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为何20亿美金收购这位90后创办的公司

猿团 | 2016-04-04 19:43:47

4月,大热许久的消费者版本Oculus Rift终于进入了市场。今年人们对虚拟现实领域已经不再仅仅是观望的状态。

在这款产品的背后是一个年仅23岁的的大男孩——Palmer Luckey(到现在为止他甚至还没有一个官网译名),他在青少年时期就创办了Oculus公司,三年前已被Facebook以20亿美金收购。

如果你想成为硅谷传奇式的人物,起码得大学辍过学,外加车库创业。19岁创办Oculus的Luckey和科技界的知名造富者有着类似的出身。他中途从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退学。如果一定要说特殊的亮点的话,那就是Luckey在大学里学的是新闻。一个文科生创办了一家被全世界青睐的科技公司。

这位大男儿16岁时,因为对电子游戏、科幻电影十分着迷。他预感到虚拟现实绝对是游戏体验的最高境界。为了让自己身临其境他曾用六个显示器摆在一起,但效果不如意,后来自己也做过基于手机的移动VR,智能手机一直在比拼分辨率,他发现或许可以从这些小屏幕入手。这也是他擅长的,Luckey赚的第一笔数量较为可观的钱就来自于修理iphone。

从2009年到2012年,Luckey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在不同的屏幕上,最后总算制成了一款VR头盔。他将这款产品命名为Rift(裂缝),这个“裂缝”的两端分别是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

然而Luckey回忆创业过程中印象最深的事是:早期自己注册税号的过程。虽然做这些事情很痛苦,好在有互联网的帮助。在合伙人Brendan Iribe和Mike Antonov加入之后,他们帮助处理了很多业务上的事。我可以专注在虚拟现实头盔上了。”

Luckey也是很有个性的人,喜欢穿T恤短裤,在Facebook投资之前就曾受到阀门的执行董事长的青睐。但最终阀门厂与Oculus决裂,与HTC合作成为了Oculus最大的竞争对手。

Oculus Rift在3月28进入市场后,评论有好有坏。扎克伯格多次表明,VR头显将是下一代的计算平台。可是华尔街日报却指出,这是第一台完全身临其境的家用VR设备,它是昂贵的,尴尬的,孤立的。

Luckey自己也承认这一点:我不认为2016年必然是虚拟现实的一年,它不会大量普及,这需要时间。这个回答是出乎大家意料的。幸运的是,23岁的Luckey有的是时间,或者至少是金钱。

即便被Facebook以20亿美金收购。他对自己要做的事依旧很有主见。扎克伯格收购Oculus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觉得这是Facebook的下一代社交。3月29号Lucky借Oculus出货之际,接受了一段正式的采访,人们发现Luckey的想法竟然与Facebook是不一样的。

扎克伯格不会让Oculus涉及色情,Luckey有另外的意见

不要忘记的一点是,Facebook今天建立的庞大的社交网络不一定是VR的未来。他说,将来我们在VR里的主要活动和你在Facebook上做的不一样。Facebook本质还是一个异步通讯工具,哪怕是旗下的WhatsApp也是,虽然WhatsApp有说自己是即时通讯,那只是技术上最接近即时的方式。我不希望Oculus这个平台过于单一和封闭。

Luckey委婉的语句中再次强调了他希望Oculus更加开放,而这或许是他近期与扎克伯格最大的分歧,尤其是在对待色情问题上。尽管小扎当初在收购时说Facebook主要是提供帮助,在公司发展上不会做干涉。但小扎虽然为人矜持,对待Facebook内部以及对旗下的公司一直有着不输于乔布斯的强势。清教精神十足的小扎坚决不允许Oculus平台为色情行业敞开大门。但Luckey已经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表明色情行业与Oculus平台结合他是不会拒绝的。

当然游戏更是他想大力推进的一点。甚至很多业内人士认为Oculus是一家游戏公司而非硬件科技公司。Luckey认为如果VR技术仅仅局限在社交与新闻播报上是很局限的。Facebook则始终没有把游戏放在一个战略的位置上,小扎几年前的态度是:我们绝不会做游戏。如今也只是推出一些轻量级的游戏。VR是颠覆人类未来的科技,因此在游戏上扎克伯格是很谨慎的,为了让他的女儿MAX活在比我们更好的世界。

Luckey在采访中说:“扎克伯格混淆了虚拟现实两种重要的体验,一种是全景的视频,你可以身在其中360度的看,但不能完成一些交互。另一种是完全由计算机生成的与现实不同的世界。

“Facebook上新闻的及时性已经做得很好,但这还不是终点。如果仅仅是全景视频的话,他们现在完全有能力去做360度的视频,相信很快也会推出全景视频分享的功能,因为会有更多价格低廉的360民用全景相机。但VR的魅力更在于它与世界不一样。我对VR的理解处在第二层次,要用计算机去构建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面对未来人们的终极娱乐体验Luckey很乐观

“如果最终你能有一个完美的虚拟现实体验,在那里你可以模拟体验你想体验的一切的话,很难想象我们还能再有什么新的追求”,Luckey说道,“如果你想要的完美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在虚拟世界中得到,现实生活中真实的完美也许会变少。”

“一个好的虚拟故事可以有你想要的冲突,你想要的情景。当你前一分钟还肾上腺素激增,还在虚拟世界里高强度的运动,忽然你就回到现实的客厅的话,这种场景的脱节也是很明显的。今后现实世界的失落感未必是几分钟就可以缓解的。但没有办法这就是我们人类发展的方向。人们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虚拟世界的游戏里没什么不好,不会像科幻小说写的那样糟糕。”

Lucky是一个非常会包装概念的人,他更希望用更激进的方式去迎接这项技术。成为硅谷的传奇人物或许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因为无论是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还是扎克伯格、凯文·凯利等等,他们想的更多的问题是——人类向何处去才会更好。

  • 城市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