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乱象丛生 资本泡沫席卷影视产业

猿团 | 2016-04-04 13:21:54

自去年以来,影视产业显得格外热闹,原本只有为了节省版权开支的视频网站成立影视公司,后来发展到互联网公司不成立个影视公司都不好意思出来打招呼,最新杀入内容产业的玩家是暴风影业和蓝港影业,前者在去年上市后疯狂扩大业务版图,后者力推影漫游三位一体战略。

加上小米影业、网易影业、腾讯影业,甚至B站和聚美优品也杀入影视圈,林林总总的影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这是否预示着影视产业插上互联网翅膀后将迎来爆发?还是被资本裹挟后营造出虚假繁荣的假象?我们认为中国影视产业的资本泡沫在扩大。

fcb4e1797b7f9c38fe3e765e049ff745.jpg

在我们看来,中国影视产业的资本泡沫集中反映在三方面:一是影视业市场价格频繁出现透支和预支,二是IP泛滥,三是艺人和导演成本被整容为利润。同时,我们认为,未来收入和利润可预期、拥有精准受众群、善于同时运营内容和网红粉丝经济、拥有VR内容制作能力的有价值影视公司才会受到追捧。

早在去年IP热潮大肆兴起之时,我们就隐约感觉到影视产业存在虚火迹象,彼时IP质量参差不齐,出现各种IP形态,同桌的你、俄罗斯方块甚至新华字典都被当作IP。但问题在于,不少团队无法全面深入理解IP本质,更重要的是,他们缺乏打造明星IP的能力和经验。正如我们所言,同一个IP,落在不同人手里,会有截然不同的命运。

如今互联网公司争相成立影视公司,无疑使影视产业的虚火越烧越旺,加速其走向泡沫化。近期因《叶问3》票房造假而走入公众视野的投资方快鹿集团,与其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金鹿财行遭遇投资者维权,折射出IP电影运营的尴尬现状,而且这不会是孤案。

传统影视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票房、版权和植入,新型影视公司则以IP为主线打造影视剧、游戏、金融等多元化服务来获取收益。双方优劣势非常明显,前者擅长打造精品内容,劣势是内容延展性差,后者擅长经营用户,劣势是对内容掌控力不强,更多以投资为主。

众所周知,影视圈的水很深,无论哪种力量介入影视产业,都不会一帆风顺。当然,不必过于悲观,也不要太乐观。以我对影视行业有限的了解,资本对IP趋之若鹜,“得IP者得天下”深入人心,背后存在隐忧。

IP即知识产权,中国一直被国际社会批评为不重视知识产权的国家,没想到在2015年,出现影视公司和互联网从业者言必谈IP的怪象。无论是某个“有故事”的IP,还是能够产生好IP的人,甚至是能够批量生产IP的平台,都必然引发资本的疯狂追逐,也从侧面证明IP的稀缺性。

不过,他们忽略的是,IP培育无法以量取胜,需要更加精细化生产和个性化运营,只求数量不求质量的版权采集和运营方式,并不能稳定有效地产生优质IP。在我看来,真正高含金量的IP具有三大特点:

一、传播的广度,具备跨界传播的能力,在阅读人群、动漫粉丝、影视剧粉丝、游戏迷之间都能实现无障碍的广泛传播。二、传播的深度,IP在不同人群的传播深度体现其受欢迎程度,阅读深度、阅读粘性和作品口碑是文字作品的流行指标,外加对IP相关产品的付费意愿。三、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不是具备流行元素、属于当红作品就行,也需要从传播的时间去衡量。

想要打造和检验一个优质IP,需要从传播的空间和时间要素综合衡量,缺少任何一个维度都不合适,妄图用做快餐的方式去批量制造IP,最终用户必然不买账,闹得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少影视公司栽在IP培育上。

影视圈的现状是大部分IP不成气候,优质IP授权乱象丛生,为其打通全娱乐产业链蒙上阴影。在影视公司和视频网站疯抢的刺激下,网络文学作为IP核心来源地之一,作品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2012年,一部网络小说的改编权只需10万就能拿下,2014年知名作家的作品突破100万,南派三叔、天下霸唱等一部作品版权费更是高达千万级别。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底,114部网络小说被购买影视版权,涉及仙侠、悬疑等多个题材,但影视公司囤完IP之后就没有然后。事实上,大部分IP被封存,IP改编影视剧不超过20个,IP价值未被有效开发为版权购买的亿万级泡沫埋下隐患。

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曾表示,“杂乱无序的IP售卖、转卖、囤积,不仅无法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和IP衍生的红利,甚至还会造成整个原创市场的萎缩风险。”除了身陷IP价值无法最大化的泥潭,接受市场考验过关的超级IP也同样面临不小的尴尬。

《鬼吹灯》版权归属极度混乱,陆川版《鬼吹灯之九层妖塔》和乌尔善版《鬼吹灯之寻龙诀》均由起点中文网授权,网络季播剧也出现多个版本,个个都自称原作者亲自授权。同时,新老花千骨之争也格外引人注目,晨之科代理发行乐多数码的《仙魔录:花千骨》(后更名为《新花千骨》),天象互动联合爱奇艺推出《花千骨》手游和页游,前者改编自小说,后者改变自电视剧。

事实上,在市场过于追逐热门IP的热潮下,IP拆分授权越来越普遍,游戏、漫画、周边等都曾因为版权原因出现过纠纷,不仅体现相关法律的不完善,而且同授权产品竞争激烈,往往使出浑身解数将自己与对方区别,却忽略用户的感受。

回到影视剧本身,在中国电影市场高速发展的大背景下,IP电影屡创票房奇迹,但没有改变中国电影原创力匮乏的现状,与资本牢牢捆绑的IP热潮始终是商业运作大过艺术追求。趋利属性使IP电影更符合大众口味,并不能代表中国电影的艺术水准,主要有两大掣肘:

一方面,部分电影制作方急于拿到优质IP的电影改编权,但其并不具备相应的电影制作能力,这种改编只会破坏小说原本的魅力;另一方面,过度追逐热门IP将大量的优秀原创作品淹没,不利于生产真正的好电影。为了影视产业健康有序地发展,编剧、导演和创作者应该坚持作品改编的实质,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热门IP。

种种迹象表明,IP热潮的形成与资本助推关系密切,但在短期商业诉求驱使下呈现拔苗助长、操之过急的不良状态,使整个影视产业沉迷在虚假繁荣中不能自拔。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