能源独立迈出的重要一步。

随着夏嘉曦入选《时代》杂志2009年度全球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Better Place的电动汽车项目吸引了全球的注意力。Better Place先后共获得8.5亿美元的融资,公司市值一度达到22.5亿美元,投资者包括以色列集团公司、通用电气、汇丰银行、欧洲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等全球知名企业。

Better Place描绘了一副美好的图景:当你开着电动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电量降低至临近50% 时,它会自动提示需要充电,并用车载GPS系统将你带到最近的Better Place电池屋,在那里用1-2分钟更换电池,然后继续上路。


用户可以成为Better Place会员:每月预购买一定充电量,在此范围内,Better Place就不会再收额外的费用,并会提供导航、网络等全方位服务。Better Place希望通过这种“手机套餐”式的换电模式成为未来电动汽车世界的运营商——无论你购买的是什么品牌电动汽车,它都能够提供电池维护、更换和充电服务。

2013年5月,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的股价盘中涨超7.27%,首次突破100美元,报104.14美元。这家成立仅10年、只有两款产品的科技公司,市值已经超过了意大利老牌汽车制造商菲亚特80亿美元的市值,达到110亿美元。但就在同月,曾经叱咤风云的Better Place却悄然停止营业,2013年7月10日,以色列地方法院通过了Better Place的破产清算报告,同意以色列公司Sunrise以1800万NIS(约合490万美元)收购Better Place的全部资产和业务。同时,Sunrise还将支付2500万NIS(约合690万美元)购买Better Place的知识产权。

Better Place不仅没实现其“改变世界”的梦想,更引发了人们对“换电模式”的集体哀悼。

失败原因:

2008年,Better Place在以色列推出了第一个电池屋,开始了“烧钱之旅”。当时Better Place只有750个司机用户,而建设和维护一个电池屋成本超过一百万美元,更别提高昂的消费者获取成本和企业教育成本。

战线太长,运营成本太高

理论上来看,覆盖非常大的区域(如全欧洲、美国或中国)产生的规模效应能降低运营成本、统一电池标准,实现盈利,因此Better Place把6年内前后三轮融资得来的绝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购买电池、建设充电和换电站之中。

在以色列和丹麦市场,这家公司一共建有1000多个充电站和54个换电站,市场普遍认为这么做导致战线太长是它失败的主要原因。而且Better Place在中国发展并不顺利,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抵抗且不提,2010年与奇瑞公司签订了关于“共同开发一款适用于换电解决方案的纯电动车”的合作备忘录,到最后也无疾而终,坚持低速小型电动车路线的奇瑞至今仍采用简单的“现场充电”。

产品太单一

2012年4月,Better Place发言人Julie Mullins表示,预计到2012年底大约将有8000到1万辆Better Place电动车上路。然而直到破产前,通过销售而在路上行驶的Better Place电动车只有1400辆。单一的车型可能是无法吸引更多购买者的原因。6年来,Better Place只有由雷诺提供的 Fluence ZE这一种车型,也没有其他的汽车厂商加入成为 Better Place的合作伙伴。而在作为市场之一的丹麦,当地人更喜欢买大型车而不是Fluence ZE这样的四门小轿车。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