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汪峰之后,黄晓明跟投音乐直播“野马现场”

猿团 | 2016-05-05 09:00:23

朋友圈已被草莓音乐节刷屏了好几天,遗憾的是未能买到票。还好,7月份有个张北草原音乐节。去不了张北草原音乐节的也不要担心,野马现场会对这次音乐节做一个直播。从“张北草原音乐节”,到“看得见的爵士音乐节”,再到“妈妈爸爸生活节”,这些音乐节都是由李宏杰一手操办.

2ad2711f65a84734fd8c5c11b6558cef.jpg

李宏杰希望国内的年轻人从小就可以在音乐艺术方面有更好的审美品位,而他创办这些音乐节的最终目的也是希望可以在这方面对他们有所帮助。并且音乐节就像个节日一样,可以让人们忘记生活中的烦恼,沉浸在音乐的世界。如今,李宏杰已不止于音乐节,他于2015年创办野马现场,为那些没机会到音乐节或者演唱会的用户提供现场直播。用户只要下载野马现场的App就可以免费观看。“我们并非没有商业模式,后期等到内容达到一定量之后,我们可能会采取会员订阅的模式。”野马现场上的内容分为直播、预告和往期回顾。用户可知道野马现场曾做了哪些演出和即将要做什么演出。其中的直播不仅仅包括音乐人专门为用户直播的演唱会,也包括一些音乐人的演唱会。比如野马现场曾直播过“北京MAO‘跟你没完’告别系列演出”、张北草原音乐节和迷笛音乐节。

60a1cfb3414e7bd9c2ee16a0f9ae1346.jpg

野马现场于2015年7月26日上线,在当月就获得了九合创投领投,汪峰跟投的近千万元Pre-A轮融资。不久前,野马现场又获得了黄晓明创办的明嘉资本A轮融资。巨头涌入“音乐直播”会让好内容更有价值就国内目前的现状来说,被互联网免费模式浸润多年的用户,再付费方面似乎没有太大的意愿,尤其是在音乐领域。所以,就有人觉得互联网对音乐来说就是一种毁灭,因为它让音乐人辛辛苦苦做出的歌曲被“贱卖”,音乐行业也似乎是一落千丈。 但是,前段时间的尼尔森(全球著名的市场研究公司)对于国人音乐消费需求的调查却让人们大跌眼镜:在下一个十年,中国富裕的并充分利用多消费渠道的年轻消费者的消费量将会达到惊人的56万亿美元!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市场,怪不得资本已从去年慢慢浸入音乐行业。

巨头的涌入,并没有给李宏杰带来多大的压力,他反而觉得这是好事。因为他认为好的内容不可能被一家垄断,原来的积累可能会让某家在开始时会更有优势,但是这个优势并非绝对优势,好的内容应该源源不断的被生产出来。大家都来做音乐现场直播,会让好的内容有价值。

他指出:“现在的IP之所以这么火,就是因为中国尤其是互联网上的好内容并不多。所以大家才会愿意花大价钱买大IP。与乐视、腾讯还有陌陌倾向于做大型直播和大牌艺人演唱会直播直播不同,野马现场从其最擅长的摇滚乐切入,直播那些更垂直细分的音乐家,把音乐品类拓展到流行、民谣、爵士乐、电子乐以及独立音乐等。“每个人对音乐的审美品位都不一样,做出的产品也会有所差别”,同时他还提到:“我们做直播的团队是国内最好的。”

3c169be74e5eda797ed896f456cacda0.jpg

野马现场一共有20人的团队,其中一半是负责拍摄方面的人员,这些拍摄人员都是玩乐队出身,又身怀直播拍摄技术。李宏杰自己就是中国第一个嘻哈厂牌 “龙门阵唱片” 的创办人、《嘻哈美国》一书的译者,也曾是“中国摇滚第一刊”通俗歌曲》杂志主编;前《ROLLING STONE•音乐时空》(滚石)中文版主编。平时除了摇滚乐,已没有其他爱好。而他的合伙人毕涛之前是专门做体育和极限运动方面的拍摄,还曾负责过韩寒赛车的拍摄。 看过很多场演出,也拍摄过很多场演出,他们对现场音乐理解的深度和广度要比一般电视台的摄像和导播深刻得多。”

虽然已获得两轮融资,但是李宏杰指出:“我们并没有刻意做营销。”因为他觉得目前平台上的内容还不够多,害怕用户打开会“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他觉得还是应该再积累一段时间 李宏杰对于直播这种模式非常看好,“不光是音乐行业,各个行业都在被直播改变。”尤其是直播和虚拟现实的结合,为未来呈现出了更多的可能性。比如买房,可用VR看房,消费者根本就不用去现场。“为什么Facebook也做直播呢?因为它是最新的社交方式。”在音乐版权这块,尽管新的版权法对音乐版权的保护起了作用,但是版权所带来的收入大都集中在唱片公司,音乐人并没有拿到很多。“这种情况在未来可以通过直播改变。”



  • 城市合伙人