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团专访】| 一登,用刷脸让登录变得更简单

猿团-瘦司 | 2016-03-31 09:47:17

“刷脸”吃饭放以前可能是句玩笑话,但现在已经成真。随着马云在CeBit上的刷脸支付,同时越来越多的刷脸应用涌现,不难看出,“刷脸”,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而结合现实生活,我们总会遇到这样的问题:种类繁多的App密码、账号密码、邮箱密码混为一团,记住各种密码简直是对记忆的一大挑战。如何让登录变得简单?一登,靠刷脸解决了这个难题。

一登,一个刷脸身份验证工具。通过刷脸提供身份验证服务,为开发者提供标准化的 SDK ,应用于各种线上线下身份验证场景,提升身份验证效率。本期猿团专访,笔者采访了一登CEO沈洽金,由他来带大家了解一登背后的故事。

以下为猿团记者专访内容,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期嘉宾介绍:

沈洽金,一登创始人兼CEO,89年的潮汕人。

从2011年开始进行互联网创业,毕业后带领团队北上创业。当时正值电子阅读兴起,在北京与团队成员开发针对移动互联网内容的“自动排版系统”。2014年开始一登项目,希望为用户带来一种更高效的身份验证方式,负责一登产品方向及质量相关工作。


猿团:沈总,您好。据说您的团队平均年龄只有23岁的,能为我们讲讲这个年轻的团队背后的故事吗?

沈洽金:我们团队是比较年轻,基本都在90年左右。我们核心成员是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创业,然后建立公司做技术外包,后来转型做产品,2014年开始创立一登。

当时我们希望做一款影响力足够大的产品,希望影响足够多的用户。我们做过一款名片App,过程中发现让用户录入信息是一件学习成本十分高的事情。后来我们认为人与人的第一印象一般来自人脸,经过对技术和市场可行性的分析后,便开始做一登。

猿团:在创建一登的过程中,您觉得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沈洽金:一登的团队构成并不同于其他人脸识别技术的服务型公司,没有人工智能的背景,反而让我们更重视场景价值、用户价值而非技术指标,同时我们也更追求标准化和规模化。但这也造成一登创业一年多来最大的一个困扰,就是市场对一登有认知偏差,大部分人在一开始知道一登的时候会认为我们是一家卖人脸识别技术的公司,会对一登免费的模式产生忧虑,有的还会要求付费定制。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想到通过更好的用户体验和更多的场景案例来教育市场。我们将整个接入过程标准化,尽可能简单、直接,同时通过与不同企业伙伴的合作让更多场景案例落地来做市场教育。第一印象可能会有的认知偏差没关系,把东西送到你手上你用起来了就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猿团:一登作为一款免费SDK,与其他人脸识别技术服务商的区别是什么?

沈洽金:首先,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一登更看重的是用户价值和场景价值,即通过标准化的SDK形态,围绕“刷脸身份验证”方面与第三方合作,不断规模化各个场景,以此服务我们广大用户。同时,我们有一个统一的ID概念,用户数据在每个场景之间可连接、可延续,让我们为用户带来的价值最大化。

04e61b2199f3a86547e87c13d5b6d867.png

猿团:人脸识别,顾名思义就是通过扫面用户的脸来进行验证。笔者个人比较感兴趣是,会不会出现用户卸妆后无法登录的情况?或者比如说换个发型,或者换个场景,然后系统就无法识别?

沈洽金:一般来说,目前的技术可以做到,一个人发型变化、常规化妆、一定程度的胖瘦变化、老化,都可以被识别出来,因此你所说的化妆和发型问题其实均不会影响识别效果。但是场景的环境背景对识别效果会有一定影响,比如光线严重的明暗不一或者不足。

猿团:那么一登是怎样保证人脸识别的精准度的?

沈洽金:对于场景的环境背景引起的识别度差异问题,我们通过“算法、工程、场景”等三种方法来解决。最根本的解决方法是从算法上提升人脸识别模型的能力。我们会通过工程上的设计策略,比如我们做了一个夜间模式,通过程序调升屏幕亮度配合屏幕白底的方法,让用户在完全无光的黑暗环境下完成刷脸。最后如果以上都解决不了问题,则通过对场景的筛选或者设置一些辅助引导来应对。

猿团:人脸识别技术虽然在公共安全、安防、移动互联网和娱乐领域被广泛应用,但其带来的隐私问题也一度被用户所顾忌。那么一登是如何保障用户隐私的?会不会出现图像泄露的问题?

沈洽金:一登在数据的传输过程中会对数据进行加密处理,不会以图片的形式传输、保存。我们将采集的有效人脸图片进行加密转换后形成特征码,再与手机号码通过通讯加密字符串上传到服务器,以此来保障用户隐私问题。

猿团:人脸识别有没有可能使用照片或者视频来通过验证?一登在这方面有没有相应的应对措施?

沈洽金:目前活体这块只能通过用户配合来完成,像支付宝、QQ的刷脸也是需要让用户眨眼的方式来识别活体。一登的策略是根据场景来设置安全优先级,如娱乐类场景和一些线下场景则没有活体验证,在一些安全性相对要求较高的场景,则通过用户配合的方式来完成活体的验证。

猿团:众所周知,SDK的开发很有难度,整个后端不容许有任何差错,一登在这方面是如何来保证后端平稳的呢?

沈洽金:首先是构建备用服务器,通过多台服务器来保证一登服务的稳定;其次是做好监控,便于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同时我们整个SDK不采用任何第三方的代码,保证SDK运行的可控;最后是做好隔离,这样可以做到万一我们自身出现问题,也不会影响第三方的业务。未来,我们也将邀请一些黑客组织来进行评测,扫描漏洞。

猿团:目前一登还是偏向于娱乐化,未来的商业模式有考虑过吗?比如涉足支付、金融类领域?

沈洽金:我们认为场景的覆盖应该从轻到重,从有影响力到有价值的轨迹进行延展。场景落地是第一优先级,未来是否涉足支付、金融领域要看技术和场景的成熟度。不过一登也有在切入支付边缘的一些场景,包括订单验证和门店会员身份的验证,已经在深圳本地进行试点运营,希望在我们视野范围内确保这方面的场景成熟后,再大面积拓展开来。


猿团:刷脸在哪些场景是相对成熟的,除了应用登录、订单验证、门店会员验证之外,一登还覆盖哪些场景?

沈洽金:目前我们看到刷脸最多的应用场景还在娱乐上,如性别、年龄等人脸属性的展示,人脸定位的贴图等等。在金融领域,刷脸主要是金融开户,即用户将人脸与其身份证照片进行比对,不过由于场景有一定的敏感性,目前还不具备规模化应用。

在当前技术的边界内,一登会更专注于场景的落地以及规模化,且会与用户的身份验证强相关。

访谈最后,笔者获悉目前已经有一千多位开发者注册使用一登的服务。从用户反馈不难看出,人脸识别技术作为一个“黑科技”,成熟度已经超过预期,但毕竟是新技术,因此大家还是会存在一些顾虑。沈洽金表示,一登会持续努力,让产品体验更棒,落实更多案例来服务大家。

更多CEO采访,请关注【猿团专访】。【猿团专访】,一个有态度的采访栏目,我们只采访有温度、有抱负的人。如您需要预约采访,请将公司简介或个人信息发送至邮箱:liuqiying@yuantuan.com或者wf@yuantuan.com。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